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二百七十六章 你去天上问问
    一忍再忍的李二陛下,终于不打算再忍了!

    这帮自视高人一等的家伙,一而再再而三的去挑战他的底线,已让他忍无可忍!

    真以为朕不敢杀你们?

    当年朕敢在虎牢关外三千铁骑冲阵窦建德的十万大军,莫非现在就不敢领着麾下虎贲,将这锦绣河山彻底的清洗一次?

    “诺!”四名廷卫大声应诺,起身上前将一人架起一个,拖着便往殿外走。

    郑伯龄仍旧跪在地上,对身边同僚被如狼似虎的廷卫拖走视而不见,表情依旧古井不波,镇静的出奇!

    在他心里,依旧忍不住的开始欢呼!

    怕了,英明神武的李二陛下果然还是怕了!他害怕这个他一手强盛起来的帝国会陷入无休止的动荡之中,他害怕没有当年涤荡寰宇的气魄,将动荡之中的国家再一次肃清!

    否则,就绝对不是打断腿脚这么简单,随便安个罪名抄家灭族,那才是李二陛下的风格!

    皇帝终于开始忌惮世家门阀的势力了!

    郑伯龄想要仰天大笑三声,只要家族得以延续,自己便是子子孙孙最伟大的先祖,莫说打断手脚,便是枭示众,又有何惧?

    吾求仁得仁,百年之后,自有子孙记得吾之付出!

    况且,自己此番乃是为天下所有的世家当这个出头鸟,结果越是惨重,这份人情就越大。自此之后,吾涞阳郑氏,亦算是大唐最顶尖的世家,百年之后,说不得也能位列五姓之中!

    当廷卫拽着他的胳膊的时候,郑伯龄对着李二陛下淡然施礼:“臣,罪该万死!”

    说到底,对于这位英明睿智的皇帝陛下,所有人都心存忠义,从未想过背叛。只是当对皇帝的忠诚于对家族的责任生冲突的时候,他选择了后者而已。

    若非触及到家族的核心利益,便是一辈子为陛下所驱策,那也是甘之如饴!

    李二陛下双目充血,死死盯着郑伯龄。

    皇帝盛怒于此,不仅仅是房玄龄摇头叹息,即便是魏徵,也只是低头不语,并不如以往那般犯颜直谏。因为他知道,此时的皇帝,已被怒火迷失了心窍,却是劝谏,效果越是适得其反!

    也罢,这帮子自诩衣冠华夏的世家豪族,也该受到一点教训。就让朝堂上这些人的残疾来平息陛下的怒火吧,若是这股火气不出去,那才是最大的遭难。

    涞阳郑氏、清河崔氏、太原王氏……到时候怕是得血流成河!

    郑伯龄微微振臂,挣脱开廷卫的拖拽,整理一下衣袍,神情淡然的快步走向殿外。

    涞阳郑氏虽然传家百世,然则并不归于最顶级的世家之列,所以郑伯龄要用这种从容赴难的高压姿态,来提升自家的名气!

    只是他的这一番做派,自然让一些人心生崇敬,认为这才是高士大儒的儒雅风采,却也让一些人怒火中烧!

    “郑少卿,请留步!”房俊出列一步,高声说道。

    郑伯龄微微一愣,停住脚步,疑惑的看了一眼房俊,不知这人为何敢当众无视陛下的命令,让他留步?

    哦,或许是刚刚其父房玄龄与段大遒的争执,让房俊唯恐被世家们迁怒,想要在这里向陛下求个情。不管陛下该不该主意,各大世家也必须承他这个人情。

    要缜密的心思……

    郑伯龄颇为赞叹的看着房俊,这么大点儿年纪,想事情能如此周全,想来日后成就不可限量啊!欺老莫欺少,便拱手客气的说道:“房侍郎,有何指教?”

    房俊不理会御座之上李二陛下诧异的眼神,微微一笑,对郑伯龄说道:“确实是有一件事,想要教教你……”

    郑伯龄愣住,教……我?

    房玄龄怒道:“此乃太极殿,怎可出言无状?还不退下!”

    这臭小子可真敢说,教教郑伯龄?

    这郑伯龄虽说官位不显,只是一个太常少卿,然则其学识本事,却是公认的大儒级别!五岁通论语,九岁熟五经,博闻强记,文采斐然,这样从小就是天才儿童的人,你房俊就敢大言不惭的教人家?

    这不是丢人么……

    房俊却信心十足的样子,对房玄龄道:“房相稍安勿躁,子曰:三人行,必有我师焉!没有人能上通天文下知地理,或许,下官便可指教一下这位郑少卿呢?”

    朝堂之上,不能以父子相称,自然口称房相。

    郑伯龄风度颇佳,见李二陛下没有阻止之意,便微微一笑,说道:“房侍郎说得好,既然如此,在下便聆听教诲,只是希望房侍郎能长话短说,某要耽搁在下领受责罚!”

    姿态清高,言辞儒雅,很有一种从容赴死的淡然,好一派儒雅风范!

    房俊笑了笑,问道:“某有一事不明,阁下口口声声说天旱乃是陛下失德,上天警示之兆,不知可有证据?”

    郑伯龄呆了一下,这事儿能有什么证据?可是古往今来,不都是这么说么?反正只要天降异象,那不是有奸佞在朝,便是帝王失德,有什么可怀疑的?

    “皇帝身为天子,自是受命于天,天降异象,自是上天警示之兆,所以……”

    “停停停……”房俊不耐烦的打断他,追问道:“你是老糊涂了,还是耳朵背啊?某在问你一遍,可有证据?”

    郑伯龄气得一咬牙,这混小子,说话能把人气死……

    可心里也极是憋闷,这种事,谁能拿出来证据?反正就该如此嘛!

    房俊见郑伯龄说不出话,便转向大理寺卿刘德威,问道:“敢问刘寺卿,无凭无据,只凭自己想当然耳,可否给人定罪?”

    “自然不能。”

    肥头大耳的大理寺卿刘德威,从来都是坚定的“李二派”,当年也曾跟着李二陛下一起跟太子建成对着干,此时得到机会,自然要全力力挺!

    “非但不能予人定罪,且告者有诬告之嫌。”刘德威瞅了一眼郑伯龄,又补了一句……

    郑伯龄默然不语,却有人不忿道:“天地神威,与人感应,陛下身为上天之子,受命统治万民,与天地皆通玄,天降景兆自是迁怒于陛下,这又要何证据?”

    房俊不悦道:“百姓犯罪,尚且要人证物证俱在方可定罪,尔今日说陛下有罪,却又拿不出真凭实据,岂不荒唐?尔口口声声说天降景兆是上天迁怒于陛下,吾且问你,是你亲眼所见,还是亲儿所听?”

    说到此处,房俊不由想起小时学过的一片课文,便续道:“你既然说是上天之意,那某送你去天帝那里,由你亲口问问天帝的意思,不知意下如何?”

    送去天帝那里?

    那人呆了一呆,好不容易才反应过来,不由气得混头胀脑,大怒道:“某去倒是容易,可即便问了,又如何回得来?”

    大殿上一片哄笑。

    房俊瞪着这人,说道:“让你去你又不去,还偏偏在这里聒噪,哪里有你这般胡搅蛮缠之人?”

    那人气个倒仰,我胡搅蛮缠?

    你才胡搅蛮缠好不好?还欲再说,却被郑伯龄拦住。

    郑伯龄微微一笑,拱手道:“房侍郎辩才无双,在下敬佩。可天地只有规律,公道自在人心,在下虽然辩不过你,可你又如何辩得过天下的人心?”

    一句话,直指本心!

    我说不说得过你,其实不重要,重要的是,天底下的人都认为这是上天对皇帝降下的警示,那就足够了!

    杀我容易,堵住天下人的嘴,难!

    房俊深吸口气,盯着郑伯龄一张鹤童颜的脸,只觉得无比恶心厌恶!

    这算是裹挟民意,胁迫皇帝,以达到自己的私心!

    房俊心一横,咬牙道:“咱俩打个赌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