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二百八十章 太子的变化(上)
    房俊走后,侯君集在帅堂里如坐针毡。

    京中出左右卫之外,尚有十五卫大军,总数不在五十万之下,为何单单要在我这左卫之中挑选兵卒?还一次就调走两千人!

    陛下到底要干什么?

    难不成……陛下真的信了李靖的话,防备我谋反?

    侯君集一脚将旁边的一个胡凳踹飞,骂了一句“娘咧”!

    都怪那个李药师!

    说起贞观名将,李靖是真正的帅才,程咬金、尉迟敬德、李绩、甚至他侯君集,无人不服!以骑三千,喋血虏庭,遂取定襄,一雪渭水之耻,那种神鬼莫测的兵法,足以让世间所有名将顶礼膜拜!

    但是李靖这人性情太过谨慎,功利之心也不强,隐隐察觉到李二陛下对他的忌惮,便果断的交出一切兵权,归隐在家,不问军事。如此一来,反倒让李二陛下怜惜其才华,便让让李靖教侯君集兵法。

    侯君集跟着学了不久,每到精微之处,李靖则不教授。侯君集心里不爽,便向李二陛下告状,说李绩藏私,有不臣之心。

    李二陛下听后,便去责备李靖,李靖却回答说:“这是侯君集想要谋反。如今中原安定,我所教他的兵法,足以安制四夷。如今侯君集求学尽臣的兵法,是他将有异志啊。”

    另有一次,侯君集朝后回尚书省,因为心里想着事情,骑马越过省门数步尚未觉。

    李靖见到这种情况,便对人说:“侯君集意不在人,必将谋反。”

    你说就说呗,偏偏当着魏徵那老货的面说,结果那老货便在李二陛下面前参了侯君集一本……

    侯君集不相信李二陛下会听信那些鬼话,但凡事都有万一,万一他就信了呢?

    侯君集目光闪烁不定,心中极其恐惧。

    若是陛下真的怀疑自己,那么依着陛下的脾气,搞不好哪天进宫的时候,就能把自己给剁了……

    侯君集越想越害怕,不知如何是好,这时候堂外传来脚步声响,只好深深吸了口气,坐回座上,却总觉得今天的太阳太过刺眼,晃得他有些眼花……

    “将军!”

    来人是长史崔续禄。

    “如何?”侯君集阴着脸问道。

    “共计抽调两千人,俱是身高体壮剽悍勇猛之士!”崔续禄低声回道。

    “操!”侯君集低骂一声:“此事极不寻常!”

    想了想,越想越不对劲,站起身道:“给某备马,某要出去一趟!”

    “诺!”崔续禄答应一声,张张嘴似乎是想要说什么,却欲言又止,转身退了出去。

    大将军的性子太刚愎,这个时候,怕是谁劝也不会听……

    侯君集骑着马,一路狂奔来到东宫。

    “太子可在?”将缰绳交于门子,侯君集一边疾步走进重明门,一边问道。

    “此刻大概在左春坊,听候于庶子的政课……”话音未落,侯君集已经走得没影了。

    门子吐吐舌头,暗暗纳罕:这位陈国公侯大将军那可是一向讲究规矩,坐卧行走都一丝不苟,或许是当年当混混的时候就没个正行,所以才刻意的想要做出一副有教养的样子来……今儿这是怎么了?

    且说侯君集一路火急火燎的来到左春坊,推开门,便见到太子李承乾同太子左庶子于志宁相对坐于软塌之上,各自捧着一本书,却都是言笑晏晏,气氛和谐。

    侯君集有些愣,这场面……有点诡异啊!

    于志宁这个人,才学那自不必说,人家曾祖是北周太师于谨,妥妥的书香世家!

    大业十三年,高祖李渊在晋阳起兵,攻入关中。于志宁到长春宫拜见李渊,被任命为渭北道行军元帅府记室,与殷开山等人一同辅佐李二陛下。武德四年,尚是秦王的李二陛下加封天策上将,并开设文学馆。

    于志宁被授为天策府从事中郎,兼任文学馆学士。

    这也是一位从龙之臣,比他侯君集的资历还要高!

    但是呢,这人有个毛病,就是性子比较刚烈,也比较迂腐,说话做事,从来都不会委婉转圜,直来直去,能把人气死!

    李承乾在农忙季节命人建造曲室,数月不停工,又沉溺于歌舞,于志宁进谏道:“工匠官奴都是犯法亡命之徒,他们带着钳子凿子等物来往进出,宫廷警卫不能盘问,警卫在宫外,奴隶在宫内,怎不令人担心呢?东宫里多次响起鼓声,乐官乐工时常被留在宫里不让出去,前几年皇上的口谕告诫,殿下就不想想陛下对此的看法吗?”

    李承乾任用许多宦官,一同作乐,于志宁又劝谏道:“宦官身心都不健全,善于阿谀逢迎,靠着主子受宠作威作福,凭借上传下达制造祸患,所以历代都有宦官之祸,你咋就不注意呢?”

    后来,李承乾又私引突厥人,相互狎昵,于志宁再次进谏:“达哥支等突厥人,人面兽心,难以教化,把他们引进内室,甚为不妥。”

    反正在太子李承乾看来,就是他做什么,于志宁都看不上!

    看不上就看不上呗,谁稀罕么?可你还总是跑父皇那里告黑状,这就不能忍了!于是,太子殿下甚至暗中指派刺客,要把于志宁给做掉……

    可是现在,自己看见了什么?

    侯君集揉了揉眼睛,目瞪口呆的看着言谈甚欢的两人……

    “哟!陈国公来了?”李承乾从榻上起身,笑道:“这帮内侍真是不知规矩,国公前来,怎么能不通禀呢?孤也好迎接一下!”

    侯君集咽了口唾沫,这画风不对啊……

    以往,李承乾对东宫的这些内侍宫女最是苛刻,认为就是这些人把自己的事情随时跟皇帝打小报告,所以自己才越来越不受皇帝待见,动辄打骂,还不准他们轮休,每天都得干活。

    今天却这么轻飘飘一句话,就完啦?

    于志宁也站起来,笑着跟侯君集客气两句,便对太子李承乾说道:“微臣家中有事,先行告辞了,陛下得闲的时候,还是应该将微臣刚刚讲述的课业熟读几遍。”

    李承乾赶紧躬身施礼:“于师慢走……”

    于志宁笑吟吟的回礼,转身告退。

    “殿下……几时同这于志宁关系这般亲近?”侯君集狐疑的问道。

    “呵呵……”李承乾有些尴尬的笑了笑,“不谈这个,陈国公前来,可是有事?”

    侯君集退到门口看了看四周,确定近处无人,这才回到堂中,压低声音将心中担忧说了。

    然而让他失望的是,李承乾全程面无表情,听完之后,更是一副云淡风轻的姿态。

    “国公过滤了。”

    “过滤?”侯君集急了,“此次出征高昌,估摸着入秋就将启程,陛下却于这时候抽调走左卫两千精锐,必是朝中有事生!可微臣却一点风吹草动都没听见,此事可疑啊!”

    李承乾一改往日的急躁,温和的笑笑,目光灼灼的盯着侯君集:“国公,难道真的想造反?”

    “殿下慎言!”

    侯君集吓个半死,急道:“这种话怎么能说出口?谨防隔墙有耳!”

    那意思就是说,有些事情做得,却说不得……

    李承乾心中暗叹。

    他又怎能不知侯君集的心思?

    自打李药师隐退,侯君集便自诩是朝中第一名将,对于程咬金、尉迟敬德这样的莽夫与其平起平坐很是不满,多次向父皇表达心迹,想要敕封太尉一职,位列三公!

    可父皇先是不置可否,后来干脆敕封舅舅长孙无忌为太尉,虽然长孙无忌坚决推迟,却让侯君集极为不满,认为父皇这是在打压他!正是从那时候起,侯君集便与自己越走越近。

    想到此处,李承乾不禁耸然而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