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二百五十四章 军器监
    为了铁厂一事,房俊“销假”的日期一拖再拖,直到被老爹房玄龄叫去训斥一顿之后,终于再拖不下去了。

    一想到身兼两职,房俊就烦的不行。

    就让我老老实实的呆在水部司,给大唐搞出来几条超时代的新式帆船,岂不更好?但是去军器监是老爹提议,李二陛下钦点,而且也是为了他捞一些军功,这是好事,实在是拒绝不得。

    也没胆子拒绝……

    万一惹得老爹和李二陛下齐齐发怒,自己还不得像乒乓球似的,被两人来一个混合双打,一顿神拍?

    好在工部和军器监都在延喜门内,只隔着一条街,出了门转个弯就到。

    相比于工部衙门的外表低调、内里奢华,军器监衙门则是外表低调、内里更低调……

    看着一间间油漆剥落、青砖古旧的值房、仓库,房俊极度无语,这已经不是低不低调的问题了,富裕一点的乡下学塾都比这里亮堂一些吧?

    这军器监好歹那也是五监之一,国家直属正部级单位,何以如此寒酸?

    门子将房俊引到监正的值房,弯腰退去。

    房俊敲了敲门,听到里边传出一声咳嗽,不由得撇撇嘴,一个军器监监正而已,摆这么大的谱干啥?

    一推门,那估计不知是前隋亦或是南北朝遗留下来的古旧门轴,发出“吱呀”一声让人牙根发酸的声响,房俊眼角一跳。

    再是装清廉,也有点过分了吧?

    不由想起那句话:世间清廉者,非大贤大德,便是大奸大恶……

    不过,若是大奸大恶,也没理由守在军器监吧?像是军器监这种专业性很强的衙门,官员与别的部门之间交流是很少的,更像是一个獨立的小天地,自成一系。

    推开这扇老掉牙的房门,房俊抬步入内。

    因此时正值卯时三刻,艳阳已高高升起,陡然由阳光普照的外边进入房间里,眼睛一时无法适应昏暗的光线,居然有点“睁眼瞎”的窘迫……

    娘咧!

    你是把窗户全都用牛皮纸糊上了么?

    这屋子里实在是光线太暗了!

    突然由光明坠入黑暗,房俊猛劲儿眨着眼睛,也无法看清房间里的情形,施礼都不知道冲哪个方向……

    耳边想起一个声音:“呵呵,你便是房相的二公子,陛下钦点的新任军器监少监,房俊房遗爱?”

    这嗓音温润平和,听上去年纪似乎也不太大,语气带着些亲切。

    但是房俊很不爽。

    老子看不见你的脸啊……

    只得冲着隐隐糊糊一个坐在胡凳上的人影拱拱手:“正是,属下见过长官……”

    那人呵呵一笑,起身朝房俊走过来,说道:“不必多礼,当年老夫也曾在房相手下做事,说起来,也是一家人了。”

    这人走到房俊面前,亲切的执起房俊的手,房俊这才看清此人的相貌。

    脸颊清癯,高鼻深目,颌下三缕长髯,文质彬彬眉清目秀,居然是一个气质长相都极为不俗的中年帅大叔。只是一身官袍虽然平整洁净,但或许是浆洗的次数过多,绯色的袍子隐隐有些发白。

    房俊心底一叹,果然有什么样的长官,就有什么样的衙门……

    以他两世经验来看,似此等一脸正气、两袖清风之人,最是性格苛刻、秉性执拗,等闲不会和光同尘,倔强的坚持着自己的信念,从不妥协!

    这等人,最是难以沟通,很难打交道。

    房俊长楫一礼,语气恭敬道:“时常听家父言及温叔叔,教诲晚辈多学习温叔叔持身以正、两袖清风的高尚品德,晚辈早已心向往之。以后再温叔叔麾下做事,若有不当之处,还请温叔叔不吝赐教。”

    这位军器监的监正,姓温名书桐,山东青州人士,与房玄龄算是半个老乡,以往尚在秦王府的时候,在房玄龄手底下做过事,很得房玄龄器重。

    他左一个温叔叔,右一个温叔叔,先把关系坐实。然后说咱犯错误的时候您要“不吝赐教”,而不是“但请责罚”,实是用心良苦。

    都叫您叔叔了,您也不好太过苛刻吧?

    温书桐哈哈大笑道:“素闻房二郎性情耿直,可这一见面,就拿话把某给堵住了,以后某若是要责罚与你,都有些不好意思!滑头,相当的滑头!呵呵……”

    房俊礼貌的笑道:“说实话,进了这军器监,晚辈实在是心里惴惴不安,这刀枪剑戟的,您要是让我耍耍,不是吹大气,整个长安城,还真就不服谁!可您要是让我监造,那可就墙上挂帘子——没门儿了!晚辈脑子笨,您让我学也学不会,所以就只好耍个赖,求您高抬贵手了……”

    温书桐越发笑得开心了,同时心底赞叹,瞧瞧这话说的,多漂亮!

    这是耍赖求饶么?

    这是在告诉他温书桐,咱来军器监,那就是走走过场,等到西征结束,军功到手,自然便会离开!军器监这一亩三分地儿是您的,没人跟你抢,所以您睁一眼闭一眼,就别管我了……

    这么点年纪,套话说得一溜一溜的,房玄龄教的好儿子啊!

    便拉着房俊的手,走到书案边坐下,笑容不减的说道:“这可不行,陛下钦点你来这军器监,若是整日里无所事事,必然恼怒,贤侄可不能让咱给你背这个黑锅!这样,军器监下辖甲弩二坊,你随便选一个前去监管,坊中都是世代工匠,手艺人品皆毋须怀疑,也可学点门道,你看如何?”

    虽然对于房俊这样的“空降部队”很恶心,恨不得将其锁在角落里,可要是房俊的真的什么事儿也不干,那也不成。

    陛下和房相会认为这是房俊自己的主意吗?肯定不会!一准儿以为是他温书桐给房俊穿小鞋,排挤他……

    甲坊署、弩坊署都是温书桐的嫡系,从坊令到监作都是他的人,所以将房俊打发去这两个地方,并提点他:你就去这儿呆着吧,什么也不用做,就算想做,你也做不了……

    房俊微微眯眼,心里有些不爽。

    咱都说得这么明白,不会跟你争权夺利,何以仍旧这般提防?

    难不成,这军器监还真就是你温书桐的一言堂?

    便笑而不语,目光从温书桐脸上移开,打量着值房内的陈设。

    温书桐笑容就有些僵……

    随即醒悟,可能视自己的排斥表现得太过,让这位二世祖心里生了抵触之心。

    似房俊这般的纨绔公子,性格极是好胜。

    我不想要的,你给我,我也不要;可你若是不给我,明明我不想要,却非得要……

    温书桐有些头疼了,想了想,试探着问道:“二郎可有何想法?若是有,只管说出来,某并无不可。”

    这算是低了头,承认自己刚刚的处置有些不当。

    房俊也不为己甚,顺水推舟道:“晚辈心里还真有些想法,尚需温叔叔支持。”

    温书桐道:“但讲无妨。”

    “晚辈新近得了一些想法,想要试制一样新式武器,不知温叔叔是否能在城外的军器监作坊里,给晚辈划一块地,拨几个人?”

    新式……武器?

    温书桐差点拍案叫绝!能在长安城创出名号的纨绔,果然不一般,这脑子果然够用!

    军器监每年都会对旧式的武器进行一些改良,甚至是凭空试制一些从未有过的新式武器,这是为了保证大唐军队的武器能够与时俱进,时刻对其他国家保持优势,而进行的必要改进。

    但既然是“试制”,那就得允许失败,这一点确定无疑。

    这房俊便是打着“试制”的名号偷懒,到时候陛下也好房相也罢,若是问起,便随便弄一个稀奇古怪的玩意儿交差:咱“试制”一种新式武器,但是没成……

    谁能说他其实啥都没干?

    完全没毛病!

    温书桐捋了捋颌下胡须,当即点头:“完全可以!具体说说,划多大一块地,拨多少人,要什么工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