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二百九十六章 指点你的人生
    对于自己的父皇,李泰崇拜到极点!

    他不是没想过类似于房俊这样的问题,但是他深信,只要是自己的父皇想要做的事情,那就没有人能拦得住!只要父皇要立他为储,便是那些世家门阀统统跳出来阻止,也没用!

    人挡杀人,佛挡杀佛!

    所以他冷笑着反问:“你真当父皇是吃素的?”

    那是尸山血海里一统中原的大唐皇帝,那是雄心壮志令万邦臣服的天可汗!

    只要李二陛下下定决心,谁敢挡在他的面前?

    谁又挡得住?!

    房俊微笑不语,自己给自己斟了杯茶,轻轻呷饮。

    其实,他今日同李泰在这太极宫里谈论这个话题,已是大忌!自古以来,但凡涉及皇位传承,既有大回报,亦有大风险,聪明人总是躲得远远的,不会贸然去趟这趟浑水。

    但房俊是穿越者,穿越者总是会不经意的带着一丝悲天悯人的情怀,从上帝的视角去看待整个世界,总是会想着让欢乐的事情更多一些,让遗憾的事情更少一些……

    对于李二陛下,房俊的心情很复杂。

    这是一位旷古烁今的帝王,毋庸置疑!无论他的人品如何,没有人能否认他成就的伟业,正是他一手缔造了大唐的铮铮铁魂,让这个国家纵横八荒,让这个民族挺直脊梁,直到千年以后,依然唐韵流芳!

    正是这样一位称得上是千古一帝的帝王,却有着最为悲凉的晚年。

    毫无疑问,李二陛下的基因是强大的,他的儿子们各个英明睿智,没有一个窝囊废!世人眼中最无能的李承乾,也只是在腿残之后面对压力才自暴自弃,即便这样,他也敢串联武将,要造老爹的反!

    这得需要多大的勇气?

    那位骄奢任性、狂妄无度的齐王李佑,因为手下瞒着他射杀了权万纪,自知必然将被李二陛下禁锢终生,居然宁愿造反,也不想苟延残喘的活着!

    他造反是为了推翻他老爹,自己当皇帝么?

    不是!

    没有人会愚蠢到在李二陛下的眼皮子地下造反会成功,李二陛下不仅是英明睿智的帝王,更是无敌于天下的统帅!

    他只是向李二陛下表达一个态度,作为你的儿子,宁愿死也不愿像狗一样被关着!即便是死,我也要死的轰轰烈烈,不会像狗一样默默无闻的死掉!

    说是刚烈也好,说是刚愎也罢,总之这是个人物!

    这是李二陛下诸子中最没出息的两个,而其他的诸如李恪、李泰,哪一个不是堪称人杰?

    可悲剧的是,一个一个的没一个好下场……

    李二陛下的确会生儿子,生出来的一个比一个优秀,可惜他不会教,一个皇位,全都给搭进去了……

    房俊轻叹一声,说道:“微臣之所以认为殿下得不到这个储位,还有另一个原因,而这个原因,才是决定性的。”

    顿了一顿,他沉声问道:“若是来日太子殿下继承大统,殿下下场如何?”

    李泰一脸不屑:“就算当了皇帝,依着那位优柔寡断的性子,敢把本王如何?”

    这话还没说错,就算李承乾将来当了皇帝,对魏王李泰这个亲兄弟忌惮得不行,大抵也只会削其权柄、加以束缚,至于把李泰干掉,估计没胆子做……

    “臣再问,吴王殿下下场会如何?”

    李泰皱了皱眉,颇为不解的看着房俊,这种话题,即便是至亲之人亦不敢多说,毕竟太犯忌讳!

    不过此地就他们两人,在他认识里,房俊这人棒槌、楞怂、夯货各种名号加身,实在是混的不能再混,却唯独不干那些鸡鸣狗盗背后插刀的小人之事。

    不过即便说出去又如何?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到时候我一推二五六,谁信?

    “他也不敢动老三,他身边那些左右庶子、教谕老师,除了你爹之外,俱是前朝旧臣,怎会放任他去害老三?”

    房俊又问:“那晋王殿下呢?”

    李泰不悦的摆摆手,似乎嫌弃房俊这个问题很傻:“小九才多大点儿?再者说了,太子是老大,怎么也轮不到小九去争,一点威胁都没有,太子又不是蠢货,怎会放着最好的目标不去上演一出兄友弟恭的好戏,给外边的人看?”

    房俊轻轻叹了口气,说了这么半天,这位自诩天资聪颖的家伙,却还是没领悟到自己的意思,想了想,反正都已经说了这么多,也不在乎再直接一点。

    他问道:“假设,殿下立为储君,异日成为天子,试问,废太子下场如何?吴王殿下下场如何?晋王殿下……下场如何?”

    “本王……”

    只说了半句,李泰猛然顿住,惊骇欲绝的看着房俊!

    房俊抿了口茶水,轻声道:“殿下……想明白了?”

    只是一瞬间,李泰原本就白皙的脸膛,更无一丝血色,豆大的汗珠自额头涔涔滚下,双眼圆瞪,却呆滞无神。

    整个人都懵掉了……

    李泰的脑子里,只有这么一句话:“我为天子,废太子如何?老三如何?小九如何……”

    他嘴唇蠕动了两下,却最终没有说出话。

    房俊看着他呆滞震骇的神情,忍不住问了一句:“殿下该不会说,将来杀掉自己的儿子,再传位给太子的儿子吧?”

    李泰傻眼了,讷讷道:“你你你……你怎知本王会这么说?”

    房俊深深看了惊慌失措的李泰一眼,说道:“最后的结局,不是微臣怎看,不是殿下怎么说,而是……陛下怎么想!”

    李泰呆愣无言。

    我若为天子……

    废太子决计是不能留的,那位八岁立为太子,整整当了十二年,多少朝中重臣向他宣誓效忠过?只要他还在,等到父皇一去,必然再起波澜,自己怎能留下如此大患?

    至于老三……那可是前朝骨血,炀帝外孙,这满朝文武,哪个没有几分香火情分?明里暗里谁知道有多少人站在他那一边?父皇在为,没有人敢轻举妄动,可一旦父皇殡天……自己能压得住?

    所以,老三……也留不得!

    还有小九……

    既然本王能从太子手里夺来储位,那小九为何就不能再从本王手里将储位夺走?都是一母同胞的亲兄弟,谁都有那个资格!

    自己敢留着小九吗?

    不是他李泰心有多狠,非要拿自己的兄弟开刀,而是只要走到那一天,便已再无退路,就像是身处激流之中,早已身不由己,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想到此处,李泰浑身颤栗,身上衣服早已被冷汗湿透。

    他觉得心头像是压了一块万载寒冰,堵的他透不过气,冻的他寒透骨髓!

    他一直心心念念想要从懦弱优柔的太子手中夺来储位,认为只有自己才能更好的继承这个帝国,将父皇的雄心壮志延续下去,让大唐更加的光芒璀璨、盛世堂皇!

    然而现在却陡然觉,原来自己早就陷在一个泥坑里,永远也爬不出来……

    既然连房俊都看得出这些,父皇会看不出吗?

    父皇虽然在玄武门一战夺得这江山,但杀兄弑弟、逼父退位,却也是他一生的耻辱,永远也洗刷不掉的耻辱,哪怕纵横八荒、无敌宇内,也不得不背负一生的耻辱!

    那是父皇心里永也无法痊愈的伤疤,就像是一条跗骨之毒蛇一样日日夜夜啃噬着他的心神,令他痛不欲生!

    他会坐视自己的儿子们,重演他当年的那一幕吗?

    绝对不会!

    恍恍惚惚中,李泰的耳朵里传来房俊压抑着的声音——

    “所以啊,殿下,你明白了吗?你永远都得不到那个位置……”

    难道,这就是我的人生,早已注定、无法更改的人生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