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二百六十五章 夜袭
    人一生中唯一有十足把握的一件事,就是人必有一死。

    除此之外,哪里还有什么“十足把握”这么可笑的事情?一件事情有过七成的成功率,就值得去做了,若真的哪一天你觉得有了十足的把握,反而要当心,那说明这必然是对手给你的错觉,危险已经很近了,对手一定会在你猜不到的地方给予你致命一击。

    房俊明白这个道理,所以他觉得自己的计划可以将张亮坑进去,便立马开始实施,而不是去等什么所谓的机会。

    终南山兵营之中,有一种山雨欲来前的压抑。

    所有人都知道即将有一场大变故,却很少有人知道那到底是什么,将会对自己的人生带来什么样的转变。

    卫兵们白天将觉睡得足足的,把所有的精力都留在夜里,眼睛像猫头鹰似的盯着兵营附近的一草一木,哪怕一只山兔子在草丛里溜过,都会被这帮严阵以待的卫兵揪出来,开膛破肚,等着午间的时候加餐……

    对于这些卫兵,房俊很满意。不出意外的话,这些人将会在西征开始之后,成为他的亲兵家将,像是他这种爵位的贵族,朝廷允许他们有自己的私人部曲,按照勋位等级的不同,人数不等。但这只是朝廷的规定,实则没人把它当回事儿,部曲家将的数量往往大大过规定的数字。

    比如张亮,他的所谓“五百假子”全是他的部曲家将,若是按照制度规定,三分之一的人数都不到。

    李二陛下也懒得管,一百人和三五百人能有什么区别?

    只要不是太过分,随着你们折腾,反正你们既不敢造反,又不用朝廷花钱……

    这些卫兵除了家生子,就是灾民中的青壮,全家老小都在房俊的庇护之下,以这个年代重视家庭宗族的社会风俗来说,忠心绝对毋须怀疑。

    唯一可虑的,就是这些人的战斗力,这可都是没上过战场的菜鸟,别看现在一个个耀武扬威精神饱满,会不会等到上了战场见了血,一个两个的吓得尿了裤子一哄而散,这个谁都说不准……

    看来得好生操练一番才行,不过自己没参过军,可不懂什么带兵的道理,难道抄袭一部后世的步兵操典?

    算了,不去想那个,先把眼前的事情办好再说,实在不行就把火枪弄出来,装备全球第一支火器部队,不是照样天下无敌?

    眼前的大事有两件,一是张亮的威胁,另一个则是数学的编撰。

    现在满长安城的学子大儒都知道,新近的“才高七斗”的房二郎正在终南山钻研算学,九章算术周髀算经什么的孤本秘本满天地下的搜刮,但凡有人献上这类算学的书籍,必是重金购买。

    房俊要的就是这个效果,以此掩饰自己的“妖孽才华”……

    阿拉伯数字被李淳风学了去,却没有如同房俊想象的那边很快传播开来,看来即便是李淳风这样的人杰,以避免不了这个自古以来文人世代相传的臭毛病……敝帚自珍!

    就怕教会徒弟饿死师傅,学了点本事就藏着掖着,生怕别人学了去,反过来越自己。偶尔有那么一半个不世出的天才,钻研出一点了不得的成就,一脉单传的传着传着,就断了传承,好好的学问便湮灭在世间。

    到了最后,泱泱华夏五千年传承,却败在一群当初茹毛饮血的野人的坚船利炮之下,煌煌神州四野号哭、山河破碎,等到蓦然惊醒,才现即便付出一代又一代的努力,还是被人家死死的抛在身后……

    这是何等的悲哀?

    房俊不打算让这种情况继续下去,从他开始,要将自己的学问知识,传遍整个天下,自己的亲朋故旧也好,冤家对头也罢,只要你肯学,只要你学完了能将它传播下去,我就教!

    知识不是某一个天才的灵光一闪,需要的是千百年的时光、千百人的累积,一代一代的去传承、去探索、去总结、去现,才能在前人的基础上更上层楼,才能让自然科学在神州大地上生根芽、传承无限……

    知识是这世间最宝贵的财富,也是最强大的武器,只要能够将它散播开去,让任何一个人都有机会去学习,凭借中华民族的辛勤和智慧,便一定能开花结果,至始至终都站在世界最强民族的巅峰!

    油灯很亮,烟尘很小,房家工坊的品质相当值得信懒。

    但长时间的用眼过度,房俊还是觉得眼睛一阵阵酸涩,放下笔,再这么下去要近视了。可还是有一种心满意足的成就感,看了看自己凭借记忆中小学课本编写的数学第一卷,很满意,闭上眼睛揉了揉,做了一套忘了一半的眼保健操……

    清亮的夜风从窗缝见吹进来,将挡住光线的窗帘吹得轻轻拂动,蜡烛的火苗随风摇曳。

    房门轻轻被推开,王宝柱紧张的脸探了进来:“家主,来了!”

    房俊霍然起身,抄起放在书案上的横刀,吹熄了蜡烛,打开房门大步走了出去。

    今晚天有些阴,风也不小,月黑风高杀人夜!

    看来张亮选择了一个很好的时机,这样的天色的确能很好的隐藏大股人马的行踪,深谙兵法的宗旨。

    只是不知道,谁是杀人者,而谁又被杀?

    “将所有人都撤回来,避免不必要的伤亡。”

    “诺!”

    王宝柱矮着身子,灵巧得像是一只狸猫般窜了出去,不久之后,响起一声逼真的猫头鹰啼叫。

    坚守在暗哨的卫兵听到撤退的暗号,狠狠的吐了口唾沫,有些不甘心的悄悄撤回去,若是留在此处,他们有把握第一时间就给于敌人重重一击!

    他们虽不是正规的军队,但是家主时刻灌输着“军令如山”的信念,不敢不从!

    所有卫兵都汇聚到房俊身边,便是那些老工匠们亦不例外。

    “少监大人,怎么回事?”赵根旺语音有些颤抖,从卫兵们以及房俊脸上的严肃,隐隐的看出不好的端倪。

    “无妨,有些人想要某的命而已,诸位不必担心,一切皆有准备!”

    房俊的镇定无疑是最好的药剂,众人忐忑的心境渐渐平复,都盯着兵营后方那一片黑漆漆的山林。

    倏地,一片夜宿的鸟雀冲天飞起,扑棱棱拍打着翅膀,在宁静的暗夜里分外清晰。

    “来了!”卫鹰悄悄咽了口吐沫,握紧了手里的横刀,心情居然有些隐隐的兴奋……

    房俊无语的看着这小子,这是个天生的战士,或许只有鲜血横飞生死存亡的沙场,才是最适合他的所在。

    一大群黑衣人猿猴一般自树林的边缘显身,狼群一般向着兵营这边杀来。

    毫无遮掩、毫无迂回,就这么直线的冲过来,在距离兵营二十丈的地方,齐齐拔出横刀,出嗷嗷的嚎叫,整齐的脚步震撼着大地,这冲锋的一刻犹如千军万马扑面而至,气势霸烈,杀气腾腾!

    一个叫做张二牛的老工匠悍然色变道:“是军队!”老人家当年就是军人,曾随着隋炀帝杨广征过高句丽,百死一生,才留下了一条命,对于这种只有军队冲锋才会产生的骇人气势,再是熟悉不过!

    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

    只当是一群盗匪贼寇,谁想到竟是训练有素的军队?!

    大唐府兵的强悍,不仅外族蛮夷闻之丧胆,便是自家的子民,也谈之色变,那种无敌的印象,早已深入心中!

    “怕什么?”

    房俊低喝一声,沉重的语调将敌人冲锋的脚步带来的压迫感稍稍驱散:“某堂堂侯爵,朝廷命官,帝王之婿,尚且站着这里,尔等有何可怕?军队又怎样,有某房俊在,定叫他们来的去不得!”

    稳定住军心,房俊对卫鹰喝道:“东西都拿来!”

    “诺!”

    卫鹰带着几个卫兵,将库房里的几个木头箱子搬出来,掀开盖子,露出里边一个个黑黝黝的铁疙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