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二百八十五章 万事俱备,只欠南风
    李二陛下被人识破了无耻的打算,偏偏这打算尚未实施便被别人抢了先,简直恼羞成怒!他不爽,自然更看不得别人爽,所以就打算敲打房俊一番,找找平衡……

    房俊只得淡定的说道:“微臣知道陛下的急迫心情,也知道陛下对于微臣的信任,更知道陛下定是一位微臣有何惊天地泣鬼神的妙计……但是,微臣还是得告诉陛下,真的就只是求雨而已!”

    李二陛下差点气得鼻子冒烟!

    罗里吧嗦的一大堆干嘛?不如就直接告诉朕,你弄的这么大阵仗,纯粹就是扯蛋!

    虽然他也知道房俊不可能有什么呼风唤雨的本事,太极殿上的打赌更多的只是为他这个皇帝争取时间而已,可这心里多多少少还是有一些期待,期待着房俊更给他一个天大的惊喜。

    毕竟,李二陛下是真心不想对那些令他厌烦透顶的门阀世家举起屠刀……

    然而当房俊说出事实,他还是感觉有些失望。

    “求雨这种事,怎么能没有一个道家宗师亲自主持呢?”李淳风终于舍得放下手中的数学书本,凑了过来,对于房俊坚决将道家排除在外的做法相当不满。

    古代各地因风俗不同,求雨的形式亦是千奇百怪,但是最权威、最正式的形式,依然要数道家的求雨大典。

    而且李唐皇族自称是老子的后人,老子可是道教的始祖,与道教本是一家,自家人有事,难道还要去请外人?

    李二陛下也道:“道长说的不错,此事步骤繁复,你年轻识浅,难免不能周全,不如由李道长主持更稳妥一些。”

    对于李淳风,李二陛下一直都很尊敬,毕竟这牛鼻子却是惊才绝艳,能力强。

    房俊只好说道:“微臣这不是怕李太史俗务缠身,耽误修炼嘛?”

    李淳风语气古怪的说道:“难不成房侍郎认为贫道还能得证大道不成?实话说吧,贫道身边尽是俗务,这修炼不提也罢!”

    房俊奇道:“李太史这般神通广大、天赋异禀的道士,不就应该追求炼精化气、练气还神、炼神还虚、炼虚合道,最后结成金丹,白日飞升的至高境界吗?”

    李淳风被房俊这话吓了一大跳,脸色大变,急问道:“房侍郎如何得知吾道家修炼的不传之秘?”

    还不传之秘?

    就这几句,都快烂大街了好不好?

    不过随即房俊反应过来,这可是唐朝,信息传递极度缓慢、信息来源极度匮乏,后世随随便便上网一搜便有无数道家修炼典籍,现在可完全没有……

    因为印刷术的落后,也因为古人敝帚自珍的毛病,所谓的道家思想,也仅仅是道家的一些普世哲学的传播,树立起一个虚无缥缈的框架,但是对于修炼这等机密,那是一个字都不会外传的。

    房俊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只好尴尬的掩饰道:“听说,听说而已,呵呵……”

    李淳风显然不信,疑神疑鬼的盯着房俊,把房俊看得心里直毛……

    李二陛下说道:“不是说令师云游蜀中,将要回京么?若是来得及,不若就让令师来主持这次求雨大典吧。”

    房俊吓了一跳,额滴乖乖!一个李淳风就让自己提心吊胆,唯恐露出“尾巴”来,若是比李淳风还牛逼的袁天罡来了,自己岂不是分分钟“原型毕露”?

    幸好李淳风摇头说道:“某观天象,近日云气凝聚,星辰黯淡,怕是真会有一场降雨,吾师前日遣人捎来书信,尚在剑门一代,怕是赶不及了。”

    李二陛下闻言大喜:“果真有雨?”

    李淳风却叹息道:“微臣也只是观测云气有凝聚之象,这是降雨的先兆,但是否下雨,何时下雨,却不敢妄言。”

    李二陛下略感失望,房俊却欣喜莫名!

    老工匠赵根旺亦说今日有降雨之兆,现在李淳风又如此说,想来必是有根据的,即便不下雨,也必然是云层中水汽越聚越多,自己的方法将大大增加降雨的概率!

    如果再适时的来一场带着潮气的南风……

    那就就完美了!

    然而希望越大,失望就越大……

    七日之约,已过五天,天气晴朗,万里无云,一点下雨的迹象都没有……

    房俊一直守在骊山南麓的山顶,愁眉苦脸的叹气。

    李二陛下自那天来过之后,便放任房俊折腾,不闻不问。

    但是房俊知道,整个关中的部队都在频繁调动,各个职务的将领不断的交换职位,务必使得十六卫大军都在掌控之中,随时动雷霆万钧的一击!

    那些门阀世家看上去没什么动静,但绝对不会坐以待毙,一道道汹涌的暗流在长安城的地下激荡,只等着冲破地面的那一刻,便是山崩地裂血流成河!

    李淳风这个牛鼻子被房俊的那本数学折服,完全成了房俊的铁粉,赖在山顶房俊的营房里不肯挪窝,随时请教房俊一些数学问题,令房俊不胜其烦,却又不敢得罪……

    房俊哪里有心思打理他?

    再不下雨,自己跟郑伯龄认输倒没什么,关键是必然会被失望至极的李二陛下打板子……

    话说,自己这次折腾的事情可不小!

    “东大唐商号”的船队不断的从沿海地区收购海带,沿着运河运来长安,以此物浸泡过后配以银粉写下符纸灵文,此事已成关中笑柄。现在这些符纸灵文在山顶堆得像是一座座小山,仍旧有马车不断的运来,越积越多……

    看不出房俊的意图,无知的人当作笑柄,心思深沉的则想当然的以为这是在为李二陛下做掩护,以此吸引世人的目光,实际上李二陛下却在调兵遣将。

    第五天,依旧是风和日丽……

    房俊呆呆的看着天边那道绚丽的晚霞,沉默不语。

    这贼老天真的是一点机会也不给,就算你不下雨,难道连一个阴天也这么吝啬给么?哪怕自己的所有努力都不成功,起码给一个机会让自己死心吧?

    难道真是天地无情,就等着看到人世间波澜顿起,血流成河才开心?

    怀着无比的郁闷,与李淳风各自喝了两杯冰镇葡萄酿,沉沉睡去。

    梦里,他回到了他的那个时代,天上飞机倾洒着干冰和碘化银,地上降雨炮炮声隆隆,一装填了碘化银的炮弹飞上天空,在云彩里爆炸。没过一会儿,倾盆大雨便从天而降,哗哗的雨滴冲刷着干涸的大地,滋润着枯萎的禾苗,而飞机大炮的旁边,欢呼的农民又变成了大唐的百姓……

    耳边突然响起一声大叫,瞬间将房俊从梦中惊醒。

    起床气大的吓人的新乡侯迷迷瞪瞪眯着眼睛,翻身就向墙壁上的横刀抹去,打算把扰人清梦的家伙大卸八块。但是一把摸了个空,才记起造价不及百贯的横刀已经被程妖精以百倍的高价强买走了……

    脑子清醒过来,只见一个道士在自己面前手舞足蹈,房俊疑惑的眨眨眼,这是在……跳大神?

    “起风了,聚云了,要下雨了……”

    耳朵里传进来这道士的呼喊,房俊楞了楞,“扑棱”一下自床榻上蹦起来,死死瞪着李淳风:“此言当真?”

    李淳风很兴奋:“不信?自己出去看!”

    当然要自己看,以为某会相信你这个神棍?

    房俊来不及穿衣服,到了门口,仰头一看,满天乌云遮住了星月,天空黑漆漆的像是一块黑布,黑压压的黑云压城,仿佛触手可及!一阵凉风从身边吹过,吹得山顶空地上堆积如山的符纸灵文哗啦啦响。

    南风!

    房俊只觉得这带着南方潮气的风吹得通体舒泰,仰天哈哈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