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二百七十一章 耳光响亮
    李君羡领命去缉拿张亮,但是刚刚出去盏茶功夫,便又转了回来。

    “陛下,郧国公已于殿外等候,前来请罪。”

    “哦?呵呵,”李二陛下阴着脸冷笑两声,“他倒是识相,一见事不可为、机密外泄,便想着主动坦白,以示磊落,宣他进殿,朕倒要听听他怎么说!”

    “诺!”

    一个内侍领命,躬身退出大殿。

    似李君羡这等武官,虽然随时在皇帝面前听候差遣,却也不是什么跑腿学舌的事儿都得他干,这等事自有内侍前去宣召。说起来,古往今来那么多朝代,大抵李二陛下的时候内侍太监的地位是最低的。

    当然,到了那位不着调的李隆基那会儿,便又信赖起太监来。

    好生想一想,似乎每一个特别重用太监协理中枢的皇帝,都没什么好下场?

    房俊走些走神的时候,殿外脚步声响,随即,一个人急步入殿,“噗通”跪在李二陛下面前,大哭道:“陛下,微臣知错了!”

    房俊无语的看着这一幕,您好歹也是个国公啊,拜托能不能有点尊严,起码也要狡辩几句再投降啊……

    李二陛下面无表情:“唔?爱卿何罪之有?”

    似乎听不懂皇帝讥讽的话语,张亮以头顿地,砰砰作响,涕泪横流道:“微臣被家中幼子断手之事迷了心窍,一心只想要房俊付出代价,却罔顾陛下的圣恩,居然一时忘记若是伤了他,岂非令公主殿下伤心?都是微臣糊涂啊,微臣跟着陛下东征西讨、临阵无数,陛下对微臣恩比天高,都是微臣狼心狗肺,请陛下治罪……”

    房俊目瞪口呆,你特么犯的是国法、是军规啊,怎么拐着弯儿的避重就轻,反而求起人情来了?

    这家伙果然奸诈!

    果不其然,他这么悔不当初的一说,李二陛下面上的表情便缓和下来。

    说到底,这张亮也不过是复仇心切,虽然手段确实出格,却也不是不可原谅。自家儿子的手被剁掉了,搁在谁身上,不得咬牙切齿恨不得将仇人宰了?

    况且张亮一来就说后悔上了房俊,惹得自己的闺女伤心,这分明是将这份君臣之情放在国法军规之上,如此忠心,自己怎忍心责怪?

    当然,李二陛下还没有老糊涂,这番说辞中也不排除张亮避重就轻、想要博取同情的小心思。

    但是正如张亮所说,追随自己东征西讨,面临多少生死存亡、九死一生?武德九年的时候,自己与太子建成的矛盾激化,张亮奉命到洛阳,秘密联结山东豪杰,以备局势变化。齐王元吉得知,便到高祖皇帝面前告张亮图谋不轨。高祖皇帝命有司拷问张亮,各般大刑轮番使用,张亮却紧守秘密,不曾吐露一丝一毫,最终得以释放。

    历尽艰难终于得了天下,难道就为了这区区小事,便让一介功臣受尽国法军规的凌虐?

    想到此处,李二陛下慨然一叹,说道:“你呀,毛躁!且不说你那幼子调戏房家儿媳在先,所受责罚,实是咎由自取,便是房俊身为朝廷命官,而怎可为了一己私怨,便纵兵入京?”

    说是责怪,可是这语气已极为缓和。

    房俊心中大急,李二陛下难不成老糊涂了?

    突袭朝廷工坊、报复朝廷命官、私自纵兵入京……哭两声套套旧情,这就完事儿了?

    这节奏不对啊!

    眼见张亮感动得不能自已,不停的磕头认错,房俊忍不住了。

    不把你扳倒,哥们儿往后睡觉都不踏实啊!

    心下一横,房俊一个箭步就窜出去,抬起脚,狠狠的踹在张亮后背上!紫色的朝服顿时呈现一个黑乎乎的大脚印!

    张亮这边正痛哭流涕,诚恳认错并表示绝不再犯,见到李二陛下神情缓和正心中窃喜,哪里料到这房俊居然敢在李二陛下面前动手……动脚踹人?

    猝不及防之下,被一脚踹了个狗啃泥!

    房俊猛虎一般扑上去,薅住张亮的后脖领将其拽起来拎到自己面前,狠狠一个大嘴巴抽上去,大怒道:“尔乃一朝国公,却因私怨置国法于不顾,便是不忠!”

    再一反手,又是一个大嘴巴抽在张亮另一边脸上,继续大骂:“尔为朝廷命官,却纵兵突袭军器监的工坊,几十条人命因你而无辜丧命,便是不仁!”

    房俊卯足了力气,大嘴巴子左右开弓,每一下抽在张亮脸上,都带起一蓬血水,连带着间或飞起几颗牙齿……

    房俊如何力气?

    那张亮猝不及防被房俊拿住,一顿嘴巴子抽的晕头转向,居然连还手之力都没有!

    房俊突然暴起,李二陛下完全惊呆了!

    居然敢当着朕的面打人?

    简直无法无天了!

    他喝了一声:“李君羡,拦住他!”

    李君羡早已暗暗吞了好几口口水,房二啊房二,你果然是牛,牛的不行了都!

    听到陛下的怒吼,李君羡顾不得“羡慕敬佩服”,赶紧跑上前去拉房俊,口中叫道:“二郎,冷静!冷静!”你现在算是过足手瘾,可惹恼了陛下,那也得吃不完兜着走,不划算啊!

    可房俊现在是彻底爆,刚开始或许还只是做戏,但是现在却新仇旧恨一起涌上心头,就想把张亮给打死了事!

    牛犊子一样的身躯爆出惊人的力气,李君羡居然一时奈何他不得,只得死死搂住房俊的腰!

    房俊被李君羡搂住腰,可手下毫不停顿,大嘴巴一边抽,一边骂。

    “陛下念及往日恩情,不忍苛责与你,可你却利用陛下宽阔的胸襟,行龌龊之事,岂不是败坏陛下名声?此为不以!”

    “尔纵容孽子,胡作非为,所谓惯子如杀父,你为了惯着儿子却要杀掉父亲,是为不孝!”

    “如此不忠不孝不仁不义之辈,居然还敢大言惭惭谈及什么恩情,简直放狗屁!可怜吾手下儿郎,为了护卫大唐的新式神器,奋不顾死,被尔等奸佞小人斩杀,实在死不瞑目,今日,某便将你打杀与御前,为那些被你残忍杀害的同袍复仇,杀你之后,某自与你抵命便是!”

    “啪啪啪啪”

    清脆响亮的耳光声在神龙殿里悠然回荡,所有的内侍宫女全都呆若木鸡。

    这房二……太猛了啊!

    这可是神龙殿啊,陛下的寝宫!更何况陛下就在前面坐着呢,你就敢薅住一个当朝国公,大嘴巴正过来反过去的抽?

    简直就是神人啊!

    李二陛下见自己说话也不好使,差点鼻子都气歪了!

    可是听着房俊的话,仔细一琢磨,还真就有点道理。尤其是那句为了保护新式武器的配方而被军卒残杀,更是让李二陛下心里咯噔一声。这张亮自打进了殿,便口口声声往日恩情,却未曾提及那配方的只言片语。

    到底是房俊栽赃诬陷,张亮其实根本就没那那张配方,还是张亮故意隐瞒不报?

    若是后者,那么你一个领兵的将军,将那“震天雷”的配方藏匿起来,意欲何为?

    李二陛下的脸色阴郁一来,眼神闪烁的看着房俊不停的抽嘴巴子,心里明白这小子实在点醒自己,所有的一切都是虚的,只有那张配方才能说明问题!

    可是听到房俊说张亮不孝那一句,李二陛下差点忍不住笑喷了。

    张亮确实宠溺幼子,可何时要杀自己的父亲了?“惯子如杀父”,这个话倒是新鲜,可即便朕第一次听说,也不能如此解释吧?

    狗屁不通啊!

    眼见张亮两颊肿的跟馒头似得,嘴里的血一口一口的往外喷,再打下去可就连话都说不出了,李二陛下猛然大喝道:“住手!”

    这次房俊听话了,喘着粗气松了手,张亮像烂泥一样瘫在地上。

    李二陛下狠狠瞪了房俊一眼,那意思是说:待会收拾你!

    然后冷冷的盯着地上的张亮,一字字问道:“朕来问你,那张配方可在你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