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二百三十三章 春耕
    李二陛下有时候细细想来,尽管不愿承认,但房俊这小子的功勋的确不少。

    玻璃、水泥、印刷术……哪一样拿出来都能挣一个泼天的财富,都足以传之子孙、世代昌盛,甚至震动天下、撬动天下大势。可他并没有藏着掖着,无论被迫还是自愿,最终都拿出来,为大唐帝国的繁荣昌盛添砖加瓦,为他李二陛下的统治更加稳固。

    即便那看似只能为个人谋来好处的三字经,一经流传,亦必然影响深远。

    不知不觉的,这个小时候怯懦木讷、长大后叛逆火爆,他李二陛下嘴里的楞怂、棒槌,已经渐渐成长为一个腹有锦绣、才华卓越、羽翼渐丰的后起之秀!

    尤其是这小子再自己面前,胸有成竹的说起“两年之内将高句丽的山川地形放在陛下面前”的时候,那股子沉稳、大气、自信,说明这已经是个人物了!

    廷议之上被顶撞的不满与愤怒,便不自觉的淡化下来。

    李二陛下的性格有些分裂,有时候很无耻,可有的时候却坦荡得可爱……

    这一次的谈话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结果,对于房俊大言不惭的想要“以功勋换自由”提议,李二陛下不置可否,便将他赶走。

    房俊自然不敢问,他又没有犯贱到非得人家大脚丫子踹他才舒坦……

    但是翌日清晨,正在把庄子上所有农户叫到一起打算开一个“春耕动员大会”的房俊,便接到了一份意料之外的圣旨。

    来传旨的不是太监,而是一个门下省年青官员。

    “门下:工部侍郎房俊,文武兼全,忠勇皆备,勤于任事,秀毓干城,敕封为军器监监丞,钦赐。中书令杨师道制诰。”

    房俊有些晕,李二陛下玩的这是那一出儿?

    咱这工部干得好好的,投入十数万贯的莱州船厂那里还有一盘大棋呢,岂非给别人做了嫁衣?

    郁闷个天的!

    官员等房俊双手接过圣旨,这时候可没有明清两朝动辄“塞红包”的毛病,便要告辞离去,房俊赶紧拉了一把,拱手客气的说道:“这么老远跑一趟,吃盏茶再走不迟。”

    那官员笑着推辞道:“今日陛下调阅近年往来胡部各处文书,门下、中书皆忙成一团,本来下官还要去郧国公府上传一道旨意,但郧国公刚刚自相州回朝,尚未安置妥当,所以下官才舍近求远,先来房少监府上,这马上就要去郧国公府,然后尚要会门下听用,所以房少监好意,下官只能愧辞了。”

    房俊一听是郧国公张亮,不由好奇问道:“郧国公不是担任相州大都督府长史么,这是回朝另有任用?”

    “这个……”

    那官员略一沉吟,方才笑道:“按规矩,是不能事先将圣旨内容透漏出去,不过片刻之后某便去郧国公府上传旨,用不了一时三刻,这道圣旨也便晓谕关中了。”说虽如此,可还是压低声音说道:“陛下将郧国公调回,是担任工部尚书。”

    说完,微微一笑,给了房俊一个“好自为之”的眼神。

    房俊与郧国公张亮的恩怨冲突,整个关中无人不知。当初您牛气冲天,杀上郧国公府将张亮次子的手腕剁掉,相当于将张亮的面皮剥下来狠狠的踩。

    当时张亮估计房玄龄的威慑,一时隐忍,可不等于心里不将房俊恨之入骨。

    现在房俊得了一个军器监少监的官职,可工部侍郎的本职却并未撤去,也就是说,郧国公张亮马上就将成为房俊的长官。

    以张亮睚眦必报、阴狠歹毒的性情,您当心着吧……

    送走那位传旨的门下省官员,房俊闷闷不乐。

    别人或许不知李二陛下此举何意,房俊却是一清二楚。

    李二陛下这是再为东征高句丽做准备了啊……

    此时的大唐水军虽然不算赢弱,但也绝对说不上多么了得,尤其近年朝廷的力量都投入到6地上,资源倾斜相当严重,对于相对来说更加耗费经费的水军来说,几乎等于废弛。

    可高句丽远在朝鲜半岛,虽然6路依旧是主力,但水军若能担起运输粮草辎重的重任,必能极大的减轻6路的压力。

    大唐的所有船舶全部归于工部水部司管辖,想要打造一支能够担负起运输辎重任务的船队,就必须整合目前所能调动的船只,未雨绸缪。

    而张亮,便是被李二陛下委以此任。

    要不然,也不会再东征开始之时,将所有船舶水军交给他统领,并且敕封为沧海道行军大总管。

    房俊有些丧气,那天跟李二陛下要官之时,李二陛下并未明确拒绝,他还以为李二陛下有些意动。

    现在看来,人家是早有腹稿,就像是下棋一样,每一个棋子的作用早就思量清楚,岂会轻易变动?

    不过……

    既然是下期,那么就存在着无尽的变数,谁敢说整盘棋尚未开下,便已将所有步骤想通想透、尽在掌握?

    事在人为!

    房俊自己给自己打气,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是不是能将大唐推上另一条与历史截然不同的道路,是不是能打破千百年来儒家思想根深蒂固的束缚,能不能拿下高句丽,是重中之重!

    那一片广袤的大海,岂能任其波涛翻涌,唐人却无法染指?

    接下来的“动员大会”,房俊火力全开,将一干庄客、灾民鼓舞得热血沸腾、斗志昂扬!

    “大雪压塌了你们的房屋,冻死了你们的亲人,让你们成为无家可归的流民、灾民!那些广厦百间、良田万顷的世家大族、勋贵富贾,对你们冷漠相待、任你们自生自灭!天下之大,却再无你们立锥之地,粟如沧海,却再无你们裹腹之食!你们,就像是被天地抛弃的孤儿,天不收,地不管,举目无亲、无依无靠!”

    房俊站在农庄正门外临时搭起的一个高台上,环视了一眼面前场院上聚集的被他勾起伤心往事、担忧未来生活的灾民,使劲儿的挥舞着手臂,语气铿锵的说道:“告诉我,你们愿意像是野狗一样流浪,无处安身、忍饥挨饿、不知哪一天倒闭在阴沟里、大路边吗?”

    “不愿意!不愿意!”

    “那么,你们告诉我,怎么办?”

    黑压压的人群先是一静,接着便有人三三两两的在人群中喊:“跟着二郎走,二郎给我们饭吃!”

    “跟着二郎走,二郎给我们饭吃!”

    有一就有二,场院上的灾民和庄客瞬间振臂高呼,响成一片,颇有一种排山倒海的气势。

    这几个“托儿”表现得不错……

    房俊暗夸一句,高高举起手臂,示意安静。

    瞬间,整个场院上近千人齐齐收声,一片寂静,鸦雀无声。

    “房家湾所有的人,无论是以前的庄客,还是现在的灾民,从此以后,就只有一个名字,那就是房家的家仆!我,房俊,再此立誓:有我一口吃的,就不许房家湾饿死一个人!老天要饿死你们,我就带着你们,干死他个贼老天!从此以后,我们精诚团结,共渡难关,将房家湾建成我们最美好的家园!现在,我宣布,春耕正式开始!”

    话音未落,场院上已经响起一片山呼海啸的欢呼。

    有我一口吃的,就不许房家湾饿死一个人!

    这个将自己和亲人从地狱的门口拉回来,给了他们房子、给了他们吃食的男人,就这么斩钉截铁的许下如此郑重的承诺!

    这些灾民,原本就指着官府的救济,不知何时饿死,不知埋骨何处。

    可是陡然之间,他们摇身一变,成了当朝宰辅房玄龄的家仆,单单是这个,就足以让整个关中的老百姓嫉妒的眼睛红!

    为啥?

    种地不纳粮!

    现在,又有对他们来说等同于救世主一般的房二郎许下如此承诺,还有什么可说的?

    一个字,干!

    当房家湾这帮打了鸡血一般的农户咬着牙、较着劲的将种子一颗一颗种到地里,将水渠一条一条修筑完成,那股子疯狂劲儿,只要是在骊山附近有田产的人家,全都瞠目结舌。

    房家湾,这是要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