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二百五十一章 钢铁(下)
    这是何等的信任?

    尤其是这个男尊女卑,女人等同于财产的时代,足以惊世骇俗!若说之前房俊将码头和各个工坊交给她,足以使她心里甜的如同吃了蜜一般,那么现在,武媚娘觉得自己这辈子算是交代在这个男人手里了。

    若非爱到极致,怎会予以如此信任?

    除了死心塌地的呆在房俊身边,武媚娘想不出任何办法,她现在也算是看明白了,这个看似粗鲁的男人,有着一种让女人心甘情愿沉沦其中的魅力。

    她是这样,在泾水之畔说出“你死了我也不嫁别人”的高阳公主亦如是……

    房俊却没有体会到身边女人的感慨,对他来说,最重要的东西交给自己的女人,有问题吗?

    他相信自己栓得住武媚娘,也相信武媚娘的能力,这就足够了……

    “二郎,一切准备妥当,可否点火炼铁?”

    王小二一脸黑灰,五旬年纪却腿脚如飞,跑到房俊跟武媚娘面前兴奋的问道。

    前几日对各个设备都曾试验过,没有一丝毛病,高炉炼了一炉铁,虽然质量不佳,但是炉体上下里外没有任何裂缝开纹之处,滑轮组、飞轮、水车的轴、滑车、活塞式风箱等等活动部件,全都运转良好,现在上足了油,运转起来没有一点阻塞,保证万无一失。

    今天,是第一次全流程试炼!

    房俊笑着对武媚娘点点头。

    武媚娘唯一错愕:“郎君是让奴家……”

    王小二脸色微微一变,但随即恢复如常,炼铁行业虽有女子不得开炉一说,但是对于管事的是男是女,却并无要求。况且这么娇滴滴一个大美人,谁舍得让她那双葱白似的小手去开滚烫的炼铁炉?

    而且武媚娘在农庄中的评价甚高,由于二郎不怎么管事儿,武媚娘这个实际上的当家人,早已通过圆熟的手腕和出色的调度能力,得到一致认可。

    王小二便含笑说道:“武娘子,下令吧!”

    武媚娘紧紧攒着粉拳,呼吸有些急促,瞅了房俊一眼,迎上他鼓励的眼神,一咬樱唇,娇喝一声:“点火!”

    所有工匠扯着脖子大声附和:“点火!”

    王小二拿起松脂火把,从底部出铁口扔进了高炉。

    出铁口的活门是用生铁做的,内侧敷了一层厚厚的耐火泥。等炉中阵阵青烟从口子里倒卷出来,王小二的一个徒弟趴在口外,眯着眼睛朝里面看了看,大声喊道:“师父,燃得旺咧!”

    说罢顺手关上了活门。

    王小二大手一挥:“鼓风!”

    另一个徒弟立即扳下机括,水车在水流冲击下缓缓转动起来,引流渠中的水冲击着挡水片,把由高处流下的动能传递给水车,再由偏心轮把水车的旋转运动变成风箱活塞的往复运动,伴随着一阵阵唧唧嘎嘎的木器转动,新鲜空气从风道吹进高炉中。

    起初水车转得慢,鼓风机的风压小,炉内供氧不足,从炉顶冒出浓浓的黑烟,随着水车越转越快,炉内氧气供应充分,冒出的烟就由黑转青,由青转白,颜色越来越淡,最后,一大股火焰从炉顶的出烟口蓬勃而出,直冲而上!

    除了木炭,炉内还装了些经过洗选和土窑煅烧的铁矿石,另有石灰石作为造渣剂,现在火势大了,可以继续加料。

    这可不是房俊的金手指,而是老铁匠们的经验,他们祖祖辈辈就是这么炼铁,只不过技术所限,炉温始终达不到融化铁水的高度而已……

    另有一人操作另一架水车,使得和水车联动的绞盘转动起来,通过一组滑轮,拖拽加料翻斗车的绳索慢慢收紧,翻斗车就沿着倾斜着的滑轨爬上高炉顶,底下的人一扯控制索,翻斗车上的挡板掀开,车内的矿石就倒进了高炉里。

    翻斗车又慢慢的退回来,工人们把木炭铲进去,它就又一次爬上炉顶……

    预热池里的煤炭早已点燃,进炉的空气经过预热,吹进炉中加剧了燃烧反应。

    木炭和铁矿石在炉体内翻滚燃烧,释放出的火焰烟尘冲出炉顶直扑天际,映得炉前的工匠一脸酡红!

    所有人都呆在炉旁,观看这从来没有见过的奇景,以前的炼铁炉只是呼呼的冒着黑烟,哪里有这般炽热的火焰?所有工匠都明白,如此炽热的炉温,那是前所未有过的,只怕真的能炼出一炉好铁!

    哪怕炉温再高,铁矿石融化也要一段时间,但所有人都不离开,就连房俊和武媚娘,都是在附近的工棚里吃得午饭。

    饭后,两人正喝着茶,武媚娘还不是紧张的向炼铁炉那边张望,便见到王小二连滚带爬的跑进来,孙子都能去放牛的一个老人,鼻涕眼泪糊了一脸,激动得带着哭腔:“二郎,神了!神了!快去看,已经烧成铁水了!”

    房俊尚未有动作,武媚娘已经忽然起身,惊喜叫道:“真的?!”

    王小二抹了一把脸,把头点得像是小鸡吃米:“千真万确!”

    武媚娘起身就走,刚迈出步子,想起房俊,一回头,便见到房俊揶揄的目光,呲着白牙的笑容……

    知道自己表现得太心急了,武媚娘俏脸一红,羞涩难当,期期艾艾的说道:“那个……郎君,一起去看看?”

    房俊哈哈大笑:“淡定!怎么,是不是自己的东西更加上心呢?”

    武媚娘羞道:“什么自己不自己的?你的还不就是我的?快走吧,人家急得不行了……”掐了房俊一把,推着他出门。

    王小二比她还急,买门槛的时候差点跌了一跤,房俊笑道:“老王啊,至于的吗?”

    至于的吗?

    绝对至于啊!

    以前王小二跟着他师父炼铁,那炼铁炉比二郎鼓捣的这个小得多,一次出的铁也少,可费的功夫、费的木炭却多几倍,没有一天一夜,休想将铁矿石融化,可即便是融化,大多时候也就是熔融状!

    现在呢,才半天时间,放以前铁矿石还没烧红呢,这里就炼成水了?!

    他还不知道,这里头最大的功臣,就是预热的空气!

    常温下摄氏二十来度的空气,吹进上千度的高炉内,无异于火上泼冰水,炉内木炭既要加热铁矿石,还要把空气烧热,这空气刚刚烧热了,又从炉顶跑了,风道吹进来新的冷空气……

    温度能升的上去那才怪了!

    空气预热就不一样,木炭正和铁矿石,这边好几百度的炽热空气还给他喂虎鞭、灌鳖汤,能不热火朝天么?

    从高炉侧面的观察口可以看到,铁水聚在炉底,呈现出迷人的橘红色。应该开炉出铁了!

    王小二的大徒弟穿上了好几层厚厚的葛麻衣服作防护,手持长柄铁钳,把高炉下部出铁口的活门捅开,橘红色的铁水欢快的奔腾流出……

    这些铁水混合着炉渣,铁重而渣轻,炉渣大都浮在面上,大块点的在沟槽上就被一块生铁做的挡板挡下来,工匠们拿着长铁棍子,把炉渣扒到一边。

    此时用于浇铸的沟槽大开,地上早就摆好了模子,除掉大块炉渣的铁水,从沟槽流进模中,铸成一个个生铁锭子。

    不一会儿,铸了两百个生铁锭子。

    王小二已经完全傻掉了,据说当时最大特长长孙家最大的那一座炼铁炉,一炉出铁上千斤,可这地下摆着的,就有将近一万多斤了!

    他猛掐了一下大腿,颤声道:“二郎,我没看错吧?一万斤生铁,天下最大的炉子,也得足足炼上十天半月呐,这才不到半天……”

    武媚娘只觉得自己的眼角不受控制的跳动,也不知道是被炽热的铁锭子烤的,还是心理头兴奋的……

    若是再有这么三五座高炉,岂不是把长孙家的铁厂都给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