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二百四十章 股份
    每个人都有潜力,哪怕平素再低调的一个人,也会因为环境、年纪、遭遇等等因素,偶然迸出不同以往的能力。就像隐藏属性一样,一旦被激活,就可以完成越级挑战……

    但是你总得有个限度吧?

    像是房俊这样,从默默无闻的酱油选手,一跃而称霸全服,你敢信?

    反正现在萧楷见到房俊,就像是见到怪物一样……

    房俊就笑道:“既然你萧老二也回来了,那咱们兄弟就一起联手,干一番大事业!什么长安三害,什么大唐四公子,都完蛋去吧,自今以后,整个大唐就得流传着醉仙楼五虎聚义的传说……”

    李思文没听清,不满道:“是新取的绰号吗?为什么是五鼠,太猥琐了啊……”

    刚说完,就被房俊一脚揣在大腿上,疼得直咧嘴。

    房俊怒道:“是五虎啊五虎!哪里来的五鼠?你耳朵塞了驴毛么?”

    这小子傻乎乎的,特么的你怎么不来一个“五鼠闹东京”?

    李思文现在对房俊那叫一个服气,被踹了一脚也不敢还手,只是嘟嘟囔囔的不知说些什么。

    “别跟这货瞎掰扯,房二,还是赶紧说说今日到底怎么个章程。”

    相比来说,长孙涣估计是这屋里对这个聚会最上心的。

    那日在房俊那里得到承诺之后,回到家便迫不及待的找到老爹长孙无忌。

    干啥?显摆呗……

    别以为你拿你大儿子当个宝,在别人眼里那就是根草!想要上“东大唐商号”这条船?

    行!可人家只认咱长孙涣!

    咱凭借的那是交情,至于您赵国公、当朝国舅的那点颜面,人家根本不在乎!

    呵呵,私下里,人家可是叫你长孙老狐狸呢……

    结果,长孙无忌拉着长孙涣,在密室里一谈就是大半天。

    生平第一次,长孙涣感受到来自父亲的重视,要知道,以前他从未在这个密室里待得时间过一刻钟,每一次都是和大哥商议完事情,把自己叫进去听通知……

    房俊拍了拍手,将屋里的侍女全都赶了出去。

    待到侍女鱼贯而出,关好房门,房俊才开口说道:“先要说明一点的是,东大唐商号由我开创,所有的技术、产品都出自我的工坊,所以,一半的股份,是我自己的。其余一半的股份,才能拿出来我们五个人分。”

    他自己要一半股份,这是题中应有之意。大家本来就是占便宜的,还能占了人家的根本?

    但是对于其余一半的分配,房俊还要参与其中,萧楷问道:“可是怕我们这些家中不吃香的,拿不出太多成本入股?”

    房俊摇摇头,说道:“大家都是兄弟,告诉你们也无妨。那一半股份,也不可能是我自己的……”

    说着,他伸出一根手指,指了指天。

    众人恍然。

    “东大唐商号”这么大一个摊子,怎么可能不入陛下的眼?

    而依着那位属貔貅的性子,呵呵,不咬一口才怪了……

    当然,人家也不是白咬,代价多多少少还是付出了的,虽然只是画了个饼,给了一根鸡毛让你当令箭……

    “商号的船队,将会冠以皇家的头衔。”这是自己老爹去跟李二陛下争取来的,若是换了房俊去说,呵呵,那自然是好处李二陛下拿,根本没付出那一回事,人家李二陛下一直吃的就是免费的午餐……

    李思文嘶了一声,惊讶道:“这次陛下出手可挺大方啊……”

    这话的意思,那就是李二陛下以往都是只吃兔子从不撒鹰……也就李思文这个纯正的夯货能说出这话,但凡有点心眼儿,谁敢这么说李二陛下的坏话?

    藐视皇帝么……

    大伙纷纷鄙视一番这无脑的行为,不过自是不会去告状。

    冠名“皇家”的好处是显而易见的。

    在座几人虽然聚齐了在大唐军政两界都极有影响力的家族,但是诺大的帝国,也不可能辐射到每一处城镇角落。这时候“皇家”的名声就会显现威力,谁敢为难李二陛下的买卖?

    尤其是再跟番邦交易的时候,这个名头实在是太名正言顺了。

    要知道,这个时代的国家贸易几乎为零,唯一数得着的就是朝贡贸易,但那个以物易物的实质更多一些,而且基本都是大唐收到一堆“土特产”,然后再赏赐出去真金白银,妥妥的贸易逆差……

    除此之外,也就是民间的小打小闹。

    萧楷是自己找上门来的,虽然他同房俊的关系其实要比在座的几个都深厚一些,但总是硬插进来,难免有人会有意见。

    便说道:“却不知商号的股本,每一成要多少钱?萧家可以在这个价格上,再适当上浮一二。”

    都不是笨蛋,他这么一说,大家就都明白了,萧楷这是堵大家的嘴。

    长孙涣便不悦道:“没必要,房二带上我们大家,难道是为了钱么?若是为了钱,大可以公开募资,有的是人要多少给多少!”

    房俊也道:“矫情了!”

    萧楷略带尴尬的一笑,赔罪道:“某的错!待会儿给各位敬酒赔罪!”

    屈突诠的性格不房俊还暴躁,拍了拍桌子,不耐烦的说道:“磨磨唧唧的烦不烦?房二你赶紧的说个价格,某回家去筹钱!”

    这话正对程处弼的胃口,这货一直一言不,这时候也说道:“家父有交代,无论房二要价多少,给多少股,不给的咱不争,给咱的不外让,说多少就多少,没二话!”

    见到众人表态,房俊便将自己细思之后的计划和盘托出。

    “有两个方式,大家任选其一。每人十万贯,半成股份,不参与海外贸易;或者,每人五十万贯,一成股份。”

    萧楷有点懵:“房二,这账不对吧?按你所说,也便是海外贸易的那半成股份,值四十万贯?”

    房俊点头道:“没错,因为海外贸易要筹建船队,所以要多。”

    长孙涣可不是个草包,脑子很快,心算一下,亦道:“便是大唐境内,也是要有船队的,这个可以去收购旧船或者干脆将大型的船队买下来。为何海外的船队要靡费这么许多?海船即便造价比河船贵,也贵不上五倍吧?”

    这些家伙平素在家里边都是摸不到正事的,家中有事,都是长辈之间商谈,至多带上长子,他们这些人早早就被人打到一边玩去了,何曾这么商谈过这么大一笔买卖?

    张嘴就是几十万贯,大唐能拿得出十万贯现钱的家族,绝对不过五十个!能拿得出五十万贯现钱的,绝对不过十个!

    这种感觉太带劲儿了,所以议论得热火朝天。

    房俊肯定的说道:“四十万贯,也只是我预算的数目,实际上,随时都有可能增加。我把话说在前头,到时候要求增资,谁拿不出或者不愿意拿,那就得减持股份。”

    李思文倒吸一口凉气:“房二啊,我的亲祖宗,你这是打算造一个多大的船队?不是要弄一个水师出来吧……”

    “呵呵……”房俊一笑,心说你还真就说对了……

    不过这话现在可不能说,否则这帮一个比一个低调的家族很可能大退堂鼓,一个商号,你弄一支水师出来,干嘛,要造反啊?

    将这些个大家族全都绑上战车,这才是现阶段房俊的主要目的。

    这就像是一个级挡箭牌,只要这些家族站在自己身后,随便自己怎么折腾,都立于不败之地。

    想让我房俊倒台?

    那行,做好你们的钱全都打水漂的准备吧……

    但还是得给这几个家伙吃个定心丸:“我们的船队,将会建造一种全新的海船,以风帆为动力,无论东西南北风,都可以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