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二百七十二章 诬陷
    “配方?”

    张亮眼里闪过茫然,捂着不成模样的脸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赶紧手忙脚乱的从怀里将那一份“药方”拿了出来,自有内侍接过,恭敬的转呈给李二陛下。

    假子袁横得来这份“配方”,张亮仔细研究一番,虽然看似更像一份“药方”,却也怀疑那房俊为何要对一份药方如此重视?便贴身收在怀里,打算等到闲暇时候,寻一个郎中问问,看其中是否另有蹊跷。

    此时虽将“配方”呈上去,心里却是茫然:难道这居然是一份灵丹神药的方子,连陛下都急欲得之?早知如此,自己应该誊抄一份的……

    “嘶——”脸上的剧痛让张亮连额头的青筋都迸起来,捂着脸,用舌头舔了舔缺了好几颗的牙床,更是痛的的满头大汗,不由得蹲在地上望向身后的房俊,严重的怨毒毫不遮掩,仿佛择人而噬的毒舌一般!

    此仇不报,吾张亮誓不为人!

    房家小子,咱俩自今日起,便不死不休!

    想到此处,张亮在光滑的地上转了个圈儿,面对李二陛下,砰砰砰的磕头。

    “陛下,请为臣作组主,呜呜呜……”

    呜呜嚎哭,声声泣血!

    在他想来,房俊居然敢当着陛下的面如此折辱于自己,简直就没把帝王威仪放在眼中!即便你爹是房玄龄,即便是将是未来的帝婿,如此放肆,陛下也绝对宽恕不得!

    再者说,自己怎么也是一朝国公,随着陛下南征北讨,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哇,你房俊将我如此殴打,还专打脸……若是满朝上下见谁不顺眼就饱以老拳,这成何体统?哪怕为了朝廷的纲纪、帝王的脸面,也应当重重责罚于房俊才对!

    张亮呜呜哭了一会儿,这倒不是装得,脸上火辣辣的疼,整张面皮好似不是自己的,一张嘴便从牙龈里往外冒血,疼得要命!最重要的是窝火啊!堂堂国公被人像是个市井混混儿似的抽嘴巴子,搁谁谁也受不了这份屈辱!

    眼里哗哗的淌,可苦了半晌,整个大殿里出却自己的哭声,再无一丝声音出,张亮心中惴惴,偷偷抬眼一看,只见李二陛下面如凝霜,正冷冷的瞪着他。

    “呃……”张亮吓得听了哭声,不知道陛下为何这副神情,难道不应该同情微臣一下,申饬房俊一顿吗?

    李二陛下咬了咬牙,看着脸似猪头的张亮,心中非但没有一点同情,反倒连刚刚的涌起的那一丝患难之情也渐渐消散。

    “朕来问你,”李二陛下扬了扬手中的“配方”,压制着怒火:“这便是你从军器监工坊之中掳走的新式火器配方?”

    张亮连忙道:“正似是……”

    “放屁!”李二陛下怒不可遏,命内侍将这份“配方”交于房俊,问道:“你且看看,可是军器监中被贼寇掳走的配方?”

    房俊从内侍手里接过,细细一看,顿时“大惊失色”,连忙说道:“绝对不是!那份配方,乃是微臣亲手所书,当时不少卫兵以及参与研制的工匠都在场,微臣写完之后,将其收于一楠木锦盒之中,打算进宫时呈与陛下,岂会如此草率的匆匆写于纸张之上,若是不慎丢失,微臣有几个脑袋够给陛下砍的?”

    继而,转向一脸懵逼的张亮,戟指怒道:“尔身为朝中重臣,居然觊觎火药之配方,到底是何居心?那份真正的配方现在何处,还不招来?”

    李二陛下再一次看向张亮,紧紧抿着嘴角,目光已开始闪烁,隐隐有爆的预兆。

    他自是不会去轻信房俊的一面之词,便认定这配方必是被张亮藏匿起来。但是房俊的话太完美,合情合理,全无漏洞,总之就是……没毛病!

    反观张亮,先是纵兵入京、突袭朝廷工坊、击杀卫兵,每一件都是大逆不道之罪!虽然李二陛下愿意相信张亮只是如他所说为了寻仇,但怀疑之心却像是野草一样,疯狂的滋长!

    既然能做下纵兵入京之事,那又何尝不能干出藏匿火药配方之举?

    难道,这人居然真的心中对阵不满,有所图谋么?

    再联想到最近因为关中大旱而导致的朝中潜流激荡,那些前朝遗臣、建成旧部,私下地暗通款曲、同气连枝,难保便有那大逆不道之人,存了最龌蹉的心思,想要来一个刺王杀驾,一夜之间将整个天下都翻转过来!

    难不成……这张亮也牵与其中?

    张亮跟随李二陛下多年,对其性格知之甚深,一见这幅神情,便激灵灵打个冷颤,暗叫不好!

    赶紧跪行两步,爬到李二陛下御前,惶然大声道:“陛下,臣冤枉……”

    “住嘴!”

    李二陛下狠狠盯着张亮,心思电转,冷然道:“尔身为将军,却不守军纪,私自纵兵入京;即为工部尚书,却悍然命军卒袭杀同僚!念尔戎马多年,有大功于社稷,朕亦顾念旧情,尔且卸去所有职司,回府闭门思过去吧,若无朕的旨意,不许同任何外人接触!”

    虽然处罚严厉,却也是留了情分的。

    若是在其罪名中加入一条“觊觎军国重器”,那才叫狠,怎么着,你张亮是打算图谋不轨么?

    那可就是有“弑君叛国”之心,满门男丁抄斩、女眷为奴的大罪!

    即便如此,也足以让张亮脸色剧变,这是要将我软禁在自己家中?

    连忙求饶道:“陛下,臣冤枉啊……臣确实不知什么配方,手下从工坊掳回来的便是这张东西!……”说了这么多话,牵动口腔的伤口,鲜血顺着嘴角留了下来,其状凄惨无比。

    李二陛下虽然盛怒,但看着跟随自己多年的部署如此惨状,亦不由得心软了一下,却也不得不硬着心肠。

    他可以无视纵兵入京,也可以无视袭杀工部卫兵,亦可以无视向房俊寻仇,但他不能无视张亮藏匿火药的配方!这是触及到他的生命、危机到李唐皇室制霸天下的巨大隐患!

    李二陛下冷着脸,不耐烦的挥挥手:“李君羡,送郧国公回府!”

    “诺!”

    李君羡领命,他是聪明人,亦领悟到李二陛下尚未说出口的后半句话:一天十二个时辰的盯着张亮,绝对不能让他有机会跟外人接触,将火药配方传播出去的机会!

    张亮还想辩解,却被李君羡架着,徒劳的一边喊叫一边送走。

    房俊暗暗松了口气。

    就知道李二陛下不会真的把张亮怎么样,不过这样的结果已算不错,张亮被严密监视,自然没机会搞风搞雨耍弄阴谋,自己的小命暂且算是平安无事。

    不过房俊不是心慈面软的性子,既然已是仇怨深结,那便要斩草除根,不死不休才行!

    不把张亮弄死,指不定什么时候就被这个阴毒的家伙反咬一口,一击致命,那时候哭都来不及!

    李君羡架着张亮一路哭嚎的走了,神龙殿安静下来。

    房俊不敢稍动,他知道李二陛下必然还有嘱咐交待。

    果然,李二陛下沉默半晌,才沉声说道:“这等神器,已有毁天灭地之威力,必须严加保密,不能泄露分毫。朕打算成立一个专门研制造这震天雷的衙门,一事不烦二主,既是由你研制出来,便由你来担纲吧。”

    房俊吓了一跳,赶紧把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万万不可!微臣何德何能,能担此重任?还请陛下寻一位老成谋国之士,方为委托之策!”

    开什么玩笑,如无意外,这个新成立的衙门将会直接隶属于李二陛下的掌控之下,一星半点的风吹草动都得被李二陛下控制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岂不是毫无自由可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