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三百一十二章 爱莲说
    房俊被房陵公主贴在身边,嗅着那馥郁的体香,看着这张如花的娇靥,幻想着青山道袍下玲珑浮凸的娇躯,差点忍不住俯身在那张花瓣一样的红唇上咬一口……

    后腰传来一阵刺痛,疼得房俊一呲牙,终于魂魄归窍。

    强忍着来自高阳公主的掐捏,房俊脸上的肌肉抽搐一下,强笑道:“殿下有命,岂敢不从?”

    便挥毫泼墨,当即写了一句。

    房陵公主俯身去看,一只晶莹如玉的耳朵便在房俊眼前,惹得这货又是咽了口口水……

    这房陵公主虽然经历丰富,辈分也高,但却是与长乐公主同年,今年刚刚双十年华,正是女儿家最最魅力无限的年纪,那道袍紧裹着玲珑紧致的娇躯,娇艳似旁边盛放的月季,与清丽如菊的长乐公主相得益彰。

    “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

    房陵公主低声喃喃的念着,忍不住再看了一遍,细细的咀嚼,居然有些痴了……

    这句诗,简直就是她人生的写照。

    因花而有泪,此一层意也;因泪而问花,此一层意也;花竟不语,此一层意也;不但不语,且又乱落,飞过秋千,此一层意也。人愈伤心,花愈恼人,语愈浅而意愈入,又绝无刻画费力之迹,谓非层深而浑成耶?

    “泪眼问花”,实即含泪自问。

    “花不语”,也非回避答案,正讲少女与落花同命共苦,无语凝噎之状。

    “乱红飞过秋千去”,不是比语言更清楚地昭示了她面临的命运吗?“乱红”飞过青春嬉戏之地而飘去、消逝,正是“无可奈何花落去”也。

    在泪光莹莹之中,花如人,人如花,最后花、人莫辨,同样难以避免被抛掷遗弃而沦落的命运……

    这一句诗,简直就是狂风暴雨一般鞭挞封建礼教的无情,以花被摧残喻自己青春被毁。

    当然,这只是房陵公主心有所感而已,至于她勾搭自己的侄女婿,算不算“被封建礼教所束缚”的人生,怕是没有人会站在她这一边,陪着他伤春悲秋……

    至于房俊写这句诗的用意,其实是想提醒房陵公主一下,您当初的肆意妄为,换来了如今的凄凉处境,“乱红飞过秋千去”,大好韶华就这么溜走了,应该好好反省一下。

    总之,房陵公主其实是有些想多了……

    一坛酒饮尽,房俊刚刚把酒坛放下,手上一沉,原来晋阳小公主又给他捧来一坛……

    看着小公主微微气喘的俏脸,房俊哈哈一笑,自是不会辜负好意,伸手拍开泥封,一口气喝了小半坛子。酒水沿着嘴角留下,沾湿了前襟,房俊大呼一声:“爽快!”

    肆意潇洒、不拘礼数,居然隐隐有魏晋狂士的风采!

    房陵公主更是双眸晶亮,伸出殷红的舌尖舔了舔嘴唇……

    高阳公主在房俊身后,自然见到房陵公主放光的眼睛,心下顿时一颤,小手再次伸出。

    房俊咬牙,面容僵硬!

    李承乾也来了兴致,自去取了一杯酒饮尽,笑道:“既然都有份,二郎何不送长乐一句?”

    长乐公主温言一愣,急忙推辞道:“太子哥哥,不可……”

    “妹妹毋须在意,”李承乾打断长乐公主,对房俊说道:“不过孤事先警告,要写得好听,要极尽赞美,长乐性情如白莲,香远益清,尔切不可借古讽今,说那些难听的话儿!”

    房俊瞄了急的脸红的长乐公主一眼,笑道:“太子殿下岂不是要微臣阿谀奉承么?长乐公主殿下清淡如莲,微臣才思有限,怕是要令诸位失望了。不过现在都说微臣是个佞臣,既然是佞臣,便需有谗言媚上的功夫,殿下的要求自当勉力完成!”

    李承乾听他说得有趣,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长孙冲却差点气死,这么明显的怕马屁的话也说得出口?果然是佞臣!

    房俊只是稍一沉思,便提笔写道:“水6草木之花,可爱者甚蕃。晋陶渊明独爱菊。自李唐来,世人甚爱牡丹。予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莲之爱,同予者何人?牡丹之爱,宜乎众矣!”

    众人都有些惊讶,之前无论好话坏话,每个人都只有一句诗,而轮到长乐公主,却整整写了两张宣纸,一百多字?

    难道仅仅是因为这乃太子殿下的要求?

    房俊在写,房陵公主便在一旁轻声吟诵,待到念出“予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时,长乐公主已是又羞又气,粉面通红,狠狠一跺脚,纤腰一扭,转身离去……

    房俊却犹自不觉,仍然把一爱莲说写完了。

    转头看着太子李承乾,很是得意的神情:“殿下,可还满意?”

    你不是说长乐公主清淡如莲么?那咱就给你整出一爱莲说,妥妥的千古名篇,流芳百世!这马屁拍得殿下可爽?

    可令他意外的是,李承乾一张白脸像是见了鬼似的,满满的全是惊诧莫名……

    莫名其妙的扭头看了一圈,现几乎所有人都用一副震惊的神情看着他。

    呃……长孙冲除外。

    此刻的长孙冲就像一头被激怒的豹子一般,从人群的最外围疯一般挤进来,飞起一脚就踹在房俊胸口。

    饶是房俊武力惊人身手矫健,也被长孙冲这突如其来的一脚踹得一个趔趄,顿时又惊又怒:“你疯了?”

    长孙冲一张俊脸已然扭曲涨红,死死咬着嘴唇也不说话,扑上来就要接着踹!

    幸好萧翼就站在他旁边,见到房俊也怒了,赶紧死死将长孙冲拦腰抱住,劝阻道:“息怒,息怒!房侍郎不过无心之言,长孙少卿何必放在心上?”

    他是不得不拦住长孙冲,虽然也很想长孙冲好生教训一番房俊这个口无遮拦嚣张到极点的混蛋,可他也明白,已房俊的武力,长孙冲这个绣花枕头冲上去简直就是找死……

    不得不说,房俊是真的有些喝多了。

    否则怎能当着长孙冲的面写出“予独爱莲”这种混话?人家李承乾可是刚刚将长乐公主比作纯洁的白莲花……

    更别说最后还来了一句“莲之爱,同予者何人?”……

    当着人家长孙冲的面说你喜欢人家的老婆,还要问一句“还有谁和我一样也喜爱?”……

    简直就是不共戴天之仇啊!

    你自己因为高阳公主和辩机之间尚未生的事,都能怒火万丈将辩机好一番讽刺挖苦,人家长孙冲听了你这话,怎么可能不跟你拼命?

    眼看房俊根本没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反而还要冲上去还击,李承乾只得苦笑着拉住房俊,说道:“二郎住手吧,你这……简直也太胡闹了!”

    他也看出来,这房二大抵是有些喝醉了,根本不知道自己写了些什么……

    冲着褚遂良和萧翼说道:“二位先将长孙少卿劝回去,此事自有孤来处理!”

    褚遂良一听,也知道这事儿就算是完了,太子的话不能不听,只得跟萧翼一起,将暴怒的长孙冲拉走。

    长孙冲奋力挣扎,一遍破口大骂:“房二!你混蛋,你无耻,你简直人面兽心,禽兽不如,你娘咧……呜呜……”

    萧翼一听这位开始骂娘了,赶紧捂住长孙冲的嘴巴……

    他也知道,此事虽由房俊的失礼而起,但房俊大抵只是无心之失,写文章嘛,不就是凑字数?觉得顺溜就写呗,却不想把长孙冲得罪得死死的!

    这事儿既然由太子出面,想来也不会有什么波折。但长孙冲若是骂娘,被房二这个二杆子追上来一顿好打,那可就麻烦大了……

    那边长孙冲被连拖带拽的拉走了,房俊这边兀自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忿忿道:“什么东西!就那小白脸,老子分分钟揍的他怀疑人生!敢跟哥们而耍横,简直不知死字怎么写!话说,他这是犯了什么疯?”

    这位终于反应过来,一头雾水。

    旁人尚未说话,晋阳公主已经奶声奶气的说道:“姐夫你说喜欢长乐姐姐,所以长孙姐夫生气了……”

    房俊不悦道:“小孩子净胡说,我啥时候说喜欢长乐……”

    说到这里,他猛然反应过来,自己默默的背诵了一遍爱莲说,顿时打了个激灵,喝下去的酒水化作一身冷汗流了出来……

    糗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