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二百四十三章 黄鹄歌
    李二陛下无奈的看着房俊做戏,这点事儿又不值当骂他一顿,就只得当做没看见,随口说道:“都说你这字写的不错,朕观之也就那么回事儿。不过最近可有新作?写一下来,让朕与欧阳率更品鉴一番。”

    对于房俊的诗词,李二陛下还是很喜欢的,尤其是那种开头平铺直叙、平淡若水,然后奇峰陡起,结局意境深远的风格。

    欧阳询平复了一下心情,活了这么大岁数,啥没见过?虽然吃了点亏,也不当的什么大事,寻机找补回来就是了,不能再陛下面前怄气,凭白失了风度。

    便附和道:“是呀,老夫居于家中,对二郎的词作也有耳闻,尤其是那卖炭翁,看似平淡,实则字字珠玑、鞭辟入里,实是不可多得的佳品,足以传耀后世!”

    房俊嘴角一抽,这老东西,报复得还真够快的……

    果不其然,听到卖炭翁,李二陛下脸色就是一黑,狠狠的瞪了房俊一眼,这诗,可把自家的青雀害苦了!

    房俊一缩脖子,装怂……

    李二陛下却没打算放过他,冷着脸说道:“怎么,当着朕的面就江郎才尽,当着那醉仙楼歌姬的面就才思泉涌?”

    房俊冒汗,您可真能扣大帽子……

    心里琢磨一下,有了主意,便说道:“新作是真没有,最近忙着春耕呢,哪里有闲心填词作诗?不过前些时日看书,却得了一古诗,颇有些感慨,便借花献佛,供陛下一娱如何?”

    “那就写来看看。”李二陛下自胡凳上站起,将书案让给房俊。

    便有侍女走过来,皓腕胜雪,素手研墨……

    房俊拿起毛笔,饱蘸墨汁,柔软的笔锋游走于雪白的宣纸之上,却显得腾挪起伏曲折自如。

    欧阳询当然是识货的,在旁边捻须观看,想要挑点毛病,却“咦”了一声,现挑无可挑……

    这倒不是说房俊的水平真就是达至宗室境界,已经浑然天成,只是这一手赵体字,才是欧阳询前所未见,你叫他怎么挑?

    你都没见过奔驰宝马,焉知孰优孰劣?

    赵孟頫与欧阳询皆是楷书四大家之一,房俊这一手字,用笔沉稳,章法分明,外貌圆润而筋骨内涵,其点画华滋遒劲,结体宽绰秀美,平中寓险,点画之间呼应十分紧密,既保留了唐楷的法度,又不拘泥于唐楷的一招一式,在楷书中经常有一些生动俊俏的行书笔法与结构,笔划形态生动自然。

    可以说承袭与唐楷,却又脱于唐楷,温润闲雅,轻盈流动;笔法精致秀美充满了书卷气与富贵气。

    李二陛下负手站立,轻轻点头。

    如此年纪便能自成一家,开宗立派,确实难得。

    一时来了兴致,便随口吟着房俊写下的诗词。

    “吾家嫁我兮天一方,远托异国兮乌孙王。

    穹庐为室兮旃为墙,以肉为食兮酪为浆。

    居常土思兮心内伤,愿为黄鹄兮归故乡……”

    那股子浓浓哀怨与思念跃然纸上,令李二陛下一皱眉,问道:“这是何诗?”

    欧阳询亦皱紧双眉,苦苦思索。不过很显然,这老家伙虽然为人没骨气,但学问真不是盖的,没过片刻,便展颜说道:“这诗名为黄鹄歌,乃是西汉细君公主所作。”

    “黄鹄歌?细君公主?”

    李二陛下有些懵,这位公主的封号,他尚是次听闻,一点印象都没有。不由斜眼看了看房俊,心中有些不爽。学问比不得欧阳询咱就认了,可你个不学有术的小子,凭啥比朕会的都多?

    欧阳询解说道:“汉武元封中,以江都王女细君为公主,嫁与乌孙昆弥。至国而自治宫室,岁时一再会,言语不通,公主悲愁,自作此黄鹄歌,每每思念家乡,便娓娓歌颂,以解思家之苦……”

    细君公主远嫁乌孙,远离家乡,出嫁时珠泪成行。

    更不幸的是,猎骄靡年事已高,不久病危。按乌孙父死子妻后母的习俗,猎骄靡辞世前令细君改嫁孙子军须靡,细君不从,上书汉武帝,汉武帝令其从俗,细君只得与军须靡成婚。后来其生下女儿,因产后失调,加上心情恶劣,不久就忧伤而死。

    细君死时才二十五岁,只留下那黄鹄歌供后人悼念。这诗也被称为历史上的第一边塞诗,并被班固收入汉书,后来又收入汉诗,称为“绝调”。

    全诗弥漫着细君内心痛苦、思念故乡而又无力改变现状的复杂心情。此诗从乌孙传到长安,汉武帝为之动容。汉书载:“天子闻而怜之,间岁遣使者持帷帐锦绣给遗焉。”

    李二陛下神色变幻,若有所思,捻须不语。

    便是那研磨的小宫女,显然也被这诗里那浓浓的思念、绝望、与悲伤所感染,轻垂臻,秀眸微红。

    欧阳询却道:“身在帝王之家,便应有舍身为国之责任。以一介女儿之身,担负起和亲之重担,乃是无上的荣光。否则,兵连祸结,多少男儿葬身沙场,又间接破坏了多少家庭,使得多少婴孩成为孤儿?”

    李二陛下默默点头。

    “呿!”房俊嗤笑一声,一脸不屑。

    欧阳询愕然道:“房侍郎以为如何?”

    房俊笑眯眯说道:“若是这些沙场健儿都能学欧阳先辈一般,也不见得能死几个,无论匈奴亦或突厥,总是要抓俘虏的吧?”

    欧阳询先是一愣,随即反应过来,这是再拿自己墙头草的人生说事儿啊!

    差点没把老家伙气冒烟了,大怒道:“房侍郎,莫要太过分,老夫何曾招惹与你,几次三番讥讽于某?”

    李二陛下也一脸不悦,打人不打脸,你这混小子怎么专门往脸上打呢?这话,说谁谁也顶不住啊!

    不过他并未插言,看看房俊倒是要干什么,因为……房俊说得没错!

    房俊收起笑容,看着欧阳询这张丑脸,淡定说道:“丑,与生俱来,既丑之,则安之,不管是丑得飞沙走石,还是鬼斧神工,都不能没有骨气和自信,丑就要丑的够潇洒,丑的有才气,丑的与众不同,丑的让人佩服。嗯,说到底,您还是丑……”

    顿了一顿,见到无论欧阳询还是李二陛下,亦或那位站立一边的研墨侍女,全都一脸呆滞,似乎都被他的文采所慑服,便又添了一句:“长得丑不是你的错,但是,长得丑还要这么无耻,那就是你的不对了……”

    欧阳询只觉得一股血气直冲头顶,差点一个趔趄晕过去,满脸血红大怒道:“竖子!安敢辱我?”

    房俊正色道:“因为你无耻!”

    “某如何无耻?”欧阳询快要气疯了,这人是疯狗吗,逮谁咬谁?简直莫名其妙!

    房俊厉声说道:“以你所说,男人们怕死,便将女人推出去远嫁塞北大漠,用女人去苟求国泰安康,用女人去换取尔等的安逸享乐,这不是无耻是什么?而且,长此以往,男人们都把脑袋夹在裤裆里,一有蛮夷寇边,便将一个公主丢出去挡灾消难,大唐男儿的血性何在?身为军人,自当保护身后的女人孩子,自当决胜沙场,马革裹尸!便是血染黄沙,亦能为我大唐浇筑起铮铮铁骨,汉家气魄!若是这骨头塌了,便是活到七老八十,亦不过一米虫尔,于国何益?”

    欧阳询气得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这字字句句,就像是刀子一样往他的心口里剜,一刀一刀的那叫一个疼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