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二百五十章 钢铁(中)
    从老爹那里得知,李二陛下催促他赶紧去军器监赴任,同时也不能放下水部司的工作。

    说到水部司,房家的工作还是卓有成效的,所以李二陛下才会再将其调任军器监的同时,并未按照惯例让其卸任,当然也可能是李二陛下更加在乎新式海船的试制,或者纯粹就是李二陛下的恶作剧,你小子不是能作吗?那就多给你压压担子,累死你……

    房家的水车,随着工部将图纸明示下天下各道州府县,但凡有条件的地方,都支起几座,以作灌溉之用。

    尤其是关中地区!

    自打开春以来,关中滴雨未下,大旱之势已成,多地无法正常播种,粮食减收已成定局,甚至绝收!司农寺的官员急的一嘴燎泡。好在唐初继承了大量隋朝义仓,储存着大量隋朝余粮,并不会导致粮食危机。

    而在此时,房俊的水车终于挥作用!

    唐代的关中,号称八百里秦川,“八水绕长安”,水利资源极其丰富,很适应水车的普及。

    一座座水车屹立于河道之中,清澈的河水源源不断的通过沟渠流入干涸的天地,总算解了大旱的危机。

    不过房俊暂时还不想去上班,炼铁炉只是粗制,一切都从简从快,力求尽早确定新式炼铁的方式方法……

    炒铁炉开始普及,实在明朝,那时候是用人力搅拌,炉边总有一位身强力壮的大汉,拿着根粗壮的熟铁做的炒铁棒,挥汗如雨的来回搅动……

    深受工业时代熏陶的房俊,显然不会让工匠们做这种严重损害健康、而且效率极其低下的工作,他在炉顶上做了个支架,正中悬挂着一个大圆滚子,下面有三根熟铁棍子斜斜地伸向炉床,仍旧是水车提供动力,就有了机械化的炒铁设备。

    不得不说,水车简直成为房俊手中的万金油,哪里需要哪里上……只不过现在水车的构件依旧是木制,损毁率实在太高,等到炼制出合适的钢材,制成钢制齿轮和轴承,效果会大大改善。

    工业展,本就是相辅相成的事情。

    只不过目前来看,任重而道远啊……

    以往生铁是冷却成锭后再加热,炼成熟铁;而现在这种技术,是把高炉出来的生铁水直接炒成熟铁,本来是要到明朝才会出现的方法,宋应星在天工开物中有记载。当然,所有的一切全靠一点基础原理,然后所有步骤完全靠“蒙”的房俊,他自己是不知道的……

    熟铁就可以直接制作锄头铁锨之类的农具了,当然,制作过程需要锻打、渗碳和淬火,熟铁柔软,可锻性强,加工性能优越。

    说到锻打,不得不说一件既具有时代的技术、又具有傻瓜式简便操作的神器——水力锻锤!

    这玩意原理简单到令人指,便是学过一点物理的小学生都能做出来,可是让房俊想不明白的是,为什么古代能明出将水能转化为机械能的水碓、水排和水磨等机械工具,却唯独明不出水力锻锤?

    房俊又指挥工匠们修筑了一台锻炉,这东西的基本结构,和所有农村铁匠修理锄头铁锨等农具的打铁铺没有什么区别,就是要加大、加厚,加大是为了锻造大型铁件,加厚是为了保温。

    每台锻炉边上都有一台水力锻锤,锻锤下是厚厚的铁砧,砧下垫着厚实的柞木墩子,再下面是水泥、石子浇铸的混凝土基座,多层复合受力结构,能够承受锻锤落下的巨大冲击力。

    锻锤重两百五十斤,冲程三尺,每分钟落锤三十次。这只是实验之用,按需要还可以制造更小、落锤更快的小锻锤,大锻锤用于粗加工,小锻锤则是精加工——实际上也精不到哪儿去,毕竟仍是锤子敲,说到底,水力锻锤的加工技术,和铁匠们一锤一锤敲打,实质上没有区别,仅仅是效率提高。

    炼铁高炉、鼓风机、水力锻锤、炒铁炉……

    房家的席铁匠王小二一脸懵逼,祖祖辈辈也没有这么炼铁的啊……

    矿洞里的石墨排上了大用场,房家命工匠先把石墨粉碎粉碎加水过筛成细泥,再像塑瓷胎那样在飞旋转的木盘上手工成型,最后放到专门的高温窑中烧制十个小时,石墨坩埚就新鲜出炉了。

    熟铁的炼制早已有之,房俊的方法也并不能提升品质,只是最大程度的降低成本,大幅度的提升产量而已。

    最大的价值,还是在于钢!

    古代炼钢,主要有炒钢、百炼钢、灌钢三种工艺。

    炒钢实际上就是炒铁,那炒铁炉就能生产,只不过炒出的主要是熟铁,还有少量中低碳钢,质量很不稳定。

    百炼钢用炒钢作为原料,加热后反复折叠锻打,或用数种成分不同的原料反复叠锻得到的,工艺复杂成本高,只适合制造宝刀宝剑,当然,有了水力锻锤,百炼钢的工艺难度立马降低了好几个档次,毕竟百炼钢最困难的地方就是反复折叠锻打,水力锻锤咣咣咣一通砸,得比人力快多少?

    灌钢法在梦溪笔谈有记载:“世间锻铁所谓钢铁者,用柔铁屈盘之,乃以生铁陷其间,封泥炼之。锻令相入,谓之团钢,亦谓之灌钢。”

    这三种工艺都不适合大规模工业化生产。

    房俊要炼的,是坩埚钢。

    自从春秋时明坩埚炼钢法以来,到汉朝最为兴盛,用它炼出的钢铁制成坚固的鱼鳞甲、锋利的环刀,才有了战无不胜的大汉军,才有了将匈奴从蒙古高原打到欧洲的辉煌胜利,才有了“犯汉者,虽远必诛”的赫赫声威!

    也许是五胡乱华的战争,也许是其它什么莫名其妙的原因,坩埚法在南北朝时期失传了,反而墙内开花墙外香,在印度得到展,阿三们用此法炼制的乌兹钢,制作的大马士革军刀锋利无比,曾经斩下无数十字军的头颅。

    当然也许是印度的铁矿石质量比较好的缘故……

    坩埚法在人类社会中使用了两千多年,直到十九世纪中后期才被新式平炉炼钢法逐渐取代,但二十世纪兴起的转炉、电炉又可以看作坩埚法的变种,坩埚法在两千年后焕了新生。

    高炉、水车、炒铁炉、水力锻锤……

    房俊瞅着这一切,一股豪情直冲心臆!

    若是实验成功,那么剽悍的大唐府兵将会装备上领先这个时代几百年的锋利武器,驰骋疆场、笑傲大漠,还有谁能挡得住汉家儿郎征服世界的脚步?!

    武媚娘一袭箭袖胡装,一头青丝用一方素白的丝带绾住,干净利落,尽显窈窕的身段。

    站在房俊身边,看着数十名工匠在房俊的指挥下建起这一座神奇的作坊,心里佩服得不行,更添几分爱慕!能力,才是一个男人的真正魅力!

    郎君这脑子真是不知怎么长的,为什么总是能想得出这么许多匪夷所思、却又神奇至极的东西?

    他总是笑嘻嘻看似对一切都漫不经心,但当他沉下心来,立即就会迸出无与伦比的潜力!仿佛这世间,就没有他干不成的事情……

    房俊指着忙碌的工匠、矗立的炼铁炉,豪气说道:“至今以后,那些肥皂、玻璃等物,皆成附庸之物,这里,才是我们房家最值钱的东西,是足以立足于大唐而百世不衰的根本!所以,”房俊转过头,笑眯眯的说道:“从现在开始,掌控这里的一切吧。不能给你正室的名分,那就用这座铁厂,向你证明,你在我心中的价值!”

    武媚娘仿佛觉得喉咙被一只手给紧紧的攥住了,心脏像是被狠狠的锤了一下,吃吃说道:“郎君是要……把这个铁厂交给奴家?”

    没有人比她更清楚,为了这个铁厂,房俊谋划了多久,有多么的重视!哪怕冒着被陛下降罪责罚的风险,也要在西征之前将这座铁厂建起来!

    与其说把这座铁厂交给她,不如说房俊把自己的根本都交到她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