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二百五十二章 精钢
    第二百五十二章 精钢

    生铁足够,炉里的铁水还有更大用处。

    工匠关上用于浇铸的沟槽,打开通向炒铁炉的沟槽,炒铁炉窝在地平线之下,铁水便自己流进已然烧了小半个时辰的炒铁炉。

    这种炒铁炉外观像个功夫茶的茶杯,但杯底和杯壁是中空的,铁水装在杯中,煤炭在杯子底部燃烧,火焰通过拱形茶杯璧,把热量反射到杯内对铁水加温,然后从烟囱里抽走。

    烟囱根部从炉子延伸出来的那一段,就埋在铁水流入的沟槽底下,起到预热铁水的作用。

    加热炉中铁水,对入炉沟槽上的铁水预热,为吹入底部燃烧室的空气加温,火焰一路发挥余热,将自己的能量最大化利用,最后才变成一缕烟气消散在空中……

    房俊看着这浓浓烟尘,心底打鼓,不知道会不会把长安变成世界上第一个雾都?

    燃料和铁水完全隔离,就可以使用煤炭了,直接挖出来就用,比需要在窑里烧制的木炭成本低多了,反正不和铁接触,硫、磷等有害物质不会掺进铁水里。

    煤炭可以炼焦,据房俊所知,焦炭炼铁那才是最正宗的方式,只不过眼下实在时间紧迫,也顾不得木炭的成本高昂。

    此时铁水经过加热,已经泛起星星点点的亮光——那是混在铁水中的细小炉渣……

    工匠开动了搅炼设备,炉顶的大圆盘慢慢旋转,带动熟铁棍子在铁水里转圈搅动,铁水翻滚,显然比人力的作用强上百倍。

    高炉炼出的生铁水一经搅动,碳和空气中的氧在高温下剧烈反应,产生二氧化碳,放出大量的热,铁水开了锅,气泡咕嘟咕嘟的冒,把炉渣推到炉边堆积起来。

    生铁熔点比纯铁低,当碳与氧气结合,生铁水中的碳含量逐渐降低,它的熔点就逐渐提高,于是炒铁炉中的铁水逐渐变得浓稠,由清汤到酱汁,由酱汁到果冻……

    最后聚成一个个外形很可爱的铁团儿,呈熔融状。

    停下搅拌,工匠们用长嘴钳子夹起一块铁团儿,放到锻锤下面敲打。

    丁丁当当一阵响,铁团中的碳元素以单质石墨的形式被挤了出来,和内部的细小渣滓、表面的氧化铁碎屑一起,因为高温而在空气中化作了点点火星。

    这个锻打没什么技术含量,只是为了除去杂质,工艺非常简单,就用钳子夹着在锻锤下随便敲打几下,熟铁在高温下很软,所以造型容易。

    挨过敲打的所谓“熟铁”,其实并不是现代教科书意义上的熟铁。国际冶金界没有生、熟铁这种说法,现代钢铁工业上,含碳量小于0.02的国内称熟铁,国外称纯铁,质地非常柔软;含碳量在0.02-2.11的叫做钢;含碳量在2.11以上的国内称作生铁,国外称铸铁。

    而在我国民间,以高炉直接从铁矿石炼出来的称作生铁,以经过炒铁炉或者炒钢炉炒炼的为“熟铁”。

    这种“熟铁”的碳含量,和炒炼时间成反比,炒得久,碳氧化得多,铁的碳含量越低,反之亦然,所以其碳含量能在0.01-1.5之间浮动,包含了现代意义上的“纯铁”和“钢”。

    所以古代炒铁等于炒钢。

    只不过工艺很难把握,炒出的成品以铁和中低碳钢为主,狗屎运能得到一两块高碳钢——那概率和彩票中奖没差多少……

    钢铁产品中,碳含量越低越柔软,越高则越脆、硬。

    中低碳钢柔软,用来制作刀剑则不锋利,古人也把它视作“熟铁”,只能制作农具等普通铁器。只有高碳钢的韧性、硬度、强度符合制作武器的需求,那才是“钢”……

    碳含量的高低决定了钢铁的软硬,于是通过被锻锤敲打时的表现,有经验的铁匠能够分辨哪块是软铁,只能打制锄头,哪块能好钢,可以锻造锋锐无比的宝刀宝剑。

    至此,房俊的历史任务全部完成,可以安心谢幕了……

    能不能出来好钢,他也不知道,他的知识水平只能让他懂得原理,却从无实际操作的经验,这一方面,他甚至比不上这些打了一辈子铁的唐朝工匠。

    “师傅师傅!您快来看,我打的这块可能是钢!”

    一个小徒弟在那边哇哇大叫,把闲着的人全都吸引过去。

    王小二亲自过去,长嘴钳子夹起那块铁,放在锻锤下当当当敲了几下,沉声说道:“还差得远咧,打一把菜刀还成,做锛子凿子也勉强,宝刀宝剑不成!”

    “哦!”

    小徒弟略带失望,闷闷的应了一声。

    王小二见状,伸出巴掌狠狠的在徒弟后脑勺拍了一记,骂道:“瓷怂货!怎地如此不知足?你师傅我打了一辈子铁,见过几块钢?便是你手里这块,已是不可多得的好东西!”

    旁边的学徒一阵窃笑,那小徒弟苦着脸捂着后脑勺,讷讷不敢言。

    这是,王小二的大徒弟闷声闷气的喊道:“师傅,您来看看这块!”

    他钳着一块熟铁,在锻锤下繁复敲打,随着锻锤的每一次敲击,火花四溅,却留不下任何痕迹,这块铁又韧又硬,很显然是一块上等的好钢!

    “额……额滴天!”

    王小二眼睛都红了,浑身激动的打摆子,说话的声音都在发颤:“二郎,您简直神了……不是,是祖师爷爷下凡!老朽打了一辈子铁,却从未见过第一炉炒铁就炒出精钢,不可思议啊!”

    对于这个问题,房俊倒是不以为然,撇撇嘴说道:“不过是概率罢了,你以前一炉铁多少,现在这一炉铁是多少?这么多熟铁,工匠们从炒铁炉中夹出来的时间先后不一,这含碳量就有多有少,总应该有那么一两块好钢,这个不值当太高兴!你要注意的是,出好钢的这一块铁,是在什么位置、什么时间出炉的,把这个撞大运的概率,变成一种可以掌控的技术!那以后,想要多少钢,就有多少钢!”

    王小二呆了半晌,猛然醒悟,“嗷”的一嗓子叫出来,兴奋得眼睛都红了!

    以前炒铁先将生铁捶成碎片,和木炭一起放入比这个小得多的炼铁炉里,风箱从炉子顶上鼓风。

    烧得久了,生铁融化,再拿棍子搅拌,直到铁凝聚成团,最后取出锻打挤渣。

    这样一次不过炒几十百多斤铁,而二郎的这个炒铁炉,直接用高炉炼出的铁水,一次炒铁上万斤,相当于以前炒百多炉的铁,出一两块精钢,本就不值得惊讶。

    再加上摸索经验精准控制……额滴天!

    那不是要多少钢就有多少钢?

    “谁会写字?赶紧给老子记下来……”

    王小二怒目圆睁,吓得旁边的小徒弟抖抖擞擞的举手:“那个……师傅,俺在学堂跟先生学过写字,但是会的不多……”

    王小二一巴掌就拍过去:“小犊子,不会写的就画圈圈……”

    看得武媚娘抿着嘴笑。

    房俊看了一眼四周的工匠,褪去笑容,正色说道:“此法乃是我房家的根基,是要一代一代传下去的,而你们,也将世世代代作为房家的工匠,凭着这门手艺,就将接受世人的推崇尊敬,所以,此法必须严守秘密,若是有人泄露出去,别怪某不讲情面!”

    众人齐齐变色。

    都不是傻子,这等可精确掌握精钢炼制的手艺,必将让那些铁厂红了眼,威逼利诱一定数不胜数。

    且不提大家对房家忠心耿耿,对房俊惊为天人,便是被别家铁厂挖角过去,房俊能放过他?依着房俊的性子,你就是躲到耗子洞里,他也得给你拽出来,拧掉脑袋!

    王小二赶紧表态:“吾等匠人,既是房家的家仆,便断无可能投奔别处。况且此法虽然不难,但重要环节都是老朽的徒弟在操作,即便是他们,也只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万万不会将此法泄露,二郎但请放心!若是有的一点差池,老朽就带着八个徒弟,把各家几十条人命,一齐赔给二郎!”

    房俊默然不语,瞅了武媚娘一眼。

    武媚娘会意,浅笑道:“王师傅何必如此?郎君不过是叮嘱一句,小心驶得万年船吗。但是自今以后,你等出入庄园,必须事先报备,且必须三人以上同行,相互监督方可。希望王师傅能理解。”

    王小二释然道:“武娘子放心,老朽理会得,应该的,应该的,谁要是敢不听,不用您动手,老朽亲自打折他们的腿!”这等秘密之事,必然要严加防范,房家如此做,已是宅心仁厚。若是换成别家,说不得跟你签下生死契约,一辈子都别想踏出铁厂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