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二百三十一章 童话
    晋阳公主慧黠的眨眨眼,轻声说道:“我骗他们说我的香囊丢了,这会儿他们正在水池那边找呢!”说着,她自觉有趣,咯咯娇笑起来。

    房俊无奈的看着她,这小丫头也不是个乖宝宝啊!

    不过这样更可爱……

    兕子蹦蹦跳跳的到茶几那边拿起一个茶壶,娇声说道:“我给姐夫倒茶!”

    房俊大咧咧说道:“多谢!”

    丝毫没有身为臣子的觉悟……

    兕子给房俊倒了茶,看着他“咕咚咕咚”将一壶温热的茶水喝个干净,便坐到他身边,白腻的小手支着下颌,眨巴一下大眼睛,催促道:“姐夫,快讲啊!”

    房俊想了想,有点乱,说道:“这个……想听什么类型的呢?”

    脑子里故事太多了,安徒生童话、格林童话、郑渊洁童话,聊斋鬼故事……一时居然不知道讲什么好。

    兕子却以为他刚刚只是在吹牛,其实并不会讲什么故事,便有些失望,无奈的叹口气,说道:“随你的便吧!”

    房俊被她小大人的神态逗笑了,伸手摸了摸她的小脑袋,说道:“那姐夫就给咱们的小公主将一个关于公主的故事。”

    “在很遥远很遥远的西方,有一个地方叫做欧罗巴,住着一个国王和王后,他们渴望有一个孩子,于是很诚意的向上苍祈祷。不久以后,王后果然生下了一个可爱的小公主,这个女孩的皮肤白得像雪一般,双颊红得有如苹果,头乌黑柔顺,就像是殿下你这么漂亮可爱……因此,国王和王后就把她取名为白雪公主……”

    房俊前世当过官,做过无数次的报告,最懂得如何抓住人所关注的重点,所以故事讲起来抑扬顿挫,趣味无穷,兕子听得津津有味。

    只不过当讲到王后去世的时候,晋阳小公主却突然了流下了眼泪。

    她想起了自己的母亲……

    长孙皇后故去的时候,兕子已经三岁,依稀记得母亲的美丽和慈爱。现在虽有父皇的宠爱与关怀,但那总弥补不了母爱的柔顺和温暖,此时被房俊的故事勾起心事,顿时两眼泪汪汪的,很是伤心。

    房俊便把她抱在怀里,轻轻的哄了几句。

    “每一个人都会逝去,我们的母亲,父亲,朋友,甚至我们自己……这就像花儿终会枯萎一样,谁也躲不开、逃不掉。不要总是沉浸在失去亲人的悲伤里,那于事无补,要把这份思念和悲伤,化作更温暖的亲情,去关怀我们身边还活着的人。比如,陛下现在鬓角多了很多白,兕子会不会感到很心疼呢?那么,兕子就应该让陛下每一天都更开心,那样,陛下的白就会越来越少,身体也会越来越健康……”

    兕子摸了摸眼泪,郑重的点点头:“姐夫说得对,天上的母后,也会很高兴的看到兕子对父皇更关心……”

    房俊宠溺的摸着她的头,亲了一下她广结的额头。

    兕子羞得把小脑袋钻进他怀里。

    房俊哈哈大笑:“咱们继续……”

    “……小矮人傍晚回家的时后,看到白雪公主躺在地上像死了一样,他们马上把她抬到床上,尽力的施救,可是白雪公主仍然没有醒过来。小矮人们哭哭啼啼的把白雪公主,放在一个装满鲜花的玻璃棺材内,准备举行盛大的葬礼……”

    讲到这里,兕子紧张的问道:“白雪公主死掉了么?”

    房俊敲了敲她的额头,佯嗔道:“乖乖的听下去!”

    “哦……”小公主捂着额头,鼓了鼓嘴,乖乖的继续听。

    “……这时,邻国的王子正好路过森林,看到了玻璃棺材里美丽可爱的公主……王子情不自禁地俯身吻了她……白雪公主苏醒了过来,好像是从长睡中醒来一般,她的脸颊和唇依旧是那么的红润……”

    “哇!这个故事好有趣啊,比父皇讲得好多了!我可以不可以讲给九哥听?”

    兕子欢快的娇呼。

    房俊笑着点头:“当然。”却下意识的将兕子往怀里搂了搂。

    小丫头,你可会知道,再过不了几年,你也会像白雪公主一样安静的睡去,再也不理这世间的美好与哀伤,就像枯萎的花朵一样,尘归尘,土归土,一切归于沉寂……

    但是,或许在你临睡着的那一刻,心里会想着这个故事,会认为自己也会像白雪公主那样,只是睡一觉,然后会有一个英俊的王子前来轻轻的吻你,把你唤醒……

    或许,那样会让你多一个希望,少一些害怕吧?

    阳光透过窗外的花树,斜斜的照进屋子里,在地上洒了无数细碎的光斑。

    时光无言,岁月静好。

    呃……只是一声咳嗽,打破了房俊稀少的文艺感怀。

    李二陛下阴着脸,还是那套朝服,背着手走进来。

    晋阳公主立即欢呼一声,从房俊怀里跳起,蹦蹦跳跳的向李二陛下跑去,抱着他的大腿,扬起小脸儿:“父皇来啦!姐夫刚刚给我讲故事呢,可好听了!”

    “嗯……”

    李二陛下面皮一抽,有心火,但是见到自家闺女花儿一般的笑靥,忍了忍,忍住了……

    房俊赶紧从榻上爬起来:“见过陛下!”

    心里七上八下,没个底。

    李二陛下瞅了瞅房俊这张黑脸,顿时气就不打一处来,沉声对晋阳公主说道:“兕子,你先出去玩儿一会,父皇有事跟房俊说。”

    晋阳公主眨巴眨巴大眼睛,这丫头冰雪聪明,立即意识到父皇的怒火,姐夫惹到父皇了?父皇可是好久没有这么大的火了,晋阳公主下意思的吐吐舌尖。

    转头去看房俊,见到房俊正偷偷对她使出“求救”的眼神,便抱着李二陛下的大腿不松手,奶声奶气的撒娇道:“兕子不出去!父皇是不是要揍姐夫啊?那您揍就是了,兕子绝对绝对不给姐夫求情!哼,父皇你都不知道,刚刚姐夫还把我弄哭了呢,讨厌死了,揍他!”

    说着,还对房俊调皮的眨眼……

    房俊脸都绿了,小祖宗!全指着你救命呢,你可倒好,非但见死不救,还落井下石、补上一刀?

    额滴个天!

    怕是哥哥在太极殿上顶撞李二陛下一百次,也不如惹哭了你这位小公主一次吧?

    一次就要命……

    出乎意料的,李二陛下并未怒,而是婆娑着闺女的头顶,无奈的说道:“怎么,居然向着外人,跟父皇作对了?”

    晋阳公主垂着头,不好意思的说:“哪儿有?兕子不是说了吗,您想揍姐夫就揍呗,再说,姐夫也不是外人啊……”

    要不怎么说,李二陛下对这位小公主宠得没边儿呢?

    对于李二陛下的情绪,实在是把握得太到位了!

    她故意这么说,故意不离开,因为她深信,只要她在,李二陛下就会收起暴虐的一面,无可奈何!

    房俊也明白了,暗暗对晋阳小公主伸出大拇指,点了个赞!

    小丫头,果然没白疼你,仗义!

    李二陛下满腔怒火,也被晋阳公主缠的没法,只得狠狠瞪了房俊一眼,咬牙切齿道:“房俊,果然好手段,居然哄得兕子给你求情,是不是以为如此便可让朕放过你今日顶撞于朕之事?”

    房俊赶紧说道:“微臣不敢。今日大殿之上,微臣之所以冒犯陛下天威,实是因为心中所想便是那般,怎能因为害怕惹得陛下不满,便不敢直言?况且,微臣也深信,陛下只是一时尚未从臼巢中转出来,以陛下之英明神武、文成武德……自是能正确决定国家的方向!”

    这马屁拍得……

    晋阳公主吐吐舌尖,做个鬼脸,一脸嫌弃的表情,无声的对房俊说了三个字,看口型,应该是“马屁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