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二百三十二章 以功勋换自由
    李二陛下岂会被他的马屁拍得晕过去?

    拍拍晋阳公主的肩膀,走过去端坐榻上,哼了一声,问道:“朕且问你,先前观你行事,应是在不断的自污名声,想来是不同意朕的指婚,以此让朕主动放弃这门婚事,为何后来又半途而废?”

    晋阳公主乖巧的给父皇盏茶递水。

    房俊正色道:“因为微臣突然明白了一个道理。”

    “哦?是何道理,说来听听。”

    房俊沉吟了一下,语气萧索的说道:“金子便是埋在土里,它还是会光……”

    “噗!”

    李二陛下刚刚喝进嘴里的茶水呛进鼻腔,一阵剧烈的咳嗽,咳得眼泪都快出来了。晋阳公主吓了一大跳,连忙跑到父皇身后,伸出小粉拳帮着捶背,担忧的问:“好些没有,父皇?”

    李二陛下憋得满脸通红,好一会儿才算是缓过劲儿来,伸手指着房俊的鼻子,简直不知道说什么好!

    论起面皮的厚度以及无耻的深度,李二陛下自认不输给任何人!

    他搞出了玄武门之变,亲手杀了自己同父同母的哥哥和弟弟。史书记载的玄武门之变,写得非常收敛而隐晦,但实际上,在杀这几个人之后,他还做了几件事情。先他把自己的哥哥和弟弟家里所有的孩子,一个不剩,都杀掉了,够残忍吧?另外,齐王元吉有个老婆杨氏很漂亮,他二话没说,收到自己的宫里……

    无论让什么人来评价,这都是一件极其没有道德事情,那么李二陛下是怎么为自己辩解的呢?

    他说此事好比周公诛管蔡,大义灭亲有利于天下,自己杀他们俩是有利于天下的。另外他紧跟着又做了一件事,从自己儿子里面找了一儿子,说元吉家里没有儿孙了,没有香火了,把自己的儿子过继给他续香火,不忍心见元吉家香火断。

    做人脸皮这么厚,真的好么?

    不忍心见人香火断,杀人全家干嘛呀……

    可是现在,李二陛下算是遇到对手了,这个房俊脸皮已经厚得惊天动地!

    晋阳公主毕竟年岁还小,没能理解房俊这句话中隐含的绝代风骚,疑惑的看看房俊,不知道为什么能引起父皇这么大的反应。

    李二陛下面皮一阵抽搐,若非晋阳公主在场,说不得就要大脚丫子一顿乱踹才能解得心头之恨!

    运了运气,问道:“那么现在,你这块金子是不再抵触这桩婚事了?”

    说这话的时候,李二陛下心里着实堵得慌,想我李世民富有四海手握乾坤,我的女儿金枝玉叶钟灵毓秀,居然也会有一个棒槌不想娶?

    谁给你的胆子?

    房俊沉默了一下,然后鼓起勇气,与李二陛下直视,坦然说道:“未曾变过初衷,只是换了一个方式。”

    李二陛下并未怒:“朕怎么没察觉出来,你这用的是什么方式?”

    “微臣想,以足够的功绩,换取陛下收回成命!”

    李二陛下微微一愣,接着哈哈大笑。

    仿佛听到了这世上最好笑的笑话一般,李二陛下笑道上气不接下气,喘着气道:“怎么,难道你认为一个玻璃,就能抵得上朕的公主那冰清玉洁的名声?”

    房俊郁闷,高阳公主有个屁的名声?呃……这么说也不对,应该是这丫头以后就没名声了……唉,怎么说也说不通啊!

    不过他有些奇怪:“这跟公主有什么关系?陛下大可以将一切都推到微臣身上,说微臣品德恶劣、脾气暴躁、率诞无学、薄情寡义……甚至喜好男风、无能、人渣,反正怎么都行。”

    觉得李二陛下现在的状态有些奇怪,好像对于他抵触婚事这件事并不是太生气,所以他也是拼了,想要趁机说服李二陛下。

    李二陛下奇道:“人渣是个什么东西?”

    这个词汇,他尚是次听闻,不解其意。

    “就是人中败类、世间渣滓……”

    李二陛下点点头:“名副其实。”

    房俊:“……”

    您取消婚事,我才心甘情愿当人渣,您还没取消呢,这不是占人便宜么?

    晋阳公主这时候插话道:“姐夫,父皇想要将十七姐嫁给你,房伯伯也答应了,你为什么不要十七姐呀?你不喜欢她么?十七姐很漂亮哎,而且很有钱……”

    在晋阳小公主眼里,经常得到父皇赏赐的高阳公主那是富得流油,她虽然赏赐也不少,但她是小孩子啊,父皇赏赐的都是一些好吃的好玩的,从来也不给金钱……

    房俊想了想,可不敢说你十七姐就是仙女儿我也不想要,那得被李二陛下掐死……

    便婉转的说道:“这与高阳公主殿下无关,微臣不是抵触公主,而是反对包办婚姻。”

    晋阳公主眨巴眨巴大眼睛,一脸呆萌,理解不能……

    李二陛下更是从未听过什么“包办婚姻”,不过仔细一琢磨,由字及义,就明白了。

    明白归明白,但是不等于赞同。

    “全天底下,谁人不是包办婚姻?朕是,你爹你娘是,所有人都是,为何偏偏你就不是?”

    李二陛下对于房俊的奇葩思维简直不可忍受,这小混蛋脑子里成天都琢磨些什么乱七八糟的玩意儿?

    房俊抖擞精神,侃侃而谈:“在以往的时代,婚姻的缔结都是由父母包办,儿女则安心顺从。如此一来,夫妻双方所仅有的那一点夫妇之爱,并不是主观的爱好,而是客观的义务,不是婚姻的基础,而是婚姻的附加物……”

    房俊也是拼了,把马恩的话都给整出来了……

    “多少人的悲剧,便是由这种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盲婚哑嫁中诞生?成亲之前,男女双方甚至不知对方长相,尤其是女人,只能嫁鸡随鸡嫁狗随狗,若到遇到好一点的人家尚可,若是遇到暴虐之辈,则只能任人宰割,任人奴役,苟延残喘的悲惨生活!陛下难道不认为,这其实是人世间最大的悲剧吗?”

    不得不说,房俊的演讲水准绝对一流,将李二陛下说得若有所思,捋须不语。

    晋阳公主歪着脑袋似懂非懂。

    不过……

    李二陛下问道:“这与你何干?莫非你与高阳也是互不知长相?还是说,成亲之后你敢让朕的女儿任人宰割、任人奴役,苟延残喘的悲惨生活?别人的事情,你操心何用?”

    房俊眨巴眨巴眼睛,无言以对……

    是啊,这个好像跟我无关?

    坏了,说着说着就跑题了,干嘛跟李二陛下说这个呢?

    便赶紧说道:“说起功绩,微臣可不仅仅是玻璃一项。”

    李二陛下似笑非笑:“那你且说说,朕怎么就不知道除了玻璃,你尚有何本事?青州那件事不算,就算没有你,那帮跳梁小丑也成不了什么气候。”

    晋阳小公主搂住李二陛下的胳膊,萌萌的说道:“姐夫救过十七姐呢,这个也算吧?”

    “这个……好吧,既然兕子帮你说话,那就算是吧。”

    房俊冲晋阳公主伸出大拇指,小公主义薄云天!

    晋阳公主就甜甜的笑。

    李二陛下心不甘情不愿,心里还有一点点吃味,这可是咱家闺女啊,平素宠着惯着,这么大点儿胳膊肘就往外拐了?

    “其实,”房俊看着李二陛下,缓缓说道:“微臣可以在两年之内,将高句丽一千里山川地形,巨细无遗的呈现给陛下。”

    李二陛下心中“砰”的一震,鼻息陡然粗重起来。

    简直不可置信!

    李二陛下沉声问道:“你如何做到上百名细作也无法做到的事情?”

    打仗,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打得就是情报!

    隋朝在杨广的倒行逆施之下终于亡了,亡得很悲惨,起而代之的便是日益昌盛战无不胜的大唐帝国。

    龙虎济,风云会,这是一个英雄的时代!

    雄心万丈的李二陛下登基之后,平南扫北,突厥已然崩溃,高昌灭亡在即,薛延陀苟延残喘,吐蕃虽然强盛,然地广人寡,不过癣疥之患,国家进入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展的道路,此时横垣在他面前的,就只剩下一个——高句丽!

    早在贞观九年,李靖打破土谷浑之后,李二陛下便已派遣细作前往高句丽,探听兵甲虚实,山川地形,然则当时细作回报,若想对高句丽的山川地形了若指掌,非十年之功不可成。

    在这个通讯、交通极其落后的时代,这个时间已经是很不容易。

    然而现在房俊却信誓旦旦的告诉他,两年之内,就能完成此事?!

    听他说上百名细作,房俊傲然道:“在东大唐商号的金库之内,锁着一份微臣制定的计划书。按照那个计划,两年之内,东大唐商号的货物将遍及朝鲜三国,高句丽境内各州县都将处于臣的视线之下!”

    几百人?

    当东大唐商号这个怪物完全成型,当商业的威力裹挟着每一个商人在高句丽肆虐,咱足以动成千上万人去准确记录每一个村落、每一条道路、甚至每一口水井!

    你以为,咱这个名字来源于后世“Thehonourab1eeastindianety”的东大唐商号,是吃素的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