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二百六十八章 药方?
    袁横自怀中掏出一个锦盒,恭恭敬敬的双手奉给张亮,说道:“义父,此乃那房俊面对生死存亡之时亦无比看重的东西,孩子拼了命的杀进去,将此物夺来,想来必是一件价值连城的宝贝!”

    “此是何物?”张亮奇怪的接过锦盒,上看下看,不过他这人天性谨慎,没敢贸然打开,怕一打开盒子就从里边飞出一支毒箭……

    袁横一窘:“孩儿倒是打开看了,不过义父您知道,孩儿不识字……”

    听闻袁横打开过,张亮放心了。

    这是一个精美的楠木锦盒,木质纹理直而结构细密,有淡淡的香气,微微侧过用烛光一照,金光闪闪,有金丝浮现,是上等的金丝楠。此木多生长于蜀中山谷河道之中,虽然木质奇佳,但运输太过困难,因此世间少见,贵比黄金。

    这样的一个盒子,所装之物必然重要至极。

    张亮摁下一个机括,盒盖自己弹起,里边铺着红色的绸缎,一张摺叠得板板整整的宣纸放在上面,只不过那宣纸上有一个乌黑的手印,想来便是袁横所留。

    张亮将其展开,细细一看,脸上浮起古怪神色。

    “人参二钱,白术二钱,土炒云苓三钱,熟地四钱,归身二钱酒洗,黄芪三钱,香附米二钱制醋,柴胡八分,怀山药二钱炒,真阿胶二钱蛤粉炒,延胡索钱半酒炒炙,甘草八分……这特么是一个药方?”

    张亮有些懵,房俊将一份药方装在这个盒子里,难不成是上面神丹妙药?

    “药方?”

    袁横也有些懵逼,挠了挠头,想不明白。

    张亮将这份药方放回盒子里丢在一边,等有闲暇的时候找一个郎中问问便是,现在头痛的是如何跟李二陛下和房玄龄解释。

    若是能够一举将房俊控制,自然会仔细清理不留下任何证据,但现在那么多军士留下,即便是死了也必然查得出来历,他想抵赖也不行,这与他的初衷严重不符,使得他陷入完全的被动。

    你去找房俊的麻烦,李二陛下可以不理,毕竟这算是私人恩怨,皇帝再怎么偏向房俊,也不会公开站在房俊一边指责自己这个开国功臣,何况此事确乃房俊不对在先。

    但是擅自调动军队夜袭军器监的工坊……

    若是换了一位暴虐的帝王,分分钟砍了他张亮的脑袋!

    你要造反啊?

    虽然李二陛下很有可能不会看他脑袋,这也是张亮敢于如此嚣张行事的底气,但是一顿眼里的申饬是免不掉的。

    “无能之辈!这么多人怎会不得手?”张亮简直无法理解。

    袁横跪在地上,绘声绘色的将房俊扔出土雷一事详尽的道出。

    他并没有夸大,不是他不想,而是在他眼里,那东西已经是天底下最最不可思议的级武器,他贫乏的语言已经不能再去夸大哪怕一分一毫了……

    可张亮不这么想。

    火光冲天?

    声震四野?

    还天崩地裂?

    我去你的娘!你咋不说是雷公降世、电母下凡,专门跟你作对呢?

    张亮一百个不信,将袁横狠狠踹了几脚,赶将出去,自己则愁眉苦脸的坐着,这帮无能的玩意,可算是将自己害惨了!

    张亮后悔的要死,早知如此,还不如自己亲自出马呢……

    子时已过,神龙殿依旧灯火通明。

    李二陛下愁眉不展的坐在书案之前,翻阅着手边的奏折,心里憋着一股火气,愈烧愈烈,毫无睡意。

    自开春以来,滴雨未降,整个关中都被这场罕见的旱灾笼罩,田地里的禾苗干涸而死,河道水位下降,无数百姓在天威面前凄惶无助、默默垂泪!

    一年之计在于春,春耕之时久久不雨,便代表了这一年的收成算是完全绝收了。虽然房俊带领着工部水部司一边晓谕各县下水车图纸,一边在关中各处指点、领导各地赶制水车,但毕竟是杯水车薪,居于喝道附近的天地尚可得到灌溉,可是那些远离河道、甚至垦于山地之中的耕地,完全没有一点办法。

    民以食为天,没有粮食,便意味着要有百姓饿死。

    没有粮食,天下便不稳固,一旦被别有用心者煽动、利用,一场场民变几乎立刻就会生。

    向自己的子民举起屠刀吗?

    李二陛下再是铁血,再是无情,也做不到这一点。

    百姓是他的根基,是浩荡的河水,他只是一艘浮在水面的船而已,没有百姓,他去给谁当皇帝?

    一旦民变生,史书上对他的评价,将会低到一个什么程度,完全可以想象。

    这是李二陛下最最在乎的事情!

    哪怕让朕去死,也不愿留下一个千古骂名!

    可就是这么一个全部官员都应该同心戮力,帮助百姓度过难关、稳定朝局的时候,偏偏还有那些死不悔改的混账趁势而出,煽风点火,唯恐天下不乱!

    什么兵者社稷之危,劳师远征实是灭国之道;什么帝王无德,上天必将警示;什么得位不正,必遭天谴……

    好吧,你们背后嘀咕几句,朕大度,不和你们计较。

    可是居然敢让朕下诏罪己?!

    简直个个该死!

    李二陛下看着这些奏折,怒火中烧,恨不得现在就颁下旨意,将这些国家的蠹虫全部斩杀干净!

    杜家、韦家、薛家……还有崔家,山东清河也大旱了么?居然也跟着凑热闹!

    朕就不该在编撰氏族志的时候,将这些家族列为三等,而是彻底将其排除在世家之外!

    李二陛下明白,这是在报复,报复他在氏族志中将这些门阀世家的等级都给降了不止一级,这对于他们视若性命的名声产生了不可估量的影响。

    同时,他们也是借着这次旱灾,想他展示肌肉。

    皇帝又如何?

    也就是在编撰氏族志的时候动动手脚,玩玩阴招,明面上,你敢把我们怎么样?

    李二陛下真的不敢怎么样!

    帝王一怒,血流漂杵,伏尸百万?

    纯粹扯淡!

    关中世家、五姓七宗、江南豪族,这些天底下最顶尖的门阀,相互之间联姻不断、利益纠缠,同气连枝,一旦这些家伙达成某个共识,立马就会烽烟四起,天下大乱!

    李二陛下自认自己天下无敌的军队能在最短的时间内扫平叛乱,可是那又如何?

    到时候山河破碎,百业凋敝,焦土一片,生灵涂炭!

    贞观起始直到现在,这么多年的努力,就将全部毁于一旦。即便再次平定天下,李唐皇族统治这个帝国的根基,亦将千疮百孔、摇摇欲坠!

    这是李二陛下绝对不允许生的情况!

    而那些世家门阀,亦正是看准了这一点,才敢肆无忌惮的对他难!

    现实面前,哪怕是一代帝王,也得束手束脚,不得不底下高昂的头……

    想到这里,源于郁积的怒火渐渐消退,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无奈和伤感。

    罪己诏啊,这玩意一出去,自己的名声算是再添了个永远也无法抹去的污点……

    就在这时,耳边忽然传来隆隆的闷响。

    李二陛下陡然一振,打雷了?

    他霍然站起,大声问道:“何人当值?”

    李君羡自外间匆忙入内,还以为李二陛下生了什么意外,见到陛下并无大碍,才松一口气,单膝跪地道:“陛下有何吩咐?”

    “外边,刚刚可是打雷?”

    那隆隆之声只是响了几下,便悄无声息,李二陛下怀疑自己是不是出现幻听。

    李君羡恭声道:“确有声响,但末将听来,却是自南边传来,怕是地龙翻身,并不像是打雷。”

    地龙翻身?

    李二陛下脸色一跨,一个旱灾就让这帮混蛋上蹿下跳不得消停,这要是再来一个地龙翻身,还不得闹上天去?

    苦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