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二百四十二章 四姓家奴
    春日的太极宫里,杨柳依依,百花争艳。

    层层宫阙似乎都少了一份往昔的压抑深邃,多了一些明媚疏朗。

    只是房俊的心情着实不怎么好。

    现在身兼两职,怕是以后清闲的时候少得可怜。趁着尚未痊愈的当口,组织家中工匠重开炼铁炉,却被李二陛下召见,不得不将自己所知的炼钢流程写下来,让工匠们预作准备,自己则急急忙忙跑进宫来,心里腹诽不已。

    又是传旨,又是召见,你闲不等于别人也闲啊,也不知道这位陛下是闹哪样……

    这次陛下召见的地方,不是太极殿,亦不是神龙殿,而是在神龙殿后,千步廊边,靠近东宫的山水池阁。

    那千步廊,便是房俊穿越之后第一次进宫,偶遇高阳公主,说出那一番“你要宠着我”的时候所经之处。

    此时春和景明,廊下的温泉汩汩流淌,已无半丝蒸汽,看不出这才是一道温泉。

    廊畔有小池,水上落花愈多,其水愈清,溶溶荡荡,曲折萦迂。池边两行垂柳,杂着桃杏,遮天蔽日。沿着千步廊走上数步,忽见柳阴中又露出一个折带朱栏板桥来,度过桥去,诸路可通,便见一所清凉瓦舍,一色水磨砖墙,清瓦花堵。

    内侍领着房俊进到一间门禁大开,雕梁画栋的正屋,便退着身子告退。

    李二陛下正端坐在一张胡凳上,面前是一个诺大的书案,正凝神细瞧着什么。见到房俊进来躬身施礼,随意的摆了摆手,说道:“且在一边儿站着,某与欧阳率更有话说。”

    房俊乖巧的应了一声:“诺!”便走在一边,看着那个站在李二陛下身边的老者。

    这老者,怎说呢……丑!

    丑的出奇!

    五短身材,瘦似竹竿,面庞黝黑,尖嘴猴腮。

    两肩微微耸起,都快把细长的脑袋夹住了,后背微驼,双臂长及膝盖,整个人活脱脱像是个猿猴……

    这也太丑了长得!

    欧阳率更?

    没听过,不过……他倒是想起了一位名人。

    欧阳询!

    史书记载,欧阳询“貌寝侻,敏悟绝人”,意思就是说,“我很丑,但是我很聪明”……

    据说当初长孙无忌见欧阳询姿形丑陋,嘲笑道:“耸膊成山字,埋肩畏出头。谁言麟阁上,画此一狝猴。”欧阳询反讽道:“索头连背暖,漫裆畏肚寒。只缘心混混,所以面团团。”李二陛下笑问:“询此嘲,岂不畏皇后闻邪?”

    看这位的长相,估计就是那位被称作“初唐四大家”之一的欧阳询了。

    对于这两互怼的打油诗,房俊举双手赞成,太特么贴切了……

    估计是见到房俊面色古怪,那欧阳询笑着问道:“小友是否觉得,某长得很丑?”

    若是换了旁人,估计会赶紧否认,再说上几句好话,总不能当人面笑话人家的缺点吧?

    但是房俊才不!

    这货点点头,一脸正气的说道:“是!”

    斩钉截铁,正气浩然!

    欧阳询也未料到居然有这种人,被噎了一下,一时居然有些不知说什么才好,实在是太意外了……

    李二陛下无语的摇摇头,对欧阳询说道:“你莫理会他,这人就是一棒槌,气死人不赔命的那种!”

    房俊心说李二陛下果然是知己啊……

    那欧阳询眼珠转了转,倒也不生气,笑呵呵说道:“素闻房家二郎文武双全,不学而知之,惊才绝艳,非但填词作诗皆是经典,便是这书法一途亦有大家风范,吾那劣徒周傅,便不止一次在某跟前夸耀与你。怎么样,要不要露一手,给陛下与老夫瞧瞧?”

    房俊有些不悦,您当我是打把式卖艺的么?

    还露一手……

    便露出一口白牙,展现一个人畜无害的纯洁笑容:“岂敢岂敢,有您这样经历丰富、历尽劫难却修成正果的老前辈在,晚辈怎敢班门弄斧?”

    他说话的时候,笑得很纯真,倒真是像一个学生在老师面前的谦恭姿态,只是在说到“经历丰富、历尽劫难却修成正果”这句的时候,却故意加重的语气,那意思可就耐人寻味了……

    为啥?

    这就得说说欧阳询的生平。

    欧阳询此人的一生,不论其文学成就,单单颠沛流离的人生,便已是传奇。

    欧阳询的父亲欧阳纥二十岁随父从军,骁勇善战,后来子承父业,任都督交、广等十九州诸军事,廣州刺史等职。陈宣帝因猜疑其怀有二心拜其为左卫将军。

    欧阳纥于是据廣州起兵反叛,第二年春兵败被擒,举家上下仅欧阳询一人因逃匿而豁免,其余悉数被杀。此时欧阳询年仅十三岁,此后两月,皇太后驾崩,大赦天下,欧阳询因此而免死,逃过一劫,并被父亲生前好友江总收养。

    隋炀帝时,欧阳询任太常博士;宇文化及于扬州自称天子,欧阳询作为朝臣亦被他掳持;窦建德攻破聊城,欧阳询被夏国留用,授予太常卿一职;当时还是秦王的李二陛下大破窦建德于虎牢,平定河北,欧阳询又一次死里逃生,后来因为他在隋朝时与高祖李渊交情甚厚,所以被授予侍中一职,当时年已六十五岁。

    一次又一次的死里逃生,一次又一次的逢凶化吉,最后在大唐盛世他累迁银青光禄大夫、给事中、太子率更令、弘文馆学士,封渤海县男。

    莫名的,房俊就想起了另一位名贯古今的大人物——吕布!

    张三爷骂吕布是“三姓家奴”,只是不知三爷若是穿越一回见了这欧阳询,怕不是得掰着手指头好生数一数?不过幸好,据说张三爷其实是个文化人,算术想来也不差,不至于算错……

    如此毫无气节的2臣,便是有再高的文学成就,也不会让房俊这等人去敬佩。

    他倒会去尊敬一个国家危难在之际仗义死节的屠狗辈……

    果不其然,欧阳询再是好涵养,也不禁变了脸色,那一张两颊凹陷颧骨耸起的脸上,肌肉猛地一抽,有些狰狞。

    李二陛下已经断然喝道:“大胆!岂能如此目无长辈,不知尊卑?”

    房俊赶紧俯认错:“诺!微臣知错,只是……陛下,目无长辈之罪,微臣甘领,不敢狡辩;但这不知尊卑之罪,请恕微臣不能领,按勋位,微臣乃是侯爵,欧阳前辈不过是男爵,论官职,微臣乃是从三品工部侍郎兼军器监少监,而欧阳前辈不过是正五品弘文馆学士,理当以微臣为尊。但是微臣自进殿来,欧阳前辈未曾施礼,未曾问候,所以,微臣以为,这不知尊卑之罪,陛下应该送予欧阳前辈。当然,微臣只是就事论事,并不是要欧阳前辈给微臣行下官之礼……”

    李二陛下一捂额头,就知道这小子不是个容易受气的,只是不知为何看欧阳询这般不顺眼?

    欧阳询则是目瞪口呆,无言以对。

    人家房俊说的没错,句句在理,无论爵位官职,自己都低了不止一等。

    可自己地位然啊,那是陛下时常要请教的饱学大儒,你能按照寻常爵位官职相比较么?

    可人家既然比较了,他也反驳不得。

    既然身在官场,那就不能不要官场上下尊卑的规矩,否则大家拎出来比比岁数比比资历就行了,成何体统?

    只不过,心里堵得慌啊……

    呆立半晌,欧阳询老脸一红,拱手施礼:“下官欧阳询,见过房侍郎……”

    “哎呀呀,都说了某不是要您施礼……”待到欧阳询腰弯下来,房俊才“噌”地一下跳过去,一把拉起欧阳询的手,笑得那叫一个灿烂:“您这是折煞我呀!您什么身份,什么地位?怎能以爵位官职来评论呢,您是前辈啊,是我们这些后辈学习的榜样……快快请起,快快请起!”

    欧阳询这个郁闷呐,早不说这话,非等我行完礼了才说?

    不就是揶揄你一句吗,至于这么狠狠的打我的脸?这孩子怎么这么坏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