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二百七十三章 朕已看穿一切
    虽说无论是谁掌管这个衙门,都必然会是李二陛下的绝对心腹,但天天瞅着李二陛下,这心理压力也实在太大了,就如同猪八戒整天对着个照妖镜,所有的毛病都会纤毫毕现……

    说到底,自己还是来自于后世的灵魂,为人处事再怎么入乡随俗,亦不免带着后世散漫、随性的风格,可以说与这大唐格格不入。

    在外边还好,即便有出格不妥之处,仗着身份也没人多说什么,顶多当做一件趣事相互流传,不过是被人取笑而已,无伤大雅。

    可若是被李二陛下天天盯着,那所有的毛病都暴露无遗,依着这位眼里不揉沙子的性格,岂不得遭大罪?

    这事儿万万不可!

    李二陛下嘴角一挑,露出一个毫无笑意的笑容,看得房俊一阵肝儿颤……

    “老成谋国?呵呵,朕倒是觉得,房爱卿你,足以称得上老成谋国了。便是张亮那般阴柔多智之辈,不也是被你玩弄于股掌之间?”

    这阴仄仄的话语,使得房俊冷汗顿时就湿透后背,浑身一阵阵发冷,使劲儿咽了口唾沫,干巴巴的说道:“微臣……愚钝,不知陛下此言何意……”

    “呵呵,”李二陛下再次冷笑:“朕其实并不敢肯定张亮手里到底有没有那个所谓的配方……”

    房俊心口一跳,随即满是疑惑:既然不信,那又为何如此处置张亮,而对于在您面前殴打张亮的区区在下,却又毫不追责?

    不用他问,李二陛下已经续道:“但是,朕……不敢冒这个险!朕看似九五至尊,富有四海,实则不知有多少人在暗地里,给朕下绊子,等着朕出丑!甚至,亦有不少人心心念念着前朝,心心念念着隐太子……”

    房俊默然。

    的确,李二陛下这个皇帝当得并不是太顺心。前朝遗臣、建成旧部、五姓七宗、江南豪族……一个个看似臣服于李二陛下脚下,实则俱是心怀鬼胎,就等着李二陛下犯错,将他从帝位上给拱下来!

    夙夜难寐,如坐针毡!

    这就是李二陛下目前的处境,绝对不夸张。

    他为何非得远征高句丽,置诸多大臣的劝谏于不顾,一意孤行?

    他不知道东征高句丽的难度有多大?

    他比谁都清楚!

    可他更清楚的是,他必须依靠盖世的功绩,将所有不同的声音都牢牢压制住,让那些反对他的人,再也找不到任何的借口。

    他怕那些人么?

    不是,他李世民敢杀兄弑弟,敢逼父让位,还有什么是他不敢的,是他害怕的?

    他只是不愿那些反对他的人越闹越凶,最后不得不逼着他高高举起屠刀,将这贞观盛世生生斩断!

    非是不敢,而是不愿……

    或许,在这个时空,没有任何一个人能比房俊更了解李二陛下的心态,因为李二陛下的一切行为,都已经发生在历史上,被无数的专家学者解读过。

    房俊得益于此,所以他才能摸准李二陛下的性格,掌握他的处事脉搏,无论自己多么胡来,每一次都在触及到李二陛下的底线之前,从容撤退,以此为自己获取最大的利益……

    “难道朕做得比不上荒淫无道的杨广?还是说朕的功绩,比不得未曾君临天下的隐太子?朕讨厌这些人,讨厌这些人的自私自利,自以为是!口口声声诗书传家,可看看他们干的事情,何曾将书中的仁义礼智信放在眼里?不过是一群口是心非的小人而已!”

    李二陛下似乎颇多感慨,情绪略微激动,房俊不敢插言,乖乖听着,做一名合格的好听众……

    “房俊啊,朕很看好你!你年纪轻轻,却勇于任事,在水部司短短几天,便研制出水车,造福于一方百姓!看似楞怂棒槌,但朕也看得出,你实则心有锦绣,尤其对于官场之道,尤其精通。粗俗鲁莽的行为举止之下,却是对局势的精准把握,这一点,很难得!”

    李二陛下很是欣慰的说道。

    房俊有些无奈,您这是在给我灌迷魂汤么?当我三岁小孩子啊,几句好话一说,便嗷嗷叫着打了鸡血似的给您冲锋陷阵?

    呿……

    看着一副“你且舌绽莲花,我自巍然不动”神情的房俊,李二陛下有些失笑,都说这货属驴的,牵着不走打着倒退,果然如此……

    “无论做人做事,切记一点,心术要正直,哪怕算计别人,也要将这份算计摆在明处,让别人就算输,也输得心服口服!这叫阳谋!阳谋者,才可谋天下!整日里悉悉索索小肚鸡肠的盘算着阴谋,长此以往,人也就变得阴郁小气,如同那阴沟里的野狗,如何成得大事?”

    这算是心灵鸡汤啊,李二陛下这是打算要做人生导师?

    房俊心中纳闷,但是他也听得出来,其实李二陛下对于自己陷害张亮的图谋,并非一无所觉。

    果然,李二陛下斜睨了房俊一眼,语气转厉:“你以为朕看不出你陷害张亮?朕看得出,朕软禁张亮,是在维护你而已,自然,也是维护与他!”

    房俊恍然大悟!

    若是放任张亮,那么后果几乎可以预期,张亮受此大辱,必然极力报复,不是他房俊死,就是张亮亡!

    而且听李二陛下之前的感慨,想必张亮与那些暗中势力怕是有所勾结。将其软禁,不仅仅对张亮的维护,使得他没有机会同房俊鱼死网破,更深一层的意思,则是他害怕假若张亮手中真的有火药的配方,且又将这配方泄露于那些人……

    那么,李二陛下便不得不举起屠刀,将所有可能危及到自己的隐患,统统清除干净!

    他一直以来所做的努力,全都付诸流水……

    前朝遗臣、门阀世家……这得牵扯多少人?

    到那时候,必然是人头滚滚、血流漂杵!

    大唐,必将元气大伤,甚至一蹶不振。

    房俊终于明白了,自己玩得这些把戏,其实李二陛下早已看穿……

    而李二陛下之所以愿意配合,其实只是他心中的那一丝不确定。

    他认为张亮是被房俊耍了,根本没有所谓的配方在手上,但是正因为万一猜错的后果实在太严重,他不能冒哪怕一丝一毫的风险,所以宁愿让房俊得逞,也不敢去面对猜错的后果……

    房俊无言以对,臊眉耷眼,乖得像个兔宝宝……

    还有什么可说的?

    李二陛下轻轻吁了口气,神态悠然道:“朕知道你为何不愿担任这个火器衙门的统领,不就是在朕面前待着不自在么?朕不为难你,只不过此事越少知道底细的人也好,既然你不干,那朕就把张亮放出来,让他来干……”

    “呃……这个……”房俊不敢玩沉默了……

    把张亮放出来,执掌震天雷?

    郁闷个天的!

    那家伙还不得赶制百八十个,连夜就扔到我被窝里?

    若果真如此,从此往后,自己睡觉都得睁着眼皮……

    赶紧挺胸抬头,挺直腰杆,锵声说道:“微臣有罪!只知自己逍遥自在,却未曾将家国天下放在心头,实在是大大的不该!人生天地间,自当勇于承担、敢于面对!陛下且将此差使交于微臣便是,微臣向陛下保证,必然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吾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话说得漂亮,心里却哗哗流眼泪,整天面对李二陛下,那真的就是地狱一般的生活啊……

    李二陛下笑骂道:“谁个要你入地狱?将你诸般本事都使将出来,忠君报国,朕岂会亏待于你?不过,你今晚的震天雷不仅惊到了朕,怕是这长安城中,亦不知有多少人难以安眠了,呵呵……”

    房俊心中默然,怕是一场风雨将起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