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三百零一章 长孙冲
    武氏兄弟显得很拘谨。

    不可否认,无论长孙冲还是房俊,都是勋贵二代之中最出类拔萃的人物,哪怕房俊一直都背负着一个“纨绔”的名头,声名狼藉、臭名昭著!

    面对房俊的时候,武氏兄弟更多的是胆战心惊,唯恐那句话语惹得房俊不快,立时就得倒大霉……

    但是在长孙冲眼前的时候,两人却是崇敬羡慕,以及深深的自卑!

    这位长孙家最出类拔萃的嫡长子,不仅将来要继承其父长孙无忌的国公爵位,以及长孙家庞大的家业,更娶了皇帝陛下的嫡长女为妻,荣宠备至。

    即便拥有这样的家世地位,长孙冲浑身上下却没有一丝一毫的倨傲之气。

    他就像一块温润的宝玉,笑容亲和、举止儒雅,英俊的相貌和挺拔的身姿不知能迷倒多少深闺少女,无论何时何地,他都是一个浊世翩翩佳公子,散着无与伦比的魅力。

    君子如玉!

    这才是真正的世家公子!

    在武氏兄弟眼中看来,房俊比起长孙冲,就像是小了一号,无论哪一方面,都存在严重缩水……

    武氏兄弟自叹不如的同时,也深深鄙视了房俊一番,谁叫刚刚那货在他俩面前,跩跩的天王老子一般。

    武元庆性子急,刚刚坐下,就要说话,却被长孙冲微笑着拦住,儒雅的请茶,笑道:“这可是那房俊出品的最好的茶叶,便是家父的官职爵位,等闲也喝不到,陛下午间才遣内侍赏赐的,不可错过。”

    说着,端起旁边的白瓷盖碗,轻提盖子,呷了一口茶水。

    听到长孙冲这般说词,武氏兄弟肃然起敬,同时也深感荣幸,赶紧端起盖碗,轻轻呷茶。

    且不说那房俊如何不堪,这制茶之艺确实独步天下,现在“房氏龙井”早已名动天下,成为高人名仕最爱之物,生生将大唐的饮茶方式完全扭转,之前的“煮茶”已经渐渐势弱,只有一些特立独行的文人死守着传统不放。

    尤其是“雨前”、“明前”两种龙井,作为特级贡茶,不仅价比黄金,更是产量极少,有钱你也喝不到!

    武氏兄弟品着馥郁幽香的茶水,心底却满是苦涩。

    谁能料到,那个倔强可恶的贱婢,居然能觅得这么一门显耀无比的亲事?

    当初武媚娘自荐入宫,就把两兄弟吓个半死,这妹子虽然性格刚强倔强,但那副美人胚子却是半分不假,一旦被陛下宠幸,那还能有他们兄弟的好?

    这些年施与她们母女的苛待折磨,怕是得变本加厉的报复回来……

    待到武媚娘被陛下赐予房俊为妾,两兄弟算是松了口气,房俊虽然家世显赫,但也不会对一个侍妾如何上心吧?

    谁成想,一转眼的功夫,那房俊就将名下所有赚钱的产业,几乎一股脑的都交给武媚娘打理,在那个骊山的庄子里,武媚娘俨然便是当家大妇,说一不二!

    武氏兄弟又害怕了……

    这房俊虽然不是皇帝,不能让人生则生让人死则死,可也不是个省油的灯,那股子混劲儿上来,天王老子也不怕!

    两兄弟提心吊胆,整日里战战兢兢,迫于无奈,也不得不对武媚娘的母亲杨氏多加优待,善加优容,以此缓和关系。

    却怎么也料不到,居然被长孙冲找上了门……

    放下茶碗,长孙冲才淡然笑道:“可见到你那妹子?她如何说法?”

    到了这里,武元庆的话就少了,他本不是爱说话之人,所以除非长孙冲点名问他,一般都是武元爽说话。

    武元爽道:“确实见到了,只是吾那妹子一时没转过弯来,是以并没有答应……”

    “哦?那可真是可惜。”长孙冲略显失望。

    通过房俊的种种作为来看,必然是对这个武媚娘几位宠爱,否则谁家会将产业交于一个妾室打理?

    长孙冲本想让武家兄弟出面,说服武媚娘去劝说房俊,将码头的股份卖于他俩,实则却暗中再专卖自己。却不料居然出师未捷。

    长孙冲以为是武媚娘心智坚定,却哪里知道,武氏兄弟与武媚娘名为兄妹,却胜似仇敌?

    武元爽自然不会说及武媚娘拒绝的原因,续道:“不过后来正巧房俊赶回来,与吾兄弟碰见。”

    长孙冲笑了笑,将因为武元爽卖关子带来的恼意压下,依旧面如春风,说道:“房俊如何说?”

    他只是顺着武元爽的话风问了一句,其实心里是知道答案的。若通过武媚娘游说一番,给自家兄弟一个稳定的营生,或许还有机会,若是当面问房俊,肯定没戏。

    却不料武元爽一脸得意,说道:“那房俊依然答应了。”

    长孙冲微微一惊,这房俊居然真的宠爱那武氏到这般地步?那房家湾码头可是日进斗金的聚宝盆,竟然都不用武氏相求,便答应卖于武家兄弟?

    武元爽没现长孙冲的惊讶,自顾说道:“只是房俊开出的价格有些出乎意料,他要价一成份子五十万贯。不过在下想到以驸马您的财力,自然不是问题,便提出购买四成股份,这亦是您事先交待的……”

    长孙冲叹了口气:“那房俊必然是说要考虑一下,然否?”

    武元爽愣了一下,赞道:“驸马果然聪慧过人,一点不差。”

    长孙冲深深吸了口气压下心里的火气,好好一桩事情,算是彻底黄了……

    不过面上却没有多少失望,依旧满面春风的笑道:“如此甚好,二位且等待房俊的回音便是。只是有一样,无论到何时,千万不能透漏其实是某要购买房家湾码头的股份,切记!”

    “是,请驸马放心,吾兄弟心里有数。”武家兄弟赶紧一起表态。

    有数?

    你有个屁的数!

    长孙冲心里骂了一句,略带遗憾的说道:“刚刚公主遣人过来,已然炖好了宫里御赐的上品燕窝,不过某既然与二位有约在先,自然是要等候二位的,所以让公主稍作等待。现在时候也不早了,二位先行回去等候房俊的回音,某也好去公主那边,待改日有暇,定与二维好好的喝几杯,不醉不归!”

    武家兄弟受宠若惊,急忙起身道:“驸马说哪里话?若是早知如此,吾二人自是在门口守候,亦不敢打搅驸马与公主用膳。吾二人这边告辞,一旦房俊那边传来回音,定然立即前来通禀,请驸马定夺!告辞!”

    长孙冲笑意满面,拱着手,礼送二人出去。

    他便是这样,永远在人前都是彬彬有礼、温润如玉,哪怕对方是贩夫走卒、草莽盗寇,亦不会失礼半分。

    所以,他才会深得满朝文武褒奖。

    所以,他才会让陛下宠爱信任。

    但是,在人后……

    “来人!”

    “属下在!”

    一个黑衣人自门后闪出身形。

    长孙冲一脸阴郁:“去跟着武家兄弟,远一点,看看是不是有人跟踪他们。”

    “诺!”黑衣人领命而去。

    长孙冲皱着眉毛,想想前后过程,突然眼光扫到案几上的茶碗……

    “噼里啪啦”

    刚刚被武家兄弟用过的两个上等的白瓷盖碗,被长孙冲狠狠砸在地上,英俊的面容扭曲狰狞,破口大骂:“这两个傻子,窝囊废,坏吾大事,简直岂有此理!”

    以房俊的精明,岂会看不出武家兄弟的破绽?

    一个早已山穷水尽的公侯之家,就连日常用度都勉力维持,何来两百万贯购买房家湾码头的股份?不需说,自然是有人站在他们兄弟身后。

    说不定,刚刚武家兄弟进入长孙府的时候,房俊的人就跟在后面……

    一想到那日进斗金的码头自己再无染指的机会,长孙冲就气得咬牙切齿!

    凭什么,你要把那个一无是处的长孙涣捧起来?

    将一对白瓷茶碗砸得粉碎,长孙冲才泄了心中恼怒,然后深吸一口气,扭曲狰狞的面容再次恢复英俊倜傥,整理了一下仪容,出门向父亲的书房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