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二百四十八章 伏请
    江夏王李道宗坐在榻上,看着跪在自己面前嘤嘤垂泣的长女,方正黝黑的面庞毫无表情,心口却针扎一样的疼。

    与世人重男轻女不同,李道宗对两个儿子素来严厉管教,绝不可在外惹是生非,一旦犯错,必是重罚。却对两个女儿当作掌上明珠,宠溺之情无人不知,视若珍宝。

    眼见长女雪雁刚刚及笄,已是出落得窈窕清丽、花容月貌,李道宗自是愈宠爱,平素温言软语,不舍得说一句重话。求亲的媒婆几乎踏破了江夏王府的门槛,却都被李道宗一一婉拒,他要好生斟酌,为女儿寻一个踏实稳重的夫婿。

    平素温婉如水知书达理的女儿哭得梨花带雨,李道宗如何不心疼?

    可是,李道宗也只能这么看着,说不出一句话。

    他不敢给女儿哪怕一个虚假的承诺!

    “父亲,您去跟陛下求情好不好?女儿不想嫁到土谷浑,更不想嫁到吐蕃!女儿马上就出家为道,这辈子都不嫁人,就守在父亲膝前尽孝,好不好?”

    李雪雁双眸垂泪,断了线的珍珠一般滑过清丽白皙的脸颊,哭得肝肠寸断,凄婉哀绝……

    李道宗嘴角抽搐一下,心如刀割,却依然沉默。

    他能不能去求李二陛下?能!别说是求,便是让他为了女儿去死,都绝对不会皱一下眉头。

    可问题是,求了有用吗?

    自从传出陛下打算答应土谷浑和吐蕃的求亲,李道宗便感到不妙。陛下家里没有适婚的公主,按照旧例,便会在宗室之中寻一个年龄合适尚未婚配的女子,赐予公主封号,外嫁和亲。

    谁愿意自家锦衣玉食娇生惯养的闺女嫁到塞外荒漠,去吹北风吃沙子?

    于是,家中有适龄未嫁女的,便着急忙慌的托媒婆找人家,哪怕不能立刻成婚,也得赶紧定下亲事,造成既定事实。陛下再是霸道,也不能让咱把婚退了外嫁和亲吧?

    长安城里倒是掀起了一阵成亲风潮,天天都有成亲队伍敲锣打鼓的在街上招摇过市……

    可是别人这么干可以,他李道宗却不行!

    前几日陛下将他召入大内,斥责一番,说的是他当年因贪赃被御史台弹劾,从而罢免官职消除封邑的事儿。当时李道宗不明白,这都过了好几年了,也惩罚过了,您还翻出来说,有意思吗?

    等到临走之时,陛下貌似无意的问了一句:“汝家雪雁,已然及笄了吧?”李道宗还以为陛下这是要为自家闺女指婚呢,还挺高兴,这证明陛下并未因贪赃之事而疏远自己。

    可是随即,宫中便传出陛下欲答应土谷浑和吐蕃求亲之事。

    李道宗这才恍然大悟,这是要把自己闺女给嫁出去啊!

    若是没有房俊闹得那一出,李道宗相信,现在册封雪雁为公主的诏书估计早就下达了!

    李二陛下的决定,谁能更改?即便房俊进谏之事闹得沸沸扬扬,但是李道宗可不信李二陛下会听从劝谏,打消和亲之策。李道宗自己就是大唐数得着的名将,自然不会看不出李二陛下稳住土谷浑与吐蕃,却志在高句丽的谋划!

    与李二陛下的野心相比,所有的一切都得让路,谁也拦不住!

    可是看着自家的女儿……他是真心疼啊!

    若是可能,他都想自己代替女儿嫁娶蛮夷得了……

    李雪雁自然也明白父亲的难处,哭了一阵,泄一番,知道此事大抵已不可更改,便擦了擦眼泪,露出一个凄美的笑容,抽噎着说道:“女儿非是任性,实是不愿远离父亲,还请父亲不必为女儿担心,女儿会乖乖的嫁去蛮夷,承担起和亲重任!”

    李道宗看着乖巧柔媚的女儿,心脏像是被什么东西猛地一揪,疼得他喘不过气来!

    吾李道宗堂堂七尺男儿,冲锋陷阵杀敌无算,难道连女儿都护不住?

    若要将吾的女儿嫁出去,除非……让吾死!

    李道宗霍然起身,对李雪雁露出一个慈祥的笑容,温言道:“吾儿放心,为父这就入宫,若陛下执意选你和亲,就让他先取了某这颗项上人头!”

    言罢,一振锦袍,大步走出门口,喝道:“来人,备马!”

    府中部曲立时忙碌起来。

    李道宗赶到太极宫的时候,李二陛下正与几位大臣在太极殿议事,闻听江夏王李道宗求见,李二陛下微一皱眉,还是宣他进殿。

    李道宗大步进殿,见到在座诸位大臣,心里微微一惊,却也不迟疑,单膝跪地,朗声道:“臣李道宗,恳请陛下遣某去松州,宁愿战死于松州,但有一口气在,必不让吐蕃蛮夷踏入吾大唐一步!”

    殿内肃静。

    李二陛下温言道:“吾弟何出此言?松州那边,朕早有安排,汝尽可在府中调养……”

    这一声“吾弟”,让李道宗心里一热,以往追随在陛下身边冲锋陷阵之时,陛下便常常以此称呼,以示亲近。李道宗明白,陛下将多年不用之称呼喊出来,便是让他老老实实的听话,虽然曾因贪赃一时处罚于他,但终究不会让他吃亏。

    但李道宗还是执拗的以头顿地,大声道:“臣,伏请!”

    为了闺女,他也是豁出去了!

    若是放在以往,他万万不敢如此顶撞于李二陛下,可现在形势有变,房俊这么一闹,如论朝堂亦或坊间,舆论都已经开始想拒绝和亲倾斜。

    再看看眼前,房玄龄、长孙无忌、魏徵、李绩、马周……这么多重臣在座,怕也是在商讨和亲之事吧?

    果然,陛下还没有下定最后的决心,此事,还有的一搏!

    李二陛下脸现怒气,却也拿李道宗没法。因贪赃一事将其削官去职,已是极限,还能怎么样?二人乃是同宗兄弟,李道宗十几岁的时候,便跟在他屁股后头打仗,破刘武周,破王世充,灭东突厥,李道宗每每身先士卒,冲锋陷阵,立功无数……

    更难得的是,这位堂弟立场无比坚定,至始至终都对他李二忠心耿耿!

    李二陛下忍着气,淡然道:“汝且退在一边,此时稍后再说。”

    李道宗却知道时机稍纵即逝,哪怕舍了脑袋也得逼着李二陛下答应他,否则一旦众臣议定,那可就回天无术……

    再次以头顿地,道:“臣……”

    眼见李二陛下额头的青筋都迸起来,房玄龄连忙说道:“江夏王稍安勿躁,且入座共商国事。”

    李绩亦笑呵呵说道:“且来某这边坐。”

    “这个……”李道宗迟疑一下,他也不是傻子,本想拼着惹怒陛下,也得让陛下打消拿自家闺女和亲的主意,但是此刻见到房玄龄的维护,以及李绩的转圜,他也知道事情有些不对头,赶紧瞅着李二陛下。

    李二陛下哼了一声,没搭理他。

    李道宗吁口气,连忙起身做到李绩身边,还不忘给房玄龄送去一个感激的眼神……

    对于李道宗的不请自来,李二陛下无可无不可。

    李道宗虽然身份不够,但也是皇室宗亲,兼之忠心不二,听听也无妨。

    但听李绩说道:“以目前的兵力,以及军粮储备,维持土谷浑与吐蕃边境的现状,没有太大问题。而且只要征高昌国顺利,能够一鼓而下,必会对各部胡虏造成震慑,胡虏必然不敢擅动。只是……”

    说到此处,瞄了一眼李二陛下,轻声续道:“东征之事,就不得不暂时搁置,而且没有个三五年风调雨顺粮食大收的年头,亦不能提上日程。”

    说来说去,就是兵力不足、粮草不济,不能同时在东西两线屯聚大规模的兵团。

    李二陛下郁闷的吐出一口气,闷声说道:“东征……暂时搁置吧!”

    就在群臣都松了口气的时候,李二陛下想起了那个将自己逼到墙角的家伙,咬着牙问道:“房俊那厮去了军器监报道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