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二百九十二章 神机营(下)
    神机营的属性决定了其高的危险性,放在皇宫里肯定不合适,谁也承受不起那突的后果。

    但是远了也不行,即便李二陛下不把它放在眼皮子底下,也绝对不能让其失去控制,所以最好的位置就是皇宫之外,长安城内。

    长安城里寻找一处可以容纳两千多人的军营外加各式作坊、仓库的地方么,还真挺不容易。

    长安城是一个东西略长,南北略窄的长方形,全城建筑分三大部分:宫城、皇城和外郭城。

    按照房俊的估计,从东墙的春明门到西墙的金光门之间,东西宽大概为十公里。从南墙的明德门到北墙的玄武门偏东处之间,南北长大概为九公里。周长大抵在三十五公里左右,面积将近一百平方公里。

    而长安城里有多少人口呢?

    绝对不下于五十万人!

    要知道,这是个没有高楼大厦的年代,再扣除皇宫的占地面积,人口密度的绝对举世无双!

    但是在长安城的东南一隅,有水流曲折,而得名曲江。

    这里在秦代称洲,秦始皇在此修建离宫“宜春院“。汉武帝时把曲江列入皇家苑圃,并修建有离宫称“宜春苑“,汉代在这里开渠,修“宜春后苑“和“乐游苑“。隋营京城大兴城时,将曲江纳入城廓之中,凿其地为池。

    隋文帝称池为“芙蓉池“,称苑为“芙蓉园“。

    曲江两岸虽然亭台楼阁无数,但占地极广,因其处于无漏寺与青龙坊之南,地处偏远,居民稀少,有大量闲置空地。

    “此地不错,即在城内,又远离闹市。”李二陛下欣然点头,又问道:“以你之见,建造营房、营建工坊,所费几何?”

    新成立一支部队,营房、装备、杂七杂八的花费必然靡费甚重,但是出于对火器的强大信心,李二陛下打算忍痛打造一支精悍的部队,花钱肯定少不了!

    房俊想了想,没有贸然开口。

    他知道,现在的李二陛下对于钱粮极为敏感,虽然有了玻璃工坊的大量利润,但一方面要支付西征高昌的军费辎重,另一方面还要筹集钱粮准备东征高句丽,“东大唐商号”虽然亦有李二陛下的股份,但船队尚未建成,利润巨大的海贸刚具雏形,远远不足以让雄心勃勃的李二陛下松一口气。

    可以说,现阶段谁能在省钱的基础上把差使办好,那就是大功一件,更容易让李二陛下心生好感,简在帝心……

    别人没钱办不了事,但咱是谁呀?

    “点石成金”有点夸张,但是“无中生有”,却是手到擒来。

    立政殿的墙壁上就悬挂着一张长安城的舆图,似乎李二陛下每一个办公室都有各式各样的地图……

    房俊走到地图前,仔细查看一番,然后用手指在曲江的西侧画了个小圈儿,“陛下若是将此处地方赐给微臣,那么神机营驻地的一些基础设施,都有微臣来负担,不用陛下花费一分一文!”

    “哦?”

    李二陛下来了兴致,一支俩两千人的部队,从无到有,又是前所未见的编制,花费必然是普通部队的一倍甚至几倍,这小子居然敢说出都由他来负担的话?

    李二陛下知道房俊有钱,但这小子也不可能自己拿钱往里填,就算他想这么干,李二陛下还不愿意呢!

    你什么用心啊?是打算邀买人心还是怎么?

    国家的部队由你自己拿钱组建,居心何在?

    这可是诛心的!

    李二陛下站起身,背着手来到舆图之前,看向房俊手指的那一处地方,身后长孙无忌也跟了过来,看看一脸笃定的房俊,心里头好奇不已,这小子有什么妙计?

    房俊手指的那处地方,就在曲江的西侧,地势还算平坦,是一处果林,梨树桃树李子什么都有,都是野生的,并无人打理。芙蓉园横跨曲江南北两侧,并未延伸到此处。西边就是通济坊,北边是青龙坊和前朝文帝杨坚修建的无漏寺。

    此处地处偏僻,野树丛生,虽然交通尚算便利,但实在是过于荒芜,以至于人烟稀少,是长安城内难得的一处僻静所在,与城内处处繁华截然不同。

    长孙无忌摸了摸胡子,狐疑的看了房俊一眼,虽然猜不出这小子到底有什么鬼主意,但是对于他的敛财手段,却是不存在怀疑。

    只是……钱从何来呢?

    长孙无忌想不明白,李二陛下同样想不明白。

    难道是把地皮卖了?

    可这处着实荒凉,距离闹市太远,便是起了一处宅子,怕是也不会有人买吧?况且新起一座宅院的话,所费必然不菲,就算卖得出去,能收回成本就不错了,哪里能赚来钱呢?

    李二陛下喜欢占便宜不假,但也不是个小气的人,既然房俊有法子,自己也乐得轻松,这可是省了一大笔钱……

    “便依你,朕将此处赐予你便是,回头朕让内侍通知萬年县,将此处地契转交于你。不过,朕可是把话说在前头,这营房设施必然要尽心尽力,可不能为了省钱糊弄朕!”

    这就是帝王之术吧?

    好处给你了,照样还得敲打一番,必须时刻保持战战兢兢的心态,省得你翘尾巴……

    “微臣遵旨!”房俊哪里理会皇帝的敲打?

    他都快乐疯了……

    试想一下,若是有人在二十一世纪的都三环之内给你一块“荒地”,你疯不疯?

    在李二陛下和长孙无忌看来,那处荒地既然在长安城内,自然是极好的地段。但是毕竟过于偏远,卖地的话没人出大价钱,建成豪宅再卖,成本实在太高,基本无利可图、

    这不是唐朝人不明白“黄金地段”的含义,而是他们还没有意识到房地产的真正精髓!

    房俊得了意外之喜,心满意足,拍着胸腹保证神机营必然按时组建……

    李二陛下和长孙无忌另有要事相商,房俊对政事不感兴趣,便告辞退走。

    出了立政殿,在殿门口自有内侍为其准备好了蓑衣,伺候他穿上,心情大好的房俊摸出一个银锞子打赏,内侍欢喜的接过。房俊走入雨中,哼着调子打算回家,却想起好久不见晋阳公主了,心里有些想念,况且刚刚小公主可是嘱咐侍女特意在宫门口堵住他,说是公主召见。

    房俊便收住脚步,拐了个弯,往立政殿的后殿走去。

    晋阳公主和李治,便是同住在立政殿之内。

    雨势未歇,只是不如清晨时候那般大,细细密密的雨丝将整个皇宫笼罩其中,红墙黑瓦金碧辉煌都蒙上一层朦胧的凄迷,被雨水冲刷的透亮的花草树木散着草木的清新。

    到了后殿,自有侍女远远的便前来迎接,容貌标志的侍女轻衣薄纱身端娇柔,一双素手替房俊脱去蓑衣,微笑着说道:“殿下已经闹了很久,房侍郎再不来,殿下可都要去前殿寻您了……”

    房俊微微一笑,含笑步入殿内。

    殿内燃了檀香,丝丝缕缕的青烟自青铜兽炉镂空的缝隙间袅袅飘起,空气中充斥着淡淡的香气,凝神静虑,分外好闻。

    晋阳小公主这坐在榻上有模有样的看书,听到有脚步声响,回头见到是房俊,便欢喜的尖叫一声,估计是因为有一段时间没见到房俊了,小短腿儿飞快的扑到房俊面前,蹦起来搂住他的脖子,整个小身子也像是八抓鱼一样勾在房俊身上。

    这可把殿内的侍女内侍们吓个够呛,各个脸色白,双股战战。

    且不说一向身子骨娇弱的晋阳公主殿下会不会摔个跟头受伤,单单这个无限亲昵的动作,便足以惊爆所有人的眼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