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二百七十九章 左卫大营
    说到唐朝的军队,就不得不提及名扬天下的府兵制。

    府兵制,是一种建立在均田制基础上的兵农和一、寓兵于农的制度。

    在天下各地设置“军府”若干,“府兵”由各地军府从所在州县的农民中挑选,年二十入役、六十免役,平时在家生产、农闲训练,“府兵”还要到京师“番上”,便是轮番参与京畿的戍卫任务。

    但是,“军府”只是管理“府兵”的户籍和日常训练,既不能统领“番上”的“府兵”,更没有战时指挥权。

    番上府兵,由十六卫大将军统领;战时指挥权,在皇帝选派的元帅手中。

    卫府制,就是以“卫”统“府”。十六卫,既是卫戍京师的禁兵,又是统领天下“府兵”的领导机构。

    唐朝“十六卫”遥领天下657个折冲府,居中御外,卫戍京师,是府兵和禁军的合一。但值得强调的是,十六卫大将军对天下军府只是“遥领”,并不具备真正的战时指挥权。战时,由皇帝临时派行军大元帅为最高指挥官。

    在唐朝,这个大元帅是个临时职务,就叫做“某某道行军大总管”……

    然而,“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也没有不败的制度。中唐以后,均田制遭到破坏,府兵制土崩瓦解,十六卫丧失战斗力,仅作为仪饰之用,只剩下名号,唐朝廷依恃的是“北衙禁军”。

    十六卫之中,左右二卫的地位略高一些,因为这是两支掌宫禁戍卫的部队,是嫡系中的嫡系,精锐中的精锐!

    陈国公、左卫大将军侯君集端坐帅堂,面无表情。

    房俊站在堂下,心里有些忐忑。

    侯君集这人一贯阴沉多智,又狠辣无情,心思深沉,谁也搞不懂他的想法。

    与这种人相处,最是费心费神……

    可房俊也无奈,左卫是十六卫中的精锐之一,一般朝廷出征都是左右卫、左右武卫中择其一,此次房俊的献计,李二陛下极为重视,自然要抽调最精锐的部队配合。

    “需要多少人?”侯君集语气冰冷,一张国字脸又黑又瘦,彷如冰雕一般没有一丝情绪波动。

    “最少两千人。”房俊恭恭敬敬的说道。

    虽然这家伙自己作死,也蹦跶不了几年了,可单就目前来说,李靖完全放弃军务,李绩坐镇中枢,程咬金年岁渐老,朝中能东征西讨的名将,也就剩下一个侯君集,余者终是差了一点火候。

    若是和这人闹出什么龌蹉,绝对没个好儿!

    侯君集这才皱了皱眉,有些不悦:“某虽不知你是如何蛊惑陛下,但也不得不警告与你,这左卫大营乃是朝廷精锐之所在,可不是能任你胡闹的地方!”

    房俊心里腹诽,当我是官场小白啊?说这么多废话,不过是往后想要拿捏我而已,真有种,你敢不敢说不遵李二陛下的旨意?

    不过也只是心里腹诽而已,犯不着跟这个魔头硬杠!

    “瞧您这话说的,正因为陈国公您将左卫调教的各个强悍、各个精锐,所以陛下才会调用左卫的士卒,办事放心不是?至于胡闹,那就更是说不上,小侄就是再胡闹,也不敢闹到您面前来,是不是?”

    房俊笑得见牙不见眼,态度极其恭顺。

    别说只是一点软话,一点低姿态,就是给您拜上几拜也没心力压力啊,全当实在拜死人……

    可是他这番姿态,却让侯君集眉毛下意识的挑了挑。

    满长安城都在传言此子就是个棒槌,逮谁锤谁,难道老侯我就真的王霸之气四溢,能震得这小子纳头便拜?

    心里狐疑,便轻轻点头:“那你说说,要这些军卒做什么?”

    “这个……”房俊略一迟钝,“陈国公还是自己去问陛下吧,此事极度机密,请恕小侄不敢泄露分毫。”

    “哦?”侯君集眉头越皱越紧。

    这眼瞅着西征在即,正是左卫厉兵秣马整肃军纪的当口,为何偏偏要抽调走一千士卒?

    这房俊语焉不详,虽然拿着陛下的亲笔敕书,也让侯君集心里不太安稳。

    莫非……陛下是对我有何不满,此举是敲打一番?亦或是陛下终于对东宫不满,想要有所动作?

    嘶……侯君集越想越乱,越想越害怕。

    不怪侯君集疑神疑鬼,要说起来,这满朝文武之中,谁对太子殿下最忠诚,侯君集若说第二,没人敢认第一!而太子殿下对于侯君集的信任,就连太子殿下的亲舅舅长孙无忌也得靠边站!

    因为长孙无忌那个老狐狸可不止太子李承乾这一个亲外甥!

    李二陛下今年对太子多有失望,想要易储的打算依旧不算什么秘密,现如今抽调左卫兵卒,也难怪侯君集会多想……

    可不管怎么想,这兵卒依然还是得抽调!

    “段瓒!”侯君集低声喝了一声。

    堂外立即有人大声应答:“某将在!”一个英气勃勃的年青武将走了进来。

    “去点齐两千军卒,由你统领,自今日起,一切听从新乡侯指挥,不得违逆军令,不得贻误战机,否则定然军法从事休怪老夫无情!”

    侯君集大马金刀的坐着,阴着脸下令。

    “诺!”

    段瓒单膝跪地,大声应诺。

    侯君集抬了下眼皮,瞅了房俊一眼,挥挥手说道:“本帅军务繁多,就不留新乡侯了。左卫兵卒,个个都是精锐勇猛之士,新乡侯好自为之吧!”

    这算是在敲打房俊,不要整什么幺蛾子,要善待某的部下……

    房俊自无不可,告辞侯君集,除了左卫大营的帅堂,那段瓒也均随其后出来。

    “呼……”房俊长长的嘘出口气,瞅了瞅身后冷着脸的段瓒,不由嘴角一抽,果然什么将带什么兵,这位还真是侯君集的手下,连脸上神情都一模一样……

    “还未请教将军名讳?”房俊客气的说道。

    段瓒微微一愣,赶紧说道:“武夫一个,何谈忌讳?末将段瓒。”除此之外,家世背景却是提也不提。

    可房俊清楚,像是左右卫这样戍卫宫禁的部队,高级军官必是勋贵之后,那样才能保证足够的忠诚,一般的平民想都不要想。

    姓段的大官可不多,房俊脑子里挨个一过,便问道:“褒国公可是令尊?”

    褒国公段志玄,现任为右卫大将军,跟侯君集正好一左一右,都是跟随李二陛下东征西讨的名将,极得信任。

    似乎对于房俊这种言必提及家世的做派有所不满,段瓒只是应了一声:“这是家父。”便再不说话。

    还挺有性格!

    房俊笑笑,并不在意:“令弟段珪,跟某交情不错!”

    他这么一说,房俊便知这是段志玄的长子,将来的下一任褒国公!

    他本以为套套近乎,能让段瓒这张扑克脸缓和一些,谁知却适得其反。

    段瓒瞅了房俊一眼,直接闭上嘴不说话了……

    房俊眨眨眼:“……”

    这什么情况?难不成那段珪跟段瓒不是一个妈生的亲兄弟,又或者牵扯到什么豪门秘辛?

    每个人的心理都有一个八卦,房俊也不例外,不由奇道:“段大哥好似不太喜欢在下谈及令弟?”

    段瓒冷着脸,哼了一声:“若是新乡侯能少于舍弟来往,在下会感激不尽!时辰不早,咱们还是赶紧去校场击鼓点兵吧,若是误了将军的军令,在下可吃不消!”

    说完,面无表情的大步走在前头……

    郁闷个天的!

    房俊差点破口大骂,你那兄弟最不是个东西,嫖完妓不给钱,好几回都是老子给负的嫖资呢,和着还是我拐带的咯?

    娘咧!你小子不是跟我耍酷么?行!

    给我等着!

    老子非得把你捏在手里不可,敢跟我甩脸子?

    就让你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被人家归结为“损友”一类的房俊,心里忿忿不平的跟着段瓒,来到左卫大营的校场。

    鼓声隆隆,脚步匆匆,能站满几千人的大校场人头攒动,除却脚步和衣袂摩擦的声响,再无一丝杂音!

    这侯君集果然是名将,左卫上下,俱是精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