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二百三十八章 青鸟
    夜幕低垂,万家灯火闪亮,粉红的花灯将平康坊装点的亮如白昼的同时,也为它蒙上了一层朦胧春色。月出东山,花灯刚刚燃起不久,已有管弦丝竹之声响起平康坊在经过白日的沉寂后,终于苏醒着散出最感人的魁力。

    醉仙楼的花厅里刚刚吩咐人挂上花灯的薛妈妈此时心情又喜又忧,喜的是午间便接到豪客上门将丽春院包下的同时,光赏金就给了不下百贯之多:但让她忧虑的是这些客人虽然出手大方却实在不是什么好路数。

    李思文、程处弼、长孙涣、屈突诠、李德奖……

    简直就是长安勋贵二代的大集合!

    当然,最让薛妈妈担心和忌惮的,还是起这次集合的那个棒槌——当朝尚书仆射房玄龄的儿子房俊!

    你瞅瞅,这都是些什么人?

    全是家里边承爵无望、不思进取、整日里走马观花胡作非为的纨绔!

    再有那房俊牵头,今儿搞不好就得把这醉仙楼给拆了……

    而且意外的是,最先到来的李德奖和程处弼,就在最大的包厢里坐着喝酒,也不叫姑娘陪着……还有比来青楼只喝酒却不叫姑娘更诡异的事情么?

    最诡异的是,那个大棒槌房俊,早早来了便躲在明月姑娘的房间里头不出来。

    薛妈妈又是担心又是气恼,那可是醉仙楼的招牌,自打丽雪走了之后,醉仙楼差一点一蹶不振,好不容易重金卖了一个明月姑娘,姿容才情都是绝佳之选,可别在稀里糊涂的飞了。

    明月姑娘可是清倌人,房俊你个小混蛋可别给老娘偷偷摸摸的吃了……

    在平康坊中混了大半辈子的薛妈妈,感受到一股浓浓的威胁和不安。

    满脸堆笑的去大包厢又转了一圈儿见这两位少爷依然没人叫姑娘陪酒薛妈妈再不做徒劳之举,包院的钱巳轻给了,他们不叫,姑娘们倒可以闹个清闲。好生休息一晚,也免得要出什么事儿时殃及池鱼。

    只是求神拜佛保佑,这些纨绔莫要生事才好……

    临上楼前,心中忐忑难定的薛妈妈又扭头看了看院门处那两盏上书“包院”的花灯,心里舒服了许多。

    以往平康坊中便妓家无数,青楼上百,今年越的兴旺起来,原本一直独占鳌头的醉仙楼,如今地位也受到浓浓的威胁,幸好醉仙楼尚有底蕴在,才能压得住那些新锐一头。

    便像是这几百贯包场,也就只有醉仙楼值得这个价钱。

    只是走上楼梯的时候,薛妈妈还是忍不住瞄了一眼二楼左侧那个房间,心里担忧得不行……

    醉仙楼二楼左侧。

    屋内从卧塌到帘募,全都是素白颜色。两支红烛明灭跳跃之中,使原本素净优雅的房中多了几分诱惑旖旎的盎然春意,这春意恰与那名身着淡粉罗群的姑娘眼眸中流出的一般无二。

    “二郎,纵然奴奴蒲柳之姿,岂不比那楼下的庸脂俗粉好看?”

    醉仙楼头牌红阿姑明月姑娘娇声说话的同时,眼波流转,肩头的白腻在一片粉红的映衬下显得分外诱人。

    房间完全接受不了这个姑娘如此巨大的风格转变:“哪里,哪里,姑娘丽质天成!”

    这姑娘以往可是矜持得很,虽然身在风尘,但气质纯净清爽,更胜一般小家碧玉,便是调笑几句都会粉脸微红,今儿这是怎么了?

    似乎感受到房间的诧异,明月姑娘“嗤”的一笑,自榻上站起,为房俊斟了一杯茶,莲步轻摇,素手奉上。

    “现在整个关中,都在追捧二郎的这种清茶,奴家也甚是钟爱,只是可惜,实在是太贵了,以奴家的家底,怕是喝不了几次就要破产呢。”

    明月姑娘轻声娇语,心里倏地一跳。

    从她站立地角度看去正好由上及下的见到房俊高耸的鼻梁,飞扬的双眉,以及瘦削的侧脸。

    正是这特殊的角度,竟使明月姑娘诡异的生出一种惊艳地感觉,为一个男人“惊艳”,这对于见惯俊俏公子的醉仙楼头牌红阿姑而言,确实是前所未有地经验。

    更别说,还是这个让她“恨之入骨”的坏家伙……

    身处青楼迎来送往,明月姑娘早就见惯了俊俏少年。

    然而在这一刻,烛光与月光交相映照下,房俊的侧影却使她猛然生出惊艳的感觉,这种感觉的由来不是因为相貌,更多的来自于他身上散出的那股味道与环境地完美融合。

    亦或者,来自于他的能力和自信。

    几乎每一天,明月姑娘都能听到豪客们对于房俊的赞叹,这位往昔的楞怂、棒槌,用他一个又一个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手段,已经脱离了“长安三害”的范畴,向着“长安第一纨绔”的至高境界前进……

    这话可不是挖苦取笑,而是实实在在的敬服。

    房家湾那一片码头就像是一个财神爷赐下的聚宝盆,在汇聚着河水一般金钱的同时,也吸引着无数觊觎的目光。

    更别说,这还是一个才华横溢的少年俊彦……

    静静的站了片刻明月姑娘咬了咬嘴唇,决定放弃所有故做矜持地诱惑手段,这是个与众不同的男人,想要接近他,获取他的信任,也许她该楼中的那些姐妹们,用上更为直接地方法。

    这么做虽然不是她愿意的,但是为了心中的目标,她可以牺牲一切,包括她自己……

    垂在身侧的兰花指轻轻捏了捏衣角,明月姑娘深深吸了口气,轻移莲步,她以自己所能做到的最美丽姿势踩着厚实的游檀悄无声息的向房俊靠了上去。

    她的心跳的像是要从饱满的胸膛里蹦出来……

    手臂轻抒,挽住房俊颈项的同时,明月姑娘已顺势坐在了房俊的怀中。探向前,素手轻轻抚摸房俊让她惊艳的侧脸,随后嘴唇凑近耳际,用甜腻的要滴出水的声音道:“你看奴奴美嘛?”

    柔软的红唇碰上耳轮,房俊感觉到一股寒意从尾椎升起,浑身僵直。

    他不会为了这种程度的挑逗而崩溃,而是因为这个他一直心存疑惑和戒心的姑娘,突然一反常态的投怀送抱,让他心里陡然升起一股危机。

    脑子里甚至掠过一个画面:美艳的女子蛇一样的娇躯缠在男人身上,而在看不见的地方,一直纤纤素手却握着一柄锋锐的匕,轻轻刺入男人的心脏……

    好吧,房俊承认是自己的电影看多了……

    今日召集一种纨绔,就是为了商讨合作之事,既然人还没有来齐,趁这个机会尝尝明月姑娘红唇上胭脂的滋味,也是一件不错的享受。他伸出手去环着明月姑娘纤细腰肢的同时低声轻笑一声,疏导哦啊哦:“当然!醉仙楼第一头牌自然是艳冠满京华!”

    即便做出了献身的准备,但是在腰肢刚被环上的刹那,明月姑娘就似全身没了骨头一般,娇躯轻轻一颤,咬了咬牙,似水一般彻底软倒在房俊怀中,而那张桃花似的粉脸也紧紧贴了上去……

    满怀温软在抱,胸前坚挺而柔软,房俊伸出舌尖轻轻舔了一下晶莹如玉的耳廓:“真腊胭脂,波斯抹红,明月姑娘好奢侈!”

    “你这没良心的,以为奴家对谁都用这个嘛?”

    呢喃娇声,耳鬓厮磨之际,明月姑娘含糊的声音带着无穷的魅惑:“人都说波斯抹红沾身三日不散,二郎要不要尝尝……”

    低糜的语声未竟她已俯身,送上了红唇。

    房俊在她丰润的红唇上啄了一下,便沿着嫩滑的脸蛋儿吻上修长白皙的脖颈,低笑着问道:“姑娘脖子上的这只三足青鸟,纹得真好看……”

    柔软似火的娇躯,陡然变得僵硬。

    明月姑娘原本迷茫的秀眸倏地睁大,露出满眼的不可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