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二百九十三章 我在唐朝讲西游
    窗外的雨淅淅沥沥的下着,雨水顺着房檐滴落,出滴滴答答的轻响。

    殿里飘荡着檀香的味道,侍女恭敬的给房俊奉上香茗,悄悄退在一边。

    “这是看得什么书?”房俊大大咧咧的坐在晋阳公主的软塌上,丝毫没有作为臣子的恭谨,顺手翻开放置在一边的书本。只见书的封皮上赫然写着数学两个字……

    “呃……这是哪儿来的?”房俊颇为意外,这本书他尚未编纂完成呢,目前只有他自己手里有一本,翻开仔细瞅了瞅,笔迹飘逸俊秀,应该是李淳风那牛鼻子的笔迹,心里便释然。

    这个牛鼻子,果然是道门的另类啊,必定是他在山顶的营房中手抄的。这可是涉及到版权的问题,不问就抄,是为无羞耻也;再者,若是怀着学习学问的心态去抄,也算情有可原,可你这牛鼻子居然拿着它拍李二陛下的马屁,是为无节操……

    果不其然,晋阳公主娇声道:“这是李道长献给父皇的,说是姐夫你的大作,兕子便跟父皇讨了来。”

    房俊心里对李淳风这个毫无廉耻的道门败类鄙视一番,随口问道:“能看得懂么?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姐夫给你讲解一番……”

    这话说完,心里却咯噔一下:什么时候自称“姐夫”都这么自然了?这可不是个什么好现象啊,高阳公主那个小魔女万万是不能娶的,咱房俊天不怕地不怕,却最怕帽子变颜色……

    “还好啊,蛮简单的,兕子都看得懂……”最是好学的晋阳公主再见到房俊之后,却不在意学习的事情了,香香软软的小身子爬到房俊的膝盖上,眨巴着一双亮晶晶的大眼睛,娇憨的道:“姐夫,再给我讲个故事呗……”

    自从上一次房俊给她讲了白雪公主与七个小矮人的故事,小公主就被迷住了,后来缠着父皇给她讲故事,却觉实在没有房俊姐夫将的故事有趣,便有些心不在焉,搞得李二陛下很受伤……

    讲故事?

    这个很在行啊!

    房俊便点点头:“没问题!”心里琢磨这回讲个什么故事,却听到门口脚步声响,回头一看,却是久违的高阳公主和小正太李治联袂而来……

    对晋阳公主和李治,房俊可以大大咧咧的不太守规矩,但是对上高阳公主,房俊心里还是有些犯怵的……

    赶紧起身,躬身行礼:“见过二位殿下。”

    高阳公主瞅了房俊一眼,羽扇般的睫毛微微一垂,轻轻一个万福,柔声道:“房侍郎不必多礼……”

    端庄贤淑、优雅高贵……总之房俊很不适应。

    感觉这丫头还是毒舌一点比较对胃口……

    李治却是两眼亮,看着房俊试探着问道:“姐夫你要给兕子讲故事么?”

    上次房俊给晋阳公主讲过白雪公主的故事之后,小丫头便跟李治显摆,有声有色的也给九哥李治讲了一遍。与晋阳公主憧憬着遇到一个可以救她的王子不同的是,李治自然想要当那个英俊的王子……

    总之,他也很喜欢那个故事,这次听到房俊要给兕子讲故事,他自然是兴趣满满。

    只是他的这一句“姐夫”,顿时让房俊和高阳公主都闹了个大红脸,两人相互瞅了一眼,都急忙挪开了目光。

    太尴尬了……

    虽然高阳公主曾在泾水桥头说过此生再不嫁他人的话,可那是毕竟处于情绪比较失控的状态,这时候少女的矜持作,自然窘迫得很,却也没有责怪口无遮拦的晋王李治……

    房俊冲李治点点头:“是啊,正琢磨着给兕子将一个什么故事呢……”

    心里却是在想,自己跟高阳公主这状态不对劲啊,这丫头含羞带怯的,脸泛桃花,难道那天在泾水桥头不是一时情绪失控随便说说的?

    这可麻烦了,哥哥不想娶啊!

    李治兴奋极了,却有些怯怯的问道:“本王能听吗?”

    不知为何,所有的大臣都对他这个晋王恭敬有加,唯独房俊对他不假辞色。李治甚至觉得在房俊眼里,自己这个亲王同兕子妹妹相比的话,那简直都不如一个野孩子受待见……

    他现在还是小正太一个,再者他的性格也偏软弱一点,没有去想当本王长大要你好看之类,而是一见到房俊就有些战战兢兢心里虚。

    可偏偏这个姐夫又是个极有本事的,整日里教授自己课业的师傅总是拿房俊举例来鞭策自己,什么诗书双绝,什么惊才绝艳之类的,听得耳朵起茧子的同时,也确实心生敬畏。

    因为这人实在不惯他毛病啊……

    房俊到没多少想法,随意道:“殿下喜欢,自然听得。”

    他之所以对李治不假辞色,实在是因为对这小子的腹黑没什么好感,当然这也不算什么毛病,更何况人家可是下一任皇帝,就算他的穿越会给整个大唐带来极大的变数,但是历史的惯性也不是他一个人就能轻易改变的,李治登基的概率依然过九成九,将这小子得罪得狠了,没自己什么好果子吃……

    李治欢喜的跑到晋阳公主旁边,恭恭敬敬的跪坐下来,两兄妹一起等着房俊讲故事。

    高阳公主则轻轻咬了下嘴唇,没有说话,却一敛裙裾,亦走到软塌上,跪坐下去……

    房俊无奈了,挠挠头,有些尴尬了!

    不过一个羊是放,一群羊也是放,随她了……

    侍女这时端来糕点香茶,放在一旁的埃及上。房俊刚刚跪坐下来,晋阳公主就用两根手指拈起一块千层糕,讨好的放进放进嘴里……

    高阳公主面色轻轻一变,瞄了丝毫没有察觉任何不妥的房俊一眼,咬了咬嘴唇,心里莫名其妙的涌起一丝酸意,随即却是一惊,自己这是在……吃兕子的醋么?

    这丫头才几岁啊,自己怎么会吃她的醋?高阳公主觉得自己是不是疯了,可是看着两人那无比默契又无比自然的态度,却让然浑身不自在……

    到底是嫉妒呢,还是羡慕?

    房俊没有察觉到高阳公主一瞬间的异样,嘴里嚼着酥软的千层糕,脑子里琢磨着讲一个什么故事。

    故事太多了也不好啊,都不知道讲哪一个好……

    那就来一个经典的吧!

    房俊咽下千层糕,喝了口茶水,开口道:“正所谓混沌未分天地乱,茫茫渺渺无人见。自从盘古破鸿蒙,开辟从兹清浊辨。覆载群生仰至仁,明万物皆成善。欲知造化会元功,须看西游释厄传……感盘古开辟,三皇治世,五帝定伦,世界之间,遂分为四大部洲……单说在这东胜神洲,海外有一国土,名曰傲来国。国近大海,海中有一座名山,唤为花果山。此山乃十洲之祖脉,三岛之来龙,自开清浊而立,鸿蒙判后而成。那座山正当顶上,有一块仙石……”

    当年报告做了无数,很是磨炼了一副好口才,加上他故意模仿单田芳的强调风格,将一个西游记的开篇讲得那叫一个妙趣横生、抑扬顿挫,听得晋阳公主和晋王李治目定口呆聚精会神,便是高阳公主亦是双眸亮,悄悄挺直了脊背,投入其中。

    随着那只石猴拜师学艺,通晓了七十二般变化,然后大闹龙宫,将一群虾兵蟹将打得落花流水,听得三位殿下兴趣盎然。

    房俊却有些口干舌燥,喝了口水润润嗓子,看了眼对面三双亮晶晶的眼睛,心里暗暗叫苦,这西游记有一百回,这么讲下去还不得讲到猴年马月?

    来个简化版的吧……

    “……却说观音菩萨奉了如来佛旨,来到长安寻找取经的善人,几经寻访,便寻到一位法号唤作玄奘的大德行者,赐予他一件锦襕袈裟及一柄九环锡杖……”

    正说到此处,忽听高阳公主“啊”了一声,好奇的问道:“是贞观二年道途西行,求取佛经的那位玄奘大师么?”

    房俊愣了一下,冷汗“刷”的就下来了!

    真是作死啊,都活糊涂了,居然在贞观年间给人家讲西游,幸好自己把西游记给简化了,否则讲起唐王称呼唐僧为“御弟”,李二陛下还不得把我给踹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