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三百零五章 公主(下)
    这画面太美,房俊……看得眼睛都直了!

    骏马踱着步子向前走,晋阳公主已在马上直起上身,幸福的叫道:“姐姐,姑姑!”

    房俊这才醒过神,赶紧勒住马缰,先跳下马背,在双手将晋阳公主抱了下来。

    晋阳公主双脚落地,便迈开一双小短腿,兴冲冲的向两个道装丽人跑过去。

    房俊跟着走了几步,便看清了两人的面容。

    左手边的道姑身材较丰润,依稀素雅的道袍穿在身上,却是峰峦起伏美不胜收。白皙的瓜子脸洁白细腻,秀眉弯弯,眼含秋波,本事出家道姑的打扮,却偏偏透着一股子如水的娇媚……

    此时这道姑正向房俊望来,那一双剪水双瞳似乎爆起两团火花,丰润的红唇微微一挑,笑道:“房二郎,好久不见!”

    房俊被她这一双媚眼看得心头一跳,脑子里急忙搜索着记忆,然后才躬身施礼道:“微臣,见过房陵公主。”

    道姑咯咯一笑,胸前的雄伟便水波一样荡漾着,气喘不已的娇嗔道:“哎呦,长安城最楞怂的一根棒槌,现在也学那些酸腐文士那般,硬不起来了么?”

    房俊满头大汗。

    这话怎么说的……

    便是醉仙楼里的姑娘,也不能跟一个男人这么肆无忌惮的调笑吧?

    而且您可是公主啊,高祖李渊的女儿、李二陛下的妹子,房陵公主!

    说起这位房陵公主殿下,的确算是一个名垂千古的人物。

    呃,好像老李家的公主知名度都不低……

    唐朝公主行为放荡,那是出了名的。

    房陵公主乃是高祖李渊第七女,生母太穆皇后窦氏,没错,跟李建成、李世民那是同父同母的亲兄妹。下嫁太穆皇后亲也就是母亲的侄儿窦奉节,亲的不能再亲的姑表亲,不过这个在古代不算事儿。

    房陵公主傲慢无比,不许驸马在外拈花惹草;她自己却满山放火……

    杨豫之是李二陛下胞弟巢刺王李元吉之女寿春县主的丈夫,按辈份,房陵公主是寿春县主的姑妈,可她勾搭起侄女的女婿一点都不含糊。整得窦奉节只有独守孤枕难眠,好不冷清。

    起先,窦奉节并不知那男人是谁,他也不敢管房陵公主的破事儿,只能装聋作哑。可后来才知道,那个抱着自己老婆的男人,居然是在平日里恭恭敬敬地喊自己为姑父的小混蛋,这个你叫杨豫之怎么忍?

    很快,杨豫之被窦奉节带兵捉拿,并施刑杀之,房陵公主也与窦奉节离婚,这可是李二陛下亲自判定的离婚案件……

    窦奉节虽然泄了心头之气,但是绿帽之名顿时声震天下,没过多久就病死了。

    房陵公主也没辙了,只得出家为尼……

    此刻房陵公主盯着房俊的眼神,就像是非洲大草原上的狮子盯上了一直羚羊……

    房俊心里直跳,哥们倒不是打算什么守身如玉,可您这盘菜,咱可真不敢下嘴……

    赶紧转向旁边的那位道姑,躬身行礼道:“微臣,见过长乐公主殿下!”

    这位道姑髻高挽,露出一截儿修长白皙的颈项,优雅如天鹅。肩如刀削,腰如束缟,身姿窈窕纤弱,精致的容颜眉目如画,丽质天成。秀气的柳叶眉婉约,一双清澈的美眸明若晓溪,俏挺的鼻梁,温润的红唇,整个人温婉如玉,翩若惊鸿。

    只是眉宇之间那一抹淡淡的哀怨,却平添了几分娇弱……

    没错,这位便是李二陛下与长孙皇后的嫡长女,长乐公主李丽质!

    若是给古往今来所有最受宠的公主排个名,这位公主殿下必然榜上有名!

    而且,跟她的母亲一样,温婉贤淑之名传遍后世,几乎是所有皇家公主的榜样!

    长乐公主丽质天生,那长孙冲亦是丰神俊朗,这两人倒真是珠联璧合的的一对儿玉人!

    只是让人心生嫉妒……

    却不知为何亦是一身道袍,做出家道姑打扮呢?

    长乐公主微微一个万福,轻笑道:“房侍郎不必多礼。”

    她的笑容与房陵公主的魅惑众生完全不同,更像是一股清澈的泉水,淡然自然,清新隽永。

    却回味悠然……

    目光交错,房俊心底微微一震,他知道这一世也休想忘掉那对美眸。

    他两世为人,从未见过像那样的一对眼睛,清澈无尽,尤使人心动的是内中蕴藏着一种难以形容的平静深远……

    晋阳公主已然拉着姐姐的手,得意的显摆道:“姐姐,刚刚姐夫带着我骑马了!”

    长乐公主柳眉微微一蹙,嗔道:“你以为姐姐没看到呀?你这个小淘气,万一伤了可怎么办呢?”

    伸出白玉也似的手指,屈指在晋阳公主光洁的额头轻轻弹了一下,惹得小公主夸张的雪雪呼痛,这才将眼波往房俊这边扫来,略带嗔意的说道:“平素便听闻房侍郎对兕子极是宠溺,本宫应该感激才是,可怎能如此娇惯小孩子呢?以后还是不要这样为好。”

    她说起话来,语调轻软,嗓音娇嫩,浅嗔薄怒间,只有一股令人心神舒畅的清新惬意。

    房俊就笑了笑:“这可不怨微臣,谁叫晋阳公主如此活泼可爱呢?不过既然殿下有懿旨,微臣自当遵命便是。”

    长乐公主最是端庄严谨的性子,平素极是内敛腼腆,今日与房俊说话,一是见他如此宠溺兕子,心生好感,二则因为是高阳公主未来的夫婿,那也就是自家人,所以才熟稔了有些。

    可是房俊这话说得却是有些轻佻了,感觉很是油嘴滑舌……

    长乐公主轻轻“嗯”了一声,不再说话了。

    房陵公主自一遍笑吟吟的看着,也不插嘴,只是这眼神却在房俊身上转来转去,把个房二看得浑身痒,满是不自在……

    这在此时,一声呼喝字银杏树后传出:“可是房二来了?过来,让孤罚你三杯!”

    房俊愣了一下,李承乾?

    心底虽然疑惑李承乾怎会出现在此地,不过太子相招,不敢耽搁,便对三位公主微微施礼,向银杏树后边走去。

    他刚一走,房陵公主就靠到长乐公主近前,伸手揽住她的胳膊,笑吟吟的说道:“这个房二不老实!”

    长乐公主似乎对房陵公主的亲昵已经司空见惯,二人虽是姑侄,但相差不过三岁,尽管性格南辕北辙天差地别,感情却出乎意料的好。闻言微微蹙眉,不解的看向房陵公主。

    房陵公主伏到她耳边,吃吃笑道:“那房二的眼神,恨不得把你一口连皮带肉的吞了……”

    长乐公主大囧,就连晶莹如玉的耳尖都泛起晕红,狠狠的瞪了房陵公主一眼,却惹得房陵公主更加肆无忌惮的大笑……

    走上那道斜坡,房俊忽然闻到阵阵桂花香,抬眼看去时,却见前方不远处,银杏树之外,尚植有数百株月季,沿着坡地铺开,万紫千红,开的正艳,而香味便是由此而来。

    娇艳月季之旁,青青碧草之上,娓娓流过的小溪边,此时已闲散张设着十来张原木古拙的矮几,几上菜肴多不过五具,却另置有果盒、茶盒各一,皆是式样简朴典雅。

    而围着案几而坐的,却是不下于十几人。

    李承乾见到房俊,笑着招招手:“房二,到孤这边来坐。”

    一霎间,房俊只觉得无数道或惊讶或嫉妒的目光直直的向自己望来。

    房俊微微一笑:“遵命!”

    抬脚走到李承乾身边。

    正坐在李承乾身边的高阳公主站起身,向旁边挪了个位置,给房俊让出地方,嫣然一笑。

    她今日身穿一袭葱蓝色的对襟半袖短衣、湖水色的长裙窄裈,反折领、细围腰,飒烈中倍显娇姿,衬着脚下一双尖翘绿蛮靴,如霜雪般骄人,犹如白莲般俏丽。

    房俊含笑颌,表示谢过,待到跪坐在案几前的锦垫之上,放眼四顾,却被对面一颗铮亮的光头惊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