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二百九十章 神棍的诞生
    没有在古代生活过的人,是无法体会到雨水对于作物有多重要,在这个生产资料和农业技术极度匮乏的年代,“靠天吃饭”是最基本、也是唯一的依仗。

    旱了不行,涝了不行,十年当中能有两个风调雨顺的好年景,就已经是老天爷开眼,至于其他的年份,只要不饿死,就已经是邀天之幸……

    而今年的大旱,早已让百姓渐渐丧失了希望,那一片片干涸龟裂的土地,像是来自地狱的恶鬼,张开大口等着吞噬掉无数人的性命。

    眼看着田里的庄稼日渐枯萎,年长者脸上布满了哀愁,年幼者已经感受到即将到来的绝望……

    大旱、大涝、蝗灾……

    老天爷似乎总是再跟生活在他眼皮子底下的老百姓闹别扭,总是不肯顺顺当当的给几个风调雨顺的好年份,难道……真的就像是地主老爷们说的,是因为皇帝陛下德行有亏、上天要降罚警示?

    可贼老天你可得讲理不是?

    那皇帝是你的儿子,是代你巡狩天下,他缺不缺德,跟咱们这些平头老百姓有何关联,凭啥就不让我们吃顿饱饭?

    听说皇帝连个罪己诏都不下?

    真是过分啊……

    犯了错就得认,皇帝也不能蛮不讲理啊,何况跟你的苍天老子认错,有什么丢人的?

    不可避免的心里就生出一股怨气,皇帝犯了错,凭啥连累咱们啊?

    听说主家已经联合了不少世家大族,一起上书要皇帝陛下认错,下罪己诏,这样上天就会原谅他,便会降下雨水。

    只是可惜啊,皇帝太固执了,拒不认错不说,反而威胁要把这些上书的大臣们统统杀了……

    娘咧,难道刚刚过了几年的太平年景,又要回到前朝末年天下大乱的时候?

    皇帝这样做,有些过分了啊……

    对于大旱的绝望,对于未来的恐慌,加上世家门阀的推波助澜,民间渐渐凝聚起一股对于皇帝的不满。而这股不满,正是世家门阀最大的依仗所在,他们认定了李二陛下不会大开杀戒,葬送掉自己一手缔造的太平盛世,所以他们敢于胁迫帝王,有恃无恐!

    然而当一阵隆隆的雷声自天边滚动,将无数人自睡梦中惊醒,所有的怨气、所有的不满,全都不翼而飞!

    当人们推开窗子,南风夹着清凉的雨滴卷入房内,滴在脸上,才觉外面居然下雨了。

    入春以来的第一场雨,便在这个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悄然降临……

    待到天色渐渐亮起来,细细密密的雨丝像是丝线一般从天而降。街道两侧的屋檐在滴水,不紧不慢,重重叠叠。街上的石条缝隙间,溢满雨水,清清亮亮,偶尔大些的水窝儿,映了灰蒙蒙的天色。

    田间的禾苗迎着雨水抽出了两片细细嫩嫩的新芽儿,原本干瘪的腰杆也在雨水的滋润中渐渐饱满起来,蔫哒哒的叶子贪婪的吸吮着水分,在轻拂的微风中舒展着窈窕的身姿……

    一场迟来的雨水,将整个关中都包裹在一股浓浓的欣喜之中。

    原来,不下雨并不是皇帝犯了错,要不然为何皇帝没下罪己诏,这老天便下雨了呢?

    老百姓是淳朴的,你害的大家吃不饱饭,他会造你的反!

    但若是让他们看到哪怕一丁点的希望,他们也会老老实实的用自己勤劳的双手去维持自己的生活……

    等到雨势渐大,细细密密的雨丝变成倾盆之势,所有的不满、所有的抱怨都被这雨水冲刷得一干二净,人们开始憧憬着未来,祈祷着直到入秋也别再有灾害……

    一场大雨,将所有的躁动都消弭于无形。

    朝堂之上形势陡然逆转!

    而随着这场大雨传遍关中的,还有房家二郎能够“通天彻地,呼风唤雨”的赫赫威名!

    带着两千悍卒将骊山南麓的一个山顶夷为平地的举动并不能瞒得住人,而一车接着一车往山顶运送符纸灵文的传言早已天下皆知,至于太极殿上的那个赌注,更被有心人传得沸沸扬扬。

    七日之内必然下雨?

    太史局的官员第一个满脸不屑,他们根据云层气色推算出的结论,是最近水汽凝聚较之以往比较明显,但是还不足以达到下雨的程度,降雨的概率连一成都没有。

    这小子居然敢大言不惭说出七日之内必然下雨的鬼话,难道你比我们这些专业人士还厉害?

    所以当李二陛下咨询太史局的时候,李淳风据实以报,便有了君臣二人一同上山去寻房俊探个虚实的行动。

    朝中百官更是不信。

    “此子腆颜媚上,毫无廉耻!”这是朝中某一位出身清河崔氏的官员说的话,亦是绝大部分官员的想法。

    在大家看来,房俊此举是为了帮助皇帝争取转圜的时间,得到皇帝陛下的好感,却搭进去自己的名声节操,实在寡廉鲜耻至极!

    便是房玄龄,也不由深深叹息。

    按说老房到了如今的地位,见识自然与寻常官员不同,对于名声清廉与否,并不是太刻意在乎。但家里这个老二一直以来的表现,实在是让他喜出望外,便抱了极大的希翼,将来能继承自己的衣钵。现如今这名声,却是最大的障碍了……

    最高兴,莫过于长孙无忌。

    房俊弄出的新式炼铁法,让以铁厂为脊梁的长孙家深深忌惮,而军器监撕毁与长孙家的供铁协议,改为像房家购铁的现实,更是让长孙家陷入恐慌。

    更优良的铁质,更便宜的价格,这还怎么去竞争?

    这简直就是要敲断长孙家的脊梁骨!

    若是换了别家,说不得长孙无忌就会赤膊上阵,明的暗的一起来,知道全部吞掉为止!

    可是房家,却不得让长孙无忌迟疑,手段必然要用的,只不过不得不温和许多……

    幸好,这个房俊自己作死!

    他这边刚刚开始借势打压房玄龄呢,那愣小子便自己给自己挖个坑,然后跳了下去!

    七日之内必然下雨?

    你当你是戏文里的诸葛亮啊,还能呼风唤雨?

    然而,现实却将所有人啪啪打脸!

    昨夜电闪雷鸣,天雷滚滚,到了清晨时分大雨倾盆,所有人都傻眼了!

    之前的所有被他们诋毁、嘲笑的所谓幼稚甚至痴傻的把戏,现在都成了神鬼莫测的通天手段!

    不用天子亲自主持、没有修行精深的道士、没有佛法无边的和尚……

    就领着两千个军中悍卒,烧了一把天火,这雨就下了?

    这简直就是通天彻地的手段!

    难道这小子居然真的有神仙之术,能呼风唤雨?

    怪不得人家敢信誓旦旦的豪言“七日之内必然下雨”,这房二即便不是神仙附体,怕也得是个半仙儿了吧?

    咱大唐最牛的两个神仙,袁天罡和李淳风都没这么大的能耐!

    最最关键的是,下雨了!

    老百姓不回去在乎你什么朝堂争斗,他们只在乎下雨了!

    清凉的雨水从天而降,原本已经即将旱死的禾苗庄稼都活了过来,满地青翠,欢欣鼓舞!

    庄稼得救了,秋天可以产出粮食,他们的命也得救了,没有什么比这个更重要!

    于是,一天之内,房俊“神仙”之名传遍关中,随之而来的,则是家家立生祠,家家供奉香火,感谢房俊向老天爷求来大雨!房府大门前,从清早开始,便络绎不绝的有乡民专程从城外赶来,摆上果蔬香烛,叩谢房二郎求得大雨,活人无数之恩!

    一时之间,房俊之名上升到一个崇高的高度!

    万家生佛!

    便是房玄龄也不得不疑神疑鬼,难不成自家二郎还真是神灵转世、仙人附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