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二百七十五章 步步相逼
    有的时候,李二陛下是个很豁达的人,他想做什么就做什么,随的你们去说。

    可有的时候,他又是个很小心眼的人,若是有人不顾及他的名声,就算你死了,也得把你的墓碑砸烂……

    所以房俊会说,李二陛下有一点人格分裂的症状。

    此时的李二陛下,便已处于爆的边缘。

    自登基以来,李二陛下可说是励精图治,一心想要将这个老大的帝国经营的繁花锦绣、盛世昌明,为此,他可以忍受魏徵毫不留情的诤谏,可以忍受御史台鸡蛋里挑骨头的弹劾……

    因为他知道,只有这般近乎于苛刻的控制着自己的欲望,把自己摆在一个然的境地,他才能更清醒的去看待国家运转中出现的问题,更理智的去解决。

    但是,这不能代表他可以忍受这种程度的污蔑!

    风雪旱涝,只有那些大字不识的愚民才会认为与皇帝的德行有关,你们这些饱读经史的儒家学子,难道不明白那不过是天地之威与人力无关?

    简直无耻透顶!

    李二陛下怒火中烧!

    未等他爆,却见朝堂之上66续续有人跪伏在地,口中大呼:“臣伏请陛下,下诏罪己,以救苍生!”

    “臣伏请陛下……”

    “下诏罪己……”

    房俊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生的一切,简直不可置信,这还是不是帝王一怒血流漂杵的封建时代?搞得阵势好似要弹劾相一般,难道不怕李二陛下将你们统统干掉?

    真是一群为苍生不惜己身的鸿学大儒、忠贞清臣啊……

    房俊心里暗暗鄙视。

    为了家族的传承,为了后辈子孙能世世代代的享受天然的特权,这帮家伙也是豁出去了。

    在他们眼里,只要能守住门阀世家的特权,不被李二陛下一点一点的摧毁殆尽,便是粉身碎骨亦在所不惜!反之,若是千年传承的家族在他们手上没落崩溃泯然众人,他们就将成为整个家族的罪人,千古罪人!

    可是……难道你们就不想想,一旦这场风波不受控制的席卷天下,将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将有多少百姓被波及遭殃?

    身为皇帝的李二陛下能忍得,你们为什么就忍不得?

    你们已经趴在天下百姓身上吸了上千年的血,难道还不满足,即便粉身碎骨,亦要将整个天下拉着陪葬吗?

    “无耻之尤!”房俊冷哼了一声。

    声音不大,但并不妨碍许多人听得见。

    唐俭只觉得脑门一紧,便感受到附近多道目光向自己这边看来,没有回头,依旧一副淡然状,牙根却咬得紧紧的,从牙缝里蹦出一声闷哼:“赶紧离老子远点!你一个工部侍郎,站在民部这边算怎么回事?老子也不想趟这趟混水,你小子可千万别连累人!”

    “瞧瞧您这话说的,让晚辈心寒呐……这满朝文武,能让咱服气的却不多,您是头一号。您教教咱,怎么在这沆瀣一气的朝堂之上明哲保身?”房俊笑眯眯的,丝毫不在意一道一道投注到自身的目光,很是轻松。

    唐俭怒道:“把嘴闭严实了,自能明哲保身!你这张臭嘴,等着被人掐死吧!”

    有一位相貌清癯的中年官员对房俊一拱手,说道:“且不知房侍郎刚刚所说无耻,是指何人?”

    房俊瞅了他一眼,身量不高,一身绯色官袍,站在吏部那边的班列里,比较靠后,想来官职不高。

    “既然心知肚明,何必多此一问?不是某说你,如你这般虚伪之人亦能站列朝堂之上,实是大唐的悲哀!某,耻于尔等为伍!”

    房俊开启毒蛇模式,张嘴就喷。

    那官员地位不高,整日里跟在大佬身后,也没什么表现机会,现在抓住房俊的话头,想要趁机露露脸,在他想来,如此得罪人的话,自当是房俊下意识脱口说出,自己当面指责,他如何敢认?即便是房玄龄的儿子,亦不敢得罪这天下所有的门阀世家吧……

    岂料房俊非但毫不否认,还把他也给骂了……

    那官员脸色涨红,怒道:“房侍郎既然知道此乃朝堂之上,何故大放厥词,血口喷人?”

    房俊一脸不屑:“你若是再这般唧唧歪歪,信不信某就在这朝堂之上,揍你一顿?”

    “你……”

    那官员差点没气死,这什么人?待要反驳,却被身后交好的同僚拉住,心里也明白自己有些冲动了,赶紧闭嘴,却是怒视着房俊,一脸羞愤!

    这小子就是个棒槌,为了搅乱朝堂,说不得还就敢将自己揍一顿!

    既然明目张胆的站在陛下哪一边,想来自己就算被揍了,陛下也必然袒护与他,自己可就悲剧了!这满朝文武在列,自己被打得鼻青脸肿,往后还怎么混?

    颜面扫地啊!

    心里不禁暗暗后悔,自己只想着露露脸,却为何忘记了这可是个大棒槌呢?

    房俊见他偃旗息鼓,轻轻啐了一口,脸上鄙视之色更浓。

    只是那官员却低眉垂眼,全当看不见……

    这一场小小的风波,在闹哄哄的朝堂上,并未引起太多人注意。他们的心思,都放在李二陛下的反应上。

    若说没有忐忑,那存粹扯蛋。

    哪怕抱定了以身殉族的决心,可哪个人愿意就这么死去?但李二陛下的秉性,大家也多有了解,这位若是被逼急了,指不定干出什么疯狂的事情!

    充军也好,砍头也罢,那也认了!

    说到底,他们敢联合起来逼迫李二陛下承认他们世代享有的特权,就是看准了李二陛下不会坐视天下动荡的心思,就是在趁人之危,进行一场道德绑架!

    可若是李二陛下了疯,不管不顾的将他们这些人家全都来个抄家灭门,那可就彻底完蛋……

    御座之上的李二陛下,心中早已怒火中烧,握着御座扶手的手背因为用力而青筋暴露,指节泛白。

    古往今来,有几个皇帝被臣子逼迫得如此狼狈不堪?

    李二陛下数不过来,但是他知道,这些个皇帝,每一个有好下场!

    真当朕是软弱的瓜怂么?

    真当朕就会为了天下,忍了你们这种放肆的行径么?

    真当朕现在已是不会吃人的老虎了么?

    张亮敢纵兵入京,这帮人敢在朝堂之上步步相逼,还不就是因为朕近些年已很少杀人,都以为朕的横刀已经长满铁锈,不再锋利么?

    那朕就让你们看看,朕的刀还利不利,激怒朕的后果,你们承担不起!

    李二陛下嘴角挑起一丝狞笑,冷冷的注视着大殿上这一群跪地伏请的大臣,最后将目光停留在太常少卿郑伯龄那张鹤童颜的脸上,微微一笑,露出雪白的牙齿,语气阴森如寒冰:“郑卿是认准了,这天旱的罪状,必须得朕来背起?”

    郑伯龄神情不动,面无表情,肃然道:“回禀陛下,此不是微臣之意,而是天意如此。陛下上干天和,正气难萌,气候失令;截江断河,蛟龙困顿,山崩地动……此乃上天之警示。臣斗胆谏言,实为万万苍生不再受天地之罚,然身为臣子,直指君非,实乃不忠不敬之大罪,恳请陛下降罪,臣,甘之如饴……”

    “哈哈,哈哈哈……”李二陛下怒极而笑,满腔怒火如熔岩般沸腾。

    好一个为万万苍生不再受天地之罚,你们仁爱百姓,恶事却都是朕做的?

    好!既然如此,那朕就让你们看看,什么叫上干天和,什么叫山崩地动。什么叫帝王之怒!

    “廷卫何在?”李二陛下怒喝一声。

    殿外甲叶碰撞,哗啦啦一阵响动,四名顶盔掼甲的廷卫大步进入殿内,单膝跪地。

    李二陛下咬着牙:“将所有伏请之人,都给朕拉出去,敲断他们的手脚!不是伏请吗?那朕就成全你们,让你们一辈子都匍匐在地,永远站不起来!”

    群臣哗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