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三百零四章 公主(上)
    据说,周康王时,函谷关关令、文始真人尹喜,于终南山中结草为楼,每日登草楼观星望气。

    一日忽见紫气东来,吉星西行,他感知必有圣人经过此关,于是守候关中。不久一位老者身披五彩云衣,骑青牛而至,原来却是老子西游入秦。

    尹喜忙把老子请到楼观,执弟子礼,请其讲经著书。老子在楼南的高岗上为尹喜讲授道德经五千言,然后飘然而去。

    自此,这终南山便成了“天下道林张本之地”。

    自文始真人尹喜草创楼观后,历朝于终南山皆有所修建。秦始皇曾在楼观之南筑庙祀老子,汉武帝则于说经台北建老子祠。魏晋南北朝时期,北方名道云集楼观,增修殿宇,遂开创了楼观道派。

    入唐之后,因李唐宗室认道教始祖老子为圣祖,尊崇道教,又因楼观道士岐晖曾于唐高祖起兵之初尽起资财以助,故李渊当了皇帝后,对楼观道特予青睐。

    到了贞观年间,因天子极力崇道,是以终南山中愈道观林立,香火缭绕。

    房俊骑在马上,远远看去,已见无数道观殿阁上的琉璃瓦反射出太阳的光辉,粲然一片,如此富贵气势,展现出道门极盛的辉煌之外,也使山中的清秀之气消解了几分。

    同是终南山,房俊选的那处废弃兵营,与此处道观林立相比,只是相差不足五十里,却简直天壤之别。

    马车弛入山中,马蹄踏着脚下的青石便道,得得声响。

    房俊心里有些郁闷,前些时日答应了清河公主,六月十九观音诞要去逛庙会,今日一大早,便被奉了嫂子命令的程处弼从曲江池畔的军营中拽出来。

    时间紧任务重,李二陛下对“神机营”期望甚高,房俊自然不敢怠慢,军营房舍工坊等等都是加班加点,这就够忙活的了,何况既然号称“神机营”,暂时没有火枪还可以理解,但也不能只是弄两个土雷糊弄人吧?

    最起码火龙出水、神火飞鸦得弄几个出来……

    不过几位公主殿下相招,自然不能不从,何况这里还有晋阳小公主的命令?可以说,李二陛下的所有公主绑一块儿,在房俊这里,都不如一个晋阳公主说话好使。

    只是房俊不解,今日是观音诞,你们都跑来道观算是怎么回事儿?

    旁边的马车掀开车帘,露出晋阳公主那一张瓷娃娃一般精致的脸蛋儿,奶声奶气的说道:“姐夫,我也要骑马!”

    对于晋阳公主的请求,房俊基本连一丁点的拒绝念头都不会产生,哪怕她要上天去摘星星,估计房俊都会想办法做个神舟六号出来……

    晋阳公主自有随性的侍女嬷嬷,当即同晋阳公主一起坐在车中的嬷嬷便说道:“殿下怎可胡闹?山路崎岖,万一生什么意外,可如何是好?”

    晋阳公主虽然有些调皮,但在这般事情上,向来都是很乖的,闻言不开心的嘟起嘴儿,却不再闹着要骑马。

    房俊现自己现在有点loli控……只是看着晋阳公主嘟着嘴儿不开心的样子,便心里头堵得慌,浑身不得劲儿。

    这个钟灵毓秀的小丫头,哪怕再是渴望,也不会任性的去给身边的人带来一旦担忧和烦恼,她知道万一真的有何意外,这些嬷嬷侍女就得承受李二陛下滔天的怒火……

    可知这天下也只有房俊知道,任性也好,乖乖也罢,这花骨朵一样的女孩儿,未等灿烂的生命开始盛放,便即枯萎凋谢了……

    房俊心里狠狠一揪,一夹马腹,向着马车靠近了些,张开手臂,大手从掀开的车帘里探进去,揽住趴在车窗前的晋阳公主的腰肢,笑道:“抓稳了!”

    晋阳公主明亮的眸子本来满是失望,这时见到房俊的举动,顿时涌起无限的惊喜,伸出小手就仅仅的搂住了房俊的胳膊。

    房俊什么力气?

    微微一较劲,晋阳公主轻若棉絮的身子便被他自车窗提溜出来……

    车里的嬷嬷都吓傻了,颤抖着声音喊道:“房侍郎,当心伤着殿下……”

    房俊哈哈一笑,将晋阳公主放在自己身前靠近马脖子的地方,双腿向前,夹住她的两条小短腿儿,一只手从晋阳公主腋下探过去,搂住她的小腹,紧紧的固定在自己怀里,之用一只手操控着马缰,笑道:“嬷嬷不必担心,若是陛下责怪,将责任推到房某身上便是,陛下必不会怪罪你等。”

    然后俯身看着晋阳公主白皙的脸蛋儿,宠溺的问道:“怎么样,晋阳公主殿下,感觉如何?”

    小公主兴奋极了,被房俊在耳边说话,热热的呼吸弄得耳朵痒,缩了下脖子,然后扭头凑上香唇,就在房俊的脸上使劲儿的香了一口。

    “啵”

    房俊微楞,晋阳公主依然转过头去,兴奋的大叫:“驾!”

    只是她不懂马术,缰绳在房俊手里,那马儿如何能听得她的命令?依旧仰着码头不紧不慢的踱着步子,马尾巴使劲儿的甩啊甩……

    房俊呵呵一笑,一夹马腹,轻轻喝了一声:“驾!”

    那骏马便晃一下脑袋,打了个响鼻,四蹄迈开,轻快的加快了步子。

    那嬷嬷坐在车里,原本因为房俊的话刚刚放下的心,陡然随着骏马的加快提了起来,吓得魂儿都快飞了,尖声叫道:“房侍郎,万万不可!当下殿下的身子……”

    她心里简直快把房家十八代祖宗都问候了一遍,哪里有这么不着调的人?

    那可是公主殿下啊,陛下最最视如明珠的晋阳公主!

    这要是除了意外,你房俊被陛下扒皮拆骨不要紧,咱还不得被满门抄斩?

    老身这是招谁惹谁了?

    这个死房俊,果然是个棒槌、楞怂,害人不浅呐……

    房俊哪里管她怎么想?

    怀里的晋阳公主兴奋的嗷嗷叫,那银铃般的笑声就像是百灵鸟一样的歌声一般,清脆悦耳,飘荡在这青石古道、苍翠树林之中,就放佛是这世界上最动听的乐章!

    只要小公主开心,老子敢把天捅个窟窿……

    骏马沿着青石古道小跑着,转过了一个弯,便见到一角飞檐掩映在前方的竹林之中,刚想策马过去,却听怀里的晋阳公主叫道:“错啦,错啦!姐夫,不是那边,是这边……”

    房俊略感诧异,顺着她肉呼呼的手指方向一看,果然一条小径隐藏在树林之间,是一条小岔路,路面已经生出青苔,隐约留有马蹄和车辙,不仔细辨别的话,几乎不会现。

    降低马,一大一小的两人共乘一骑,钻进那条小径。

    昨日的雨已然停了,降水量只是一般,毕竟云层里的水汽还没有达到可以降雨的程度,被房俊一顿歪招折腾得下了雨,这雨量自然有限。

    今日阳光普照,已是入夏,长安城中的暑气渐渐升腾,但这山深阴凉之处却是一片绿色苍翠,温度宜人,策马缓步行来,耳边野鸟鸣叫、溪水潺潺,颇有几分置身世外桃源的感觉。

    从小径中走出,眼前豁然开朗。

    一片翠绿的草地像是地毯一般铺在眼前,前方一处坡地微微隆起,几十株高大的银杏树亭亭如盖,笔直的栽植在坡地上。

    耳边隐有流水潺潺,想必那树后必有要一道溪流。

    那银杏树下,并肩立着两个道装高髻丽人。

    其实说是道装高髻丽人,但由于房俊多处有些远,并未看清具体容貌如何,只是远远看去,这两人身量婀娜,体态流丽,在这个初夏的日子里,并肩立于高大的银杏树下,弱质纤纤,头顶的树冠遮住阳光,洒下一身斑斓的光斑,恍若仙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