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二百三十六章 伙伴
    “停停停!”长孙涣无奈的制止房俊,现在他这句“分分钟几十万上下”几乎成了长安的流行词汇,朋友之间相互打趣,简直就是必备词语。

    “前几日偶然听我爹提起,好像要让大哥找你,跟你商讨入股你那个商号之事。”

    长孙涣闷闷的说道。

    房俊奇道:“那你跑来是什么意思?怕我不同意?还是想要拉拉感情,扯你大哥的后腿?”

    “扯后腿?”长孙涣苦笑一声:“扯了又如何?反正什么也轮不到我……”

    说着,斟了一杯茶,一饮而尽,以茶当酒来喝……

    房俊见他这副郁闷的样子,想了想,就笑着说道:“那这样,你回去告诉令尊,让他别让长孙驸马来了,来了也没用。”顿了一下,续道:“咱们兄弟一起干吧!”

    长孙涣愣住:“你……你说啥?”

    房俊耸了耸肩:“就是你听到的那样,一世人两兄弟,有好处的事情,干嘛不带着自己的兄弟?”顿了一顿,又说道:“改日把李思文、程处弼、屈突诠几个都叫上,咱们好好聊一聊。都是家里不受待见的,日子过得想必都不开心,家里的东西轮不到咱们,那咱们就拧成一股绳去拼一把,就算挣不来封侯拜将,也得挣一个家财万贯!”

    长孙涣想到当初给房俊当“托儿”,这小子一个莫名其妙的“神器”狂敛四万贯的事儿,顿时激动的不行,探过身来一把搂住房俊,大叫道:“说得好!咱就大干一场,老子也不想当一辈子废物!”

    他也是被打击的够了……

    大哥长孙冲样样出挑,温文尔雅,娶得又是陛下宠爱的嫡长女长乐公主,在父亲眼里那就是最佳接班人,满意的不得了,与之相比,其他兄弟难免都逊色许多。但其余兄弟年岁尚幼,差距太大也就被人忽视,于是,比长孙冲小了三岁的长孙涣变成了最佳背景帝,总是被老爹拎出来同大哥比较……

    谁还没有个三分火气?

    他就想着,自己也得做点事儿出来,让父亲看一看,咱也不是你想象的那么无能!

    现如今“东大唐商号”虽然成立时日尚短声名未显,但是朝廷了有识之士都明白,这条大船扬帆起航的日子也不会远了!哪怕将玻璃献于陛下,就凭着肥皂、烈酒、水泥这几样东西,也将横行整个大唐,无人可制!

    谁能上得了房俊的这艘船,谁就能获得巨大的利益,这是毋庸置疑的。然而房俊的背后杵着房玄龄这尊大神,又有未来岳父李二陛下这尊神,即便再是垂涎三尺,也没人敢动歪脑筋,扑上去撕下一块肉来。

    自己家里想要让长孙冲加入进来,也不敢狮子大开口空手套白狼,而是拿出家里的支柱冶铁行业的绝大利润,却和房俊置换。

    现在呢?

    你就算是长孙无忌的长子又如何?人家房俊不带你玩!

    而我这个你们从来看不上眼的老二,却能轻易的被邀请上车!

    没有什么比这个更能让长孙涣更有存在感了,这家伙兴奋的差点嗷嗷叫!

    而房俊呢?

    向长孙涣伸出橄榄枝,固然有拉兄弟一把的意思,但更多的还是出于对未来的谋划。

    异军突起,一枝独秀,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堆出于岸流必湍之,行高于人众必非之……这是千古不易的至理,房俊怎会不知?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利益均沾,将大家绑到一条船上,才是长远之计。

    长孙涣等人虽是次子,承袭家业无望,各家的家主其实也多少都有些愧疚亏待的心理,都是自己的儿子,谁不愿各个都过得好?若是次子能拼一份前程、攒一份家业,家主们自是乐见其成,亦会不遗余力的支持。

    等到“东大唐商号”这只噬血的怪兽长成,它的触角必然已经延伸至大唐的各个阶层,到那个时候,恐怕就算是李二陛下,也无可奈何。

    而现在,没有人能想象得到一个商号能够在未来取得什么样的成就……

    长孙涣一刻都等不及,火烧屁股一样骑着马跑回长安,挨个向那些狐朋狗友纨绔二代传递房俊的话去了。

    长孙涣走后,房俊坐在堂中,缓缓的喝着茶,琢磨着自己的布局。

    一直以来,他都是东一耙子西一扫帚,逮住什么算什么,从来没有对于未来的细致规划。玻璃如此,肥皂如此,水泥如此,甚至印刷术也是如此,想到了就去弄……

    只有在建设房家湾码头的时候,才算是有了一点计划——将其成为“东大唐商号”的一个起航之处。

    至于“东大唐商号”这个名字,不得不说实在是房俊的恶趣味,因为曾经有一个令无数国人恨之入骨的“东印度公司”……

    “东大唐商号”将来要做的事情,也不会比臭名昭著的“东印度公司”强多少,当然,这是对于高句丽、新罗、百济、倭国、占城、林邑那些国家来说的。

    它将为大唐带来数之不尽的财富,以及无与伦比的统治力……

    而这一切,都必须寄托于强大的海上力量。

    本来房俊对于莱州船厂的布局很是一招神来之笔,投入巨大的金钱打造一支成熟的工匠团队,等到时机成熟,便会开始建造新式的海船,趁着李二陛下的东征,纵横大洋,笑傲七海!

    但是随着李二陛下的捣蛋,很可能功亏一蒉,至少也是为别人做嫁衣,这让房俊很郁闷。

    军器监少监……

    怎么说呢,这么职务对于房俊来说还是不错的,他可以凭借越千年的目光和知识,帮助大唐军队设计、改造、制作更加精良、更加先进的武器,让唐军能够以最小的代价,获取最大的胜利。

    但是和造船相比,很明显不符合房俊的预想。

    眼前之计,只能将精力放在商号上。

    随着房家湾码头的建成,现已成为关中地区货物的集散地,而他的那种“水牌”标价拍卖销售的模式,稍微改动一下,就会成为最原始的股票交易……

    只是他现在还在犹豫,是不是“股票”要将这个足以引全国动荡的怪物释放出来,若是操作不当,造成严重的金融紊乱导致物价飞涨,那可就大大不妙。

    以房家湾码头为核心,商号旗下的各种独步天下的产品,迅铺遍关中以及河南山东等地,不久之后,也必将遍及江南富庶地区,带来巨额的回报。

    但这远远未让房俊满足……

    “在想什么?”

    温软的话语在耳畔响起,随之而来的是淡淡的好闻的香气,房俊回过头,武媚娘不知何时走了进来,只是自己太过出神,居然没有察觉。

    “在想梦想。”房俊笑了笑。

    “梦想?”武媚娘的眸子亮了起来,屈膝跪坐在房俊面前,黑漆漆的眸子盯着房俊,饶有兴致的问道:“郎君的梦想是什么?”

    一直以来,她都很摸不准房俊的态度。

    轻而易举的就能鼓捣出各式各样稀奇古怪的东西,每一样都能赚取海量的财富,可他偏偏好似全不动心,任凭自己这些人去操作,他却撒手不管。

    怎么会有人不喜欢钱呢?

    要知道,每一天轻点房家湾码头金库的时候,武媚娘的瞳孔都会变形,变成铜钱的形状……那山一般的金钱,简直能让任何一个人疯!

    可是这些钱的拥有着,却不屑一顾。

    不喜欢钱,现在又是侯爵在身,那么,他想要的究竟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