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二百八十四章 房俊的营房
    就算将整个屋子都用冰塞满了,那也没几个钱!

    看看人家房俊,在营房里都屋子四角摆满了冰块,这清清凉凉像是秋天似的,再想想自己用冰的时候扣扣索索的样子……简直就是恼羞成怒,不生气才怪!

    李二陛下阴着脸:“从今往后,皇宫里的用冰,你们俩包了吧!”

    程咬金一点不心疼,拍着胸脯豪爽的说道:“陛下放心,这事儿交给老臣了,陛下日理万机,每到夏季便酷热难耐、心虑不净,实在难熬!老臣保证,皇宫里今夏的用冰数目,至少是以往的两倍!”

    李二陛下点了点头,嘉许的看了程咬金一眼,算是对他的这个马匹表示很受用。

    房俊心疼得直抽抽,皇宫那得有多大啊,真是崽卖爷田心不疼……啊不对,是爷卖崽田心不疼,说得好像这制冰的买卖是您的一样……

    不过程咬金拍着胸脯答应下来,难道他敢唱反调?

    只得苦着脸道:“微臣……遵旨!”

    李淳风突然惊叫一声:“咦!这是什么?”

    却见他顺手拿起书案上的一本书,两只眼睛瞪得大大的,脸上一副震惊的神情!

    李二陛下凝神一看,只见那书的封皮上赫然写着两个大字:数学!

    这书名从未听闻,难道是房俊自己所著?

    房俊于终南山兵营之中,收集天下算学股本之事,早已如同趣闻一般传遍整个关中。李二陛下知晓这小子脑筋活络,很是有些才华,若是潜心钻研算学,保不齐真能使得大唐多一位算学大家。

    可万万想不到,这小子居然都能达到著书立说的程度了?

    程咬金抻着脖子瞅了瞅,既看不出这书是房俊著的,更不知这书说什么什么,便毫不在意的摇摇头,径自走到书案另一侧的茶几上,拎起茶壶,仰头就把一壶茶水抽干,舒坦的抹抹嘴。

    最震惊的,还要数李淳风!

    他翻开书,在扉页上看到写着这么一句话——数学,支配着宇宙!

    李淳风倒吸了一口凉气!

    他本人在数学上的造诣相当深厚,事实上古代的天文学家都是各个时代最好的数学家,可他仍然不可置信的感受到这句话里边那睥睨四方、斩钉截铁的霸气!

    何为宇宙?

    先提出这个概念的,是道家始祖之一的文子,他说:“往古来今谓之宙,四方上下谓之宇”!此言何意?便是说世上的一切,就是宇宙!

    而房俊居然敢说出“数学支配着宇宙”这样的话,岂不是在说这世上的一切都可以用数学来解答?

    冥冥苍天如何用数学解答?

    煌煌厚土如何用数学解答?

    难道能将天地神明都分解成一二三四五,将之量化?

    额滴神!

    这小子是要飞啊……

    “此话大大不妥!”李淳风指着扉页上那句话,脸色郑重的说道。

    对于房俊,他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总觉得这小子仿佛与周遭的一些都格格不入,现在他才知道这种感觉从何而来,这分明是一个想要挑战整个人世间的疯子!

    只是这一句“数学支配着宇宙”,就足以将这世间所有的一切轰杀粉碎,什么儒家、阴阳家、道家、佛家……统统将失去立足之地!

    可以想见,一旦这句话流传出去,房俊将是与整个世界为敌!

    分分钟被捏死,即便是李二陛下都饶不了他!

    而且说不定,李二陛下第一个就要那他开刀……

    房俊当然知道这句话的威力,这只是他编写这本教材的时候,想起前世那位古希腊数学家毕达哥斯拉的这句名言,一时心有所感,顺手将之写了出来。

    不过他并不担心……

    “这话可不是某说的,之前曾遇到过一位大食的商人,跟他闲谈的时候聊到数学这门学科,据他所说,这句话是一位一千年前的一位叫做毕达哥斯拉的希腊数学家说的。”

    这时李二陛下也看到了房俊写的这行字,隐有怒气,听到房俊的解释,这才哼了一声:“妖言惑众。”

    李淳风也松了口气,毕竟若这话是房俊说的,那足以引起一场轩然大波。至于一个一千年前的外国人说的,无论真假对错,倒是不必去纠结。

    李淳风对这本扉页上写了这么一句胆大包天之言的书很感兴趣,也不管李二陛下,就这么站在书案前,津津有味的阅读起来……

    程咬金喝了口水,抹了抹嘴,眼睛一扫,就见到一柄挂在墙壁上的横刀。

    横刀的式样没有什么不同,连刀鞘都没有,只是在刀柄处拴了一根红绳,挂在墙壁的一个钉子上。

    木屋里的光线略有昏暗,但是刀身却反映着门外的阳光,如同一泓秋水。

    程咬金是爱刀之人,走过去将横刀取下,细细一看,顿时吸了一口凉气!

    但见光滑的刀身上,布满了层层叠叠松木纹路一般的花纹,精致漂亮,极薄的刀刃散着雪亮的光芒,隐隐间有光华流动。

    这可是一柄上好的百炼钢刀!

    “陛下,您看这柄横刀……很不错!”程咬金像是现了玩具的孩子,咋咋唬唬的召唤自己的玩伴……

    李二陛下闻言,也走了过来,接过横刀稍一打量,便点头赞道:“果然好刀!钢质一流,刃薄如纸,尤其这刀身上的花纹,流畅自然,难得的宝刀!”

    说着,李二陛下挥舞了一个刀花,顺手劈向傍边的木质墙壁。

    “噗”

    一声轻响,横刀如同切豆腐一般,轻而易举的切了进去,直没刀身。

    李二陛下吓了一跳,下意识的与程咬金对视一眼,均现对方的震惊。

    太锋利了!

    李二陛下盯着房俊问道:“此刀从何而来?”

    如此宝刀,实是可遇而不可得的宝物!不仅对铸刀师的功力要求近乎苛刻,对钢质的要求更是极高!偏偏这两者都是极难得到,所以一柄削铁如泥的宝刀,简直千金不换!

    房俊挠了挠头,心说我能告诉你,这是我家老工匠用炼铁炉炼出来的钢材用水力锻锤敲了半天敲出来的?

    便一本正经的说道:“此刀乃是微臣重金购买了一块天外陨铁,然后由吾家三十名工匠历经七七四十九日打造,刀成之日,以六畜之血淬火,方才成功!”

    所谓天外陨铁,便是陨石的残留物,上古时候便有人以之铸造冰刃,极其难得!

    听房俊这么一说,程咬金吞了吞口水,对李二陛下说道:“这小子净吹牛……那啥,陛下您把刀给我瞧瞧,必然戳破这小子的谎言!一把刀而已,虽然蛮锋利的,也不至于这么离谱吧?”

    李二陛下不虞有他,便将刀递于程咬金,想要看看他如何戳破房俊的谎言。

    程咬金接过刀,上上下下看了又看,好半晌,终于叹息一声:“以某多年来的鉴定冰刃的经验来说,这把刀……确实挺不错!这样,房二啊,老叔也不亏你,这把刀就卖于老叔吧,一万贯,如何?下午老叔就让管家将钱给你家里送去……那啥,陛下,微臣想起家中尚有要事,且先行一步……”

    话音未落,程咬金将刀拎着,大步流星的走出房门,然后在房俊与李二陛下目定口呆的注视下,撒丫子狂奔……

    李二陛下愣了好一会儿,这才反应过来,顿时破口大骂:“这个老杀才,居然跟朕玩这一套?简直岂有此理!一把刀而已,搞得朕好像多稀罕似的,呸!不要脸的东西……”

    房俊抿了抿嘴,没言语。

    只是缺狠狠鄙视了李二陛下一回,若不是程老妖精下手快,怕是您也想要据为己有吧?人家程老妖精虽然带着点明抢的嫌疑,可毕竟是付了钱的,若是您看上这把刀,呵呵……

    李二陛下自是看出房俊的心事,顿时恼羞成怒,虽然他的确想把这把刀据为己有,也确实没想给钱……

    可他是皇帝啊,他最大!

    “给朕说说你这真是意图是什么,千万别蒙朕,说什么祭天求雨这样的鬼话,否则……哼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