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二百八十七章 格物而致知
    浓黑的乌云像是泼洒在天空的墨水,越聚越多,越聚越浓。

    两千名左卫兵卒整整齐齐的站在山顶,肃然而立,鸦雀无声,然而看似稳若磐石,实则一个个的都有些心不在焉。乌云在他们头顶像是来自地狱的浓雾一般翻滚凝聚,一股明显的潮气被敏锐的触碰到,这让他们很开心。

    入春以来的这场大旱,使得春耕极不理想,如今快要入夏,却一滴雨水都降下,意味着一年的收成将要破灭。

    所有的兵卒都来自关中,他们战时为兵,休则为农,家里有白苍苍的长辈,亦有嗷嗷待哺的婴孩。没有足够的粮食,那么即将要面对的凄凉场景,他们几乎可以幻想得出来……

    但是现在,他们头顶的乌云翻滚如怒龙,似乎就在下一刻,便会普降甘霖,迎来一场酣畅淋漓的大雨!

    田地里干渴的禾苗将会贪婪的吸收着雨水,茁壮的成长,结出沉甸甸的麦穗,磨出麸壳,变成粮食……

    他们不知道为什么把他们派来这里,砍伐树木、清理空地、那如山的符纸灵文……

    一切都充满了神秘。

    房俊站在营房之前,欣喜的看着天上越聚越厚的云层,感受着南风夹带着的潮湿气息,却被身边的李淳风泼了一盆冷水。

    “云层凝聚,水汽聚集,是下雨的预兆啊!只是可惜啊,这南风实在是大了点,若是现在住风,既有可能立即就会下雨!但这风非但没有一点衰竭之势,反而愈来愈烈,搞不好这漫天的云彩都给吹散了!看来贫道的推测没有错,是有水汽凝聚的预兆,却不足以降下雨来,还是时不我待,差了那么一点点天意……”

    李大仙儿摇头晃脑,颇为遗憾。

    太史局可不是摆设,那里汇聚了大唐最好的星象学家,不仅能通过观测星象来制定历法,更擅长凭借星象云层的变化来预测天气,对于这一场阴天却不下雨的推论,早在一个月之前就已经有了论断。

    是这场南风带来的大量水汽,使得云层凝聚,但也正是这场南风,会将它自己聚起来的乌云吹散……

    正可谓成也南风,败也南风!

    但这不正是天意最难测之处么?

    房俊却似乎根本不信他的话,亦或者根本没有受到打击,反而笑嘻嘻的对李淳风提了一个问题:“李道长,您说,这云彩里为何会有雨水?这雨水又是从哪儿来?警告你啊,别跟本官扯什么龙王爷的犊子……”

    这个问题,显然难不倒李淳风,但是他的答案却让房俊彻底醉了……

    “云聚则雨,云散则风,天地间阴阳两气交替,阴气盛则雨,阳气盛则风。如此浅显至极的道理,房侍郎居然不懂?”

    李淳风一副大儒做派,侃侃而谈,将房俊鄙视一番。

    房俊眨眨眼,好吧,这答案很好,很强大,他居然无言以对……

    让他怎么说呢?

    难道跟他将将降水的形成过程?

    在云块中,随着空气中水汽的不断补充,过饱和的水汽继续不断地在云滴上凝结和凝华,使云滴继续增大,当增大到一定程度,由于重力作用,云滴开始下落,在下落过程中,大的云滴下降度快,小的云滴下降度慢,因此大的云滴会赶上小的云滴,合并成更大的云滴,如此下去,云滴就象滚雪球一样越聚越大,最终落向地面,成为雨滴……

    怕是如此一说,分分钟就被李淳风视作妖孽!

    不是妖孽,你咋看得到天上云彩里生的事情咧?

    但房俊还是觉得应该给李淳风科普一下,毕竟这个牛鼻子估计是整个大唐最能接受唯物主义的人,因为他有足够的智慧!

    “前些天,本官现了一件很奇怪的事情。那天很热,屋子里的冰块化得很快,然后家仆便将融化的冰水端到屋外,但是到了下午的时候,却现满满一盆冰水浅了很多……道长您说说,这水跑哪里去了?”

    “这有何疑问?自然是被太阳曝晒之后蒸掉了,别说一个小小的水盆,久旱不雨的话,便是江河湖泊的水位亦会下降,便是受热蒸掉了。”

    李淳风一副“你是不是撒”的神情,这点常识都不知道?

    “呵呵,”房俊对他的鄙视不以为意,继续问道:“那么这些水,跑到哪里去了呢?”

    这回轮到李淳风愣神,下意识的说道:“没了就是没了,还有什么跑到哪里去这样的问题?”

    房俊抬望天:“那本官再问你,这云中的雨水,从何而来?”

    “云中的……雨水?嘶……”李淳风满脸呆滞:“你不会是想说……这云彩中的雨水,便是那些被太阳曝晒蒸掉的水分?”

    这个假设在将李淳风的人生观彻底颠覆的同时,却让他的脑子霍然一亮!

    他是这个世界最卓越的数学家,但同时也是最牛逼的玄学家,当然亦可称作最杰出的阴阳家……

    他自幼接受道家理论的灌输,深谙道家的“天人之道”理论,在他看来,整个世界的一切物质,无非是“阴”与“阳”两种元素的结合。

    太极生两仪,两仪生万物!

    雨水从何而来?

    若是以往,李淳风自然就是刚刚跟房俊说的那样,天地间阴阳两气交替,阴气盛则雨,阳气盛则风……

    可是现在,李淳风忽然现一个更合乎天地至理的解释。

    水属阴,地上的水被至阳的太阳蒸,然后飘散在天空里,再凝聚成云,然后化作雨水降到地面,周而复始……

    而这个过程,不正是阴阳交替、循环不朽的——太极?

    李淳风倒吸了一口凉气,脑子晕晕乎乎的……

    房俊若是知道自己的一番科普,却让李淳风生生理解为“太极的规律”,怕是要气得吐血!

    “本官再问你,若是刚刚的假设成立,那么天空中便无时无刻不存在着水汽,又如何解释有时下雨,有时却不下雨呢?”

    李淳风大脑高运转,依然捋清了自己的思路,且不说房俊的这个假设对与不对,按照这个思路,是能够解释他的这个问题的!

    “阳气盛,则地上的水化为水汽,此时阴气衰竭;待到天上的水汽越来越大,则盖过阳气,化作雨水,至此,阳气衰竭!如此循环往复,亘古不休,便是天地宇宙之间永不更替的至理!”

    房俊听得有些傻眼,哥哥跟你说水蒸气凝聚为雨的原理呢,你这扯得都是什么乱七八糟?

    但是想想这位被唯心主义“毒害甚深”的可怜孩子,只好没好气的说道:“好吧,算你说的有点道理……本官再来问你,既然已经知道雨水是如何来的,那么如何让天上降雨呢?”

    李淳风显然极其聪明,兴奋道:“只需将天下江河湖海的水分烤干,那么天上的水汽就会越来愈多,只要水汽过太阳的至阳之气,就是阴气极盛之时,自然就会下雨!”

    将天下江河湖海的水分烤干……

    房俊瞠目结舌,呆若木鸡,却又无言以对!

    李淳风好像掌握了一个宇宙间的至理一般,兴奋得忘乎所以,一边抓耳挠腮的看着天上的乌云,一边喋喋不休的叨咕着什么,看那模样,简直有些走火入魔……

    房俊张着嘴看着这位李半仙儿,这得是什么样的脑子,能说出这般脑残的话语?将天下江河湖海的水分烤干……有这样的脑洞,你咋不上天呢?

    很神经病的一个答案!

    但是从理论和原理上来说,你又不得不承认,完全没毛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