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二百五十六章 我爹是XX
    “噗呲”

    房俊看着胡须皆白的郑坤常耍无赖,顿时笑喷了。

    的确如同郑坤常刚刚说的那样,一个人在一个衙门里头混的年头儿多了,徒子徒孙一大群,哪怕再平庸,明里暗里也都有人支应着,地位一点一点的就熬上来了。

    何况这郑坤常那也是快要成精的人物,若非几次三番被人连累,蹉跎了岁月,使得官职停滞不前,怎么的也得是个员外郎,便是唐俭那样的官位资历,没事儿的时候也拽着郑坤常喝喝茶聊聊天。

    “哎呦,郑爷爷,这是谁把这位爷爷您给惹毛了?您跟我说,我敲断他的腿,给您出气!”房俊笑呵呵的走过去,开了句玩笑。

    郑坤常气呼呼的站在值房门口,听到有人说话,循声望来,见到是房俊,顿时一喜,待到听了房俊的话,两条雪白的眉毛都扬起来,大声问道:“当真?”

    “呃……”

    我当真你个脑袋!

    房俊差点没噎死,咱只是跟你开个玩笑,玩笑啊懂不懂?

    一点没有幽默感……

    房俊尴尬的笑笑,想给这位老爷子解释一下,咱只是随便说说,便惊到郑坤常身后的门里走出一人,吆五喝六的嚷嚷道:“特么谁要敲断老子的腿?是哪个兔崽子?”

    这人三旬左右年纪,五短身材,手粗腿粗,一张紫红脸膛上虬髯如戟,双目似铜铃,整个人肌肉扎实,呈倒三角形状,肩膀宽厚,隆起的肌肉显得脖子都没了……

    房俊沉下脸,盯着他问道:“兔崽子说谁呢?”

    那人不识得房俊,见是个黑脸少年,鼻孔朝天,傲然说道:“刚刚是你要敲断老子的腿?”

    房俊微微一笑:“没错,本官问你,兔崽子说谁呢?”

    那人狠狠盯着房俊,脸上显出一丝狞笑:“那兔崽子就是说你……”

    “噗呲”

    工部衙门里一阵奇怪的喷气声,无论近处围观的还是趴窗瞧热闹的,明知道不应该笑,可还是忍不住。

    这人也太傻了……

    那人先是被大家笑得莫名其妙,但总算有点脑子,稍微一思索,便明白自己中了这黑脸小子的语言陷阱,顿时气得哇哇大叫:“尔是何人,胆敢戏耍于我?”

    还不算笨到家,知道先了解一下房俊的底细,看看自己是不是惹得起……

    房俊哂笑道:“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本官乃是房俊,现任工部侍郎。”

    想了想,这货又很恶趣味的加了一句:“我爹是房玄龄……”

    真特么爽啊!

    以前上网的时候,总是觉得某某某牛皮哄哄的说“我爸是xx”的时候很傻很挫很幼稚,可是现在他亲身体会一下,却现居然很顺嘴,心情更是爽得飞起……

    我爸是xx,我骄傲!

    那人先是愣了一下,接着目光阴翳起来,丑脸上那一抹狞笑愈清晰,盯着房俊,沉声道:“很好,不愧是长安城有数的纨绔,有胆色!老子尸山血海爬过来,还真就没见过几个如你这般嚣张的纨绔,今日倒要讨教一番!”

    说着一抱拳:“在下张慎防,素闻房二郎神力无敌、拳棒娴熟,今日请赐教!”

    脚下不丁不八,后背微弓,整个人犹如一头择人而噬的猛虎,死死盯着房俊!

    房俊却不以为意,哑然失笑,回头看了看尚书值房那扇半开的窗户,冲这个张慎防笑道:“你是郧国公的义子吧?听闻郧国公有五百义子,也不知道他要干什么……不过,你是不是认为摆出一副江湖人士相互抬脚的架势,然后废了我的胳膊腿儿什么的,就没人找得出你的毛病?”

    张慎防被说中心事,气势微微一滞,冷然道:“多说无益,莫非房二郎怕了在下?那也行,只需得从某这胯下钻过去!”

    房俊笑着摇摇头,这人脑子的确不灵光……

    老子傻了才会跟你用这种江湖手法讨教!只看这一身沉稳的杀气,便知是军中不可多得的悍将,军人跑来工部衙门,除了受那张亮的指使,前来打我的脸之外,你还能干嘛?

    房俊抖了抖身上的官袍,正色道:“本官且问你,此处乃是工部衙门,你身处何职,前来我工部何事,为何在工部大声喧哗?”

    那张慎防有些愣,我这边姿势都摆好了,你居然跟我谈什么工部不工部?

    偷偷瞄了国公爷那间屋子一眼,没得到什么指示,张慎微一咬牙,梗着脖子说道:“别说那些没用的,某只问你,敢不敢和某比划比划?”

    房俊笑得愈开心,不理他的话,继续说道:“身份不明,无故扰乱六部衙门,导致公务无法进行,这可是大罪,轻则配岭南,重则锒铛入狱,你可想好了?”

    “这个……”

    张慎防有些傻眼,真的假的?

    岭南那地方,可不是个好去处,至于锒铛入狱……不晓得自家国公爷保不保得住自己呢?

    想着,他又往那间值房看去……

    当了一辈子兵,只消得听命令,一声令下,刀山火海眉头不皱一下,但是很少有自己思考的时候,所以这时候被房俊忽悠得有点懵,就想着还是得将军拿主意……

    房俊有些好笑,心想那窗户后边的张亮,此时怕不得气歪了鼻子?派这么一个夯货来挑衅自己。

    果不其然,只见尚书值房的窗户这是打开,露出一张瘦削的刀条脸,先是冷冷注视了房俊一会儿,才开口说道:“此乃工部值房,慎防不可胡闹,还不赶紧退下?”

    张慎防得令,松了口气,收了姿势。

    房俊微微一笑,也不说话,径自从他身边走进水部司的值房。

    但就在两人错身之际,房俊突然出手,右手化掌,一记手刀狠狠的砍在张慎防脖颈的动脉上。

    张慎防早已放下防备,正要回去张亮那边回报,突然耳边风声作响,多年战阵经验让他本能的矮身低头。

    房俊这一记势在必得的手刀居然被他躲过……

    不过虽然躲过了脖颈,却狠狠的击打在张慎防的太阳穴上!

    轰!

    张慎防直觉脑袋像是被铁锤狠狠敲击一般,脑子里轰然作响,眼前金星乱跳,短暂的眩晕片刻。

    房俊岂会错过这样的机会?

    一击得手,猱身而上,右手叼住张慎防的手腕,左手猛地一切,张慎防上臂骨头顿时折断。张慎防疼剧痛不已,惨呼尚未出,已被房俊一脚踹在膝盖处。

    “咔擦”一声脆响,张慎防的一条腿呈现一个诡异的反关节,以这个年头的医疗水平,算是彻底废了。

    紧接着,房俊一个过肩摔,将张慎防矮壮的身躯狠狠摔在值房的墙壁上。

    轰然作响!

    烂泥一样瘫倒在地的张慎防,这才出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叫,像是虾米一样佝偻起来……

    这一切都在电光石火之间,工部一众官员只是觉得眼前一花,那个每日跟随郧国公张亮前来上任,整日里耀武扬威的张慎防,便手断脚断,被房俊狠狠的撂翻在地!

    众人齐齐到此一口凉气,这房二的战斗力,居然强悍若斯?

    紧接着,大伙的目光齐刷刷看向尚书值房。

    这可是您的狗啊,现在被打的这么惨,您这面子咋办捏?

    张亮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他一直站在这里,亲眼目睹了房俊的整个偷袭过程,气得差点把牙都咬碎了!

    房二,好胆!剁了亲某儿子的手,现在又废了某义子的手脚,这是要与某不死不休么?

    当即大喝道:“房俊,怎可出手伤人,你要作死么?”

    房俊理都不理他,冲着门房的几个门子喊道:“此人擅闯工部衙门,扰乱日常工作,导致公务无法进行,对目前极为重要的抗旱赈灾工作影响甚大,且一身痞气,要与朝廷官员斗殴,某怀疑他是某处的土匪响马,将其押解往長安縣衙,亦或是金吾卫,查清其真实身份!”

    值房里的张亮闻言,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

    查清真实身份?

    特么你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