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二百九十五章 把你忽悠瘸
    窗外的雨还在下,虽然雨势不大,却没有一丝衰减之势,淅淅沥沥的自房檐滴下,滴落在廊前的青石板小路上,甚是悦耳。烟雨濛濛,将远处的殿阁楼宇笼罩在一层轻烟薄雾之中,略显凄迷。

    案几上茶盏晶莹如玉,是上等的白瓷,盏中香茶滚热,袅袅的飘起几缕热气。

    高阳公主和李治、晋阳公主都被李泰赶走了,说是和房俊有事要谈。晋阳公主和李治毕竟年岁还小,并没有感觉到什么不妥之处,高阳公主却是一脸担忧,她可知道这位四皇兄性情高傲,而房俊这个黑面神更是脾气火爆,这要是起了冲突……

    不过李泰在一众弟妹的眼里威望很足,眼睛一瞪,高阳公主也只能心不甘情不愿的退走。

    房间里只剩下魏王李泰和房间两个人。

    气氛很诡异。

    魏王李泰很胖,肚子有些大,无论跪坐还是盘坐都很费劲,干脆大咧咧的斜歪在榻上,倚着一个玉枕,神情很是惬意,只是望向房俊的那一双眼睛,却是精芒闪闪,凌厉如刀,带着毫不掩饰的恨意!

    就连屋子里的空气似乎都寒冷了几分……

    房俊盘坐在李泰对面,背脊挺得笔直,却不是因为被对方的气势所慑,这只是他的习惯,虽然没有当过兵入过伍,但家教良好的他一向都是“站如松坐如钟”,虽然犯懒的时候能坐着绝对不会站着……

    轻轻呷了一口茶水,滚热的茶水在口腔里翻滚几遭,口腔适应了温度,再缓缓咽下去,一股馥郁的幽香残留在唇齿之间,舌底隐有回甘。

    家里炒茶的师傅,手法愈来愈精湛了……

    如此泰然自若的品着香茶,那悠闲的神情,令李泰愈恼怒!

    白白嫩嫩的脸上肌肉猛地一抽,魏王李泰几乎是咬着后槽牙,一字一字说道:“本王恨不得将尔斩杀当场,大卸八块!”

    名望,是自己最为倚赖的资本,是能够挑战储君之位最大的武器,在李承乾天然的嫡长子地位面前,他也只有依靠名望去做出反击!

    可就是眼前这个可恶的家伙,却将自己最大的依仗,轻而易举的击个粉碎!

    李泰焉能不恨?

    没有了朝野称颂的“贤王”之名,他还凭什么去觊觎太子之位?

    房俊却似丝毫没有感受到李泰的滔天怒火,依旧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毫无怯意的回视着李泰凌厉的眼神,轻笑道:“拉倒吧,你打得过我?我不敢杀你,可是要说狠狠的揍一顿,殿下以为……我敢不敢?”

    “娘咧!”

    如此毫不掩饰的挑衅,差点把李泰给气炸了!

    嘴里骂了一声,肥胖的身躯“扑棱”一下就坐起来,顺手拽过榻上的玉石枕头,照着房俊的脑袋就扔过去!

    幸好房俊早有准备,李泰的体力也不好,没几分力气,这玉石枕头轻飘飘的飞过来,房俊微微一侧身,就给抓在手里,大怒道:“找打是吧?”

    李泰气个半死,却也只能气呼呼的瞪着房俊,再不敢动手了,因为他知道,这个棒槌真的敢还手……

    房俊瞅了李泰一眼,把玉枕都在一边,耷拉下眼皮,继续喝茶。

    李泰恶狠狠的瞪了房俊半晌,似乎也知道自己拿这家伙确实没法,只得心不甘情不愿的坐下。

    只是看着房俊这幅淡然自若的神情,心里愈怒火中烧。

    “房俊,本王和你素无怨恨,为何处处针对本王?”李泰气呼呼说道。

    这也是他最不解的地方,两人之间的冲突,最早是拳打刘泪,后来是清源寺那次,在李泰看来,那不过是意气之争,过去就过去了,还犯得着记一辈子仇不成?而且两回分明都是房俊占了便宜,就这样,为何还要弄出那么一该死的卖炭翁?

    正是这一卖炭翁,将李泰的名望死死的钉在耻辱柱上,只要这诗世间还有人在诵读流传,他李泰的名字便永远都是一个反面典型,遗臭万年!

    房俊叹了口气,一副恨铁不成钢的神情,说道:“殿下真是误会微臣了,微臣可是处处都在为殿下着想!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唉……”

    李泰觉得今日跟房俊在此说话,那就是一个天大的错误,这家伙非得把自己气死不可!

    他都被房俊给气笑了:“呵呵,和着你把本王的名声败坏得一塌涂地,本王还得好好感激你不成?”

    熟料房俊完全不留会他的讥讽,居然正色点头:“然!”

    “本王然你地娘咧!”

    李泰差点气得吐血,这人怎么能这么不要脸?

    打你怕你还手,本王骂你,你敢骂回来?

    房俊当然不敢,被骂了一句,也只得忍着。李泰若敢打他,还手是一定的,揍一顿李二陛下也能把他怎么地,若是李泰骂他一句他也骂回去,还是骂娘……

    李二陛下扒了他的皮都是轻的!

    李二陛下对长孙皇后,那是真正的真情一片、又敬又爱,甚至可以说,若房俊真的犯了混跟李泰对骂,“骂娘”的后果绝对比“骂爹”严重一百倍……

    房俊也来气了:“是你拉着我不让走的,也是你问我话的,到底要不要听?”

    李泰占了便宜,心情大好,虽然人依旧恨房俊恨得要死,气却是消了几分,便又坐了回去,冷着脸道:“那本王就请教你有何高见,害了本王,本王还得感恩戴德?”

    心里却在想,“君子动口不动手”,古人诚不欺我!跟着棒槌动手的话,一准儿会打回来,可是动嘴呢,这货就一点辙也没有……可是吾乃堂堂亲王,总不能张嘴闭嘴骂爹骂娘吧?

    况且若真是骂的狠了,难保这货不会恼羞成怒,真要是动起手来,本王可是一点胜算都没有,太吃亏了……

    房俊哪里知道李泰心里居然想这个?

    堂堂大唐亲王、陛下亲子,不敢打人只能骂人,也是没谁了……

    干咳一声,房俊组织了一下思绪,说道:“微臣败坏了殿下的名望不假,令王爷争储失势也不假,但微臣敢对天誓,这确实是为了殿下好!”

    “哼!”李泰一脸讥笑:“愿闻其详!”

    本王倒要看看你如何狡辩!

    房俊回头瞅了瞅,最近的侍女也站在门外廊下,便压低声音问道:“即便殿下声望日隆,其实陛下也不会将储位传于殿下,不知殿下信也不信?”

    “放屁!”李泰怒道:“父皇向来宠溺与我,远胜其他兄弟,甚至早已有言在先,一旦废黜太子,便立我为储!都是你这混蛋,还得本王声名狼藉,本王恨不得食你之肉、饮你之血,以消我心头之恨!”

    李泰面目狰狞,他是真的恨房俊入骨!

    眼看储君之位即将到手,却被这个棒槌给搅合黄了,简直是难填之恨!

    被一个亲王如此声色俱厉的表达恨意,房俊却无丝毫惧色,反而一挑眉毛,看白痴一样看着李泰:“殿下可真是天真,储位乃国之大事,莫非殿下真的以为,陛下身为帝王便可一言而决,说废就废,说立就立?”

    李泰愣了一下。

    皇帝乃天下之主,这没错,名义上所有人都是皇帝的臣民,“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嘛,可是皇帝真的就能金口一开、莫敢不从么?

    扯蛋!

    别说最好名声的李二陛下,便是前隋炀帝,亦不能随心所欲、言出令随!

    这朝堂势力盘结、利益交错,尤其是那些世家门阀,若是碰触到他们的利益,便是皇帝也敢反!

    废储、易储这么大的事情,怎么可能不涉及到那些世家门阀的利益?

    李泰不是傻子,自然明白房俊的意思,却只是冷笑一声:“你以为,父皇是吃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