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三百一十一章 房二斗酒诗百篇(续)
    房俊眯着的眼睛看似有些朦胧,但是依然很亮!

    萧翼一张方脸顿时难看起来,写诗填词的人多得是,但是这写诗骂人还真是少见,自己怎么就一时昏了头,瞎掺乎个什么劲儿?

    想想被一卖炭翁搞得名誉扫地的魏王李泰,萧翼偷偷的咽了口吐沫,恨不得自己给自己两个大耳光!

    嘴贱么?非得赶着起哄……

    房俊看着他的神情,笑道:“萧御史为房某的声誉操心,房某自然不能厚此薄彼,也送你一句!”

    萧翼咧咧嘴,很想说你薄待我吧,我不介意……

    房俊已然写道:“今年花胜去年红,可惜明年花更好,知与谁同。”

    萧翼眨眨眼,瞬间领悟了房俊之意,顿时闹了一张大红脸!

    别看你现在捧红踩黑,看似快意无比,实则他们那些家伙都是昨日黄花!你得看准了,谁才是未来开得更鲜艳的那一个,就是不知道那个时候你还看不看得见……

    这分明就是再说他吹捧褚遂良与长孙冲,打击他房俊的手段愚不可及,等到未来我房俊一飞冲天花开锦绣,你可就悔之晚矣!

    萧翼乃是监察御史,最是清流中的清流,干的就是弹劾枉法、得罪权贵的差使,可是现在却吹捧明显官至更高更受帝宠的一方,去打压看似落在下风的一方,简直就是与自己的职责完全违背。

    自此一事,何敢再称清流?

    羞臊难当的同时,萧翼不由暗暗心惊。

    这房俊确实了得!

    何为“飞花令”?便是一种很简单的酒令,行令之人背诵一句前任的诗句,亦或自己作出的诗句,但每一句都得有个“花”字,而且起令之人的“花”字在诗句的第一个字,紧接着第二人便要将“花”字放在第二位,以此类推,直至谁说不上来,便要饮酒。

    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花”字第一;乱花渐欲迷人眼,浅草才能没马蹄,“花”字第二;今年花胜去年红,可惜明年花更好,知与谁同,这很明显是一诗余,“花”字第三……

    他自己跟自己行令,一句接着一句,非但格式吻合,且每一句都是经典中的经典,逐字推敲,竟无一丝可擅自更改之处!

    最厉害的是,这货居然每人赠送一句,都啪啪的打脸!这是什么样的才思敏捷、文采横溢?除了长孙冲的那一句,似乎有些讨好之嫌,不过长孙冲是陛下最看重的驸马,又是长孙无忌的长子,房俊稍有妥协,也是可以理解的……

    以往自己也认为房俊不过是沽名钓誉之辈,可今日一见,却不得不佩服得五体投地。

    当得起诗书双绝这个名号!

    可他哪里知道,就是在他看来似乎是妥协示好的那一句,却如同一把刀子将长孙冲心里的疮疤狠狠的挑开,鲜血淋淋,痛不欲生,恨不得将房俊大卸八块才能消得心头之恨……

    长孙冲咬着后槽牙,一口接着一口的灌酒,长乐公主秀眸之中满是担忧,在长孙冲再一次想要举起酒杯的时候,将纤手盖在他的手背上,轻声道:“别喝了……”

    长孙冲微微一愣,抬眼看着妻子秀美无匹的清丽容颜,以及秀眸之中那满满的担忧,心底就像是被一个尖刺狠狠的扎了一下,猛地甩开长乐公主的纤手,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长乐公主咬了咬菱唇,幽幽一叹,明亮的双眸似乎蒙上了一层阴翳的乌云,瞬间黯淡下来……

    李承乾站在房俊身边,看着房俊几乎连想都不想就写下这么一句句优秀的诗句,也是连连赞叹。

    便笑道:“见者有份,二郎何不送孤一句?”

    房俊打了个酒嗝,扭头看看一脸期待的李承乾,心说殿下您没见到我这每一句诗都是打脸的么?您这么死气白咧的凑上来,难不成也想让我打几下?

    当然,这不过是房俊的恶趣味,不可能去打李承乾的脸,他有没有真的喝醉……

    既然如此,那就送你一句,鼓励鼓励你吧!

    毕竟这个太子虽然窝囊了一点,但本质不坏,也比较顾念旧情,若不是被魏王李泰逼得那么紧,大抵也不会使出如同历史上的那些昏招。

    何况现在房俊融入到大唐的方方面面,也不禁升起疑惑:历史上李承乾的叛逆行为以及那些昏招,会不会是有人故意在背后怂恿,才导致这位太子殿下最后被李二陛下彻底放弃呢?

    略一沉思,房俊那些毛笔。

    “燕山雪花大如席,片片吹落轩辕台。”

    第四句诗,“花”字第四,依然附和规格。

    这是李白北风行中的一句,联系上下文,大意是说燕山一带的雪花像席子那样大,片片落满了轩辕台。以一种夸张比喻的手法,写雪天大寒,严酷的景色,烘托出边疆战士艰苦的守边生活。

    但是现在被房俊单独拿出来,又是赠送给李承乾,却又有了一层特殊的寓意。

    即为太子,便要知道自己已是众矢之的,每一步都如同行走在风雪严寒之中,没人与你同行,只有耐得住寂寞,熬得起严寒,才会迎来春暖花开……

    李承乾立即就明白了房俊的意思。

    李承乾是聪明人,否则也不可能一直得到李二陛下的看重。但同时他也缺乏坚定的意志,很容易让自己的信心崩溃,怀疑自己的前路,不然亦不会做出那许多令李二陛下失望之事,甚至愚蠢到想要搞政变,将自己的父亲弄下台……

    不止房俊一个人看的清楚,贞观朝太多的能臣干吏,各个都是人精,大家其实都知道,只要李承乾自己不做死,这么太子之位就谁都抢不走!

    李承乾整理一下衣袍,双说作揖,肃容道:“谨受教!”

    在场诸人齐齐一愣,难掩震惊之色。

    太子殿下这是在持弟子知礼么?!

    便都看向太子殿下真正的老师,太子左庶子、太子詹事于志宁。

    于志宁面露微笑,赞道:“人间正道,历来风雪严霜,唯有熬得住寂寞苦寒,方能嗅得到梅花幽香,看得见春风舞柳!房侍郎此诗,尽得人间至理矣,当为吾师!”

    这话说的就严重了!

    于志宁什么人?

    最是以学问著称、以刚正立世、以厚重为人,他这一句“当为吾师”,简直相当于儒家学派最高程度的认可!

    长孙冲差点把自己的牙都咬碎了……

    房陵公主是个喜爱热闹的性子,虽然名声败坏,又与丈夫离异,现在更是成了寡妇,但即便是在和青山绿水之中带修行,也学不来真正的居士那种清冷淡泊的性子。

    见到房俊又是讽刺又是鼓励,一句句的诗词便如同涌出的泉水一般似永不枯竭,便凑趣道:“不知房二郎,能否亦赠送本宫一?”

    说话的时候,一双媚眼还滴溜溜的在房俊身上打转。

    她可不是高阳公主那种不知肉味的小女娃,只是去注重男人的外表是否俊朗不凡,以她“阅尽百花”的经验,更知道如房俊这等身强体壮、胸有锦绣的男人才称得上人间极品,更能让女人食髓知味,回味悠长……

    李承乾便一捂额头,满脸无奈。

    李唐皇家的作风出了名的乱,亦不知是不是本身又胡族血统的缘故,对于中原儒家那一套纲常伦理并不太在意,这一点从李二陛下身上就淋漓精致的显现出来……

    而这位房陵公主,更是其中的翘楚,否则再是有一点纲常伦理之人,能作出与侄女婿偷情这种无耻之事?

    所以见到房陵公主看着房俊双眼亮的模样,李承乾就有些担惊受怕,他其实很想说一句:姑姑诶,美男壮男型男有的是,您喜欢啥样的就去搞,只是别挑自家侄女婿搞了行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