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三百一十三章 以金赎罪
    神龙殿。

    内侍、宫女们规规矩矩的站在门口,低眉垂目,却个个神情古怪。

    就在他们身后的大殿里,不时的响起一声凄厉的惨叫……

    远远的,一个身材娇小的人儿欢快的跑过来,身后还紧跟着两个侍女,不停的呼唤:“殿下,满着点儿……”

    那小人儿径自跑到神龙殿门口,黑漆漆的大眼睛瞪着,奶声奶气的问道:“父皇在么?”

    内侍宫女们一看,原来是晋阳公主殿下,赶紧都俯身失礼,内侍头子王德温声道:“回殿下的话,陛下正在……”

    正说到此处,身后的殿里便传出一声高亢的惨叫……

    晋阳公主听得出这是房俊姐夫的叫声,吓得小脸煞白,惊慌道:“父皇要杀了房俊姐夫吗?”小公主最是跟房俊亲近,这时听得房俊的叫声如此凄惨,顿时急得不行。

    王德老脸一抽……

    “那倒不至于,只是陛下很恼火,房侍郎此番怕是要被陛下好生教训。”

    心底也是佩服,这个房俊确实楞怂得不像话,居然当着人家长孙冲的面说喜欢长乐公主,这简直就是找死好不好……

    晋阳公主一听,也顾不得什么礼数了,迈开小短腿儿噔噔噔蹦上台阶,就向大殿里跑去。

    王德也不阻拦,但凡陛下在的地方,这位小公主都是去得的,哪怕是陛下正在商议朝政大事,亦不会避讳,那份宠溺之情,即便是将将牙牙学语的新城公主殿下也比不得……

    晋阳公主迈上台阶,也不理会身后跟来的侍女,急急忙忙跑进大殿,顿时有些傻眼……

    但见父皇顶盔掼甲,威风懔懔,手持一根木棒,正在与房俊对峙。

    房俊手里也有一根木棒,但是……好像比父皇的那根短的多,也没有甲胄在身。

    只见父还踏前一步,手里的木棒当头砸下,呼呼生风。房俊只得举起木棒格挡,却被父皇手腕一翻,将木棒挑飞,然后一帮子抽在左肩,房俊“啊”的惨叫一声,连退几步,不停的揉着肩膀。

    李二陛下木棍一横,傲然道:“捡起来,继续!”

    房俊苦着脸,只得磨磨蹭蹭去把丢掉的木棍捡起来,挥舞了两下,却猛地一甩手,将木棍丢掉,梗着脖子说道:“陛下要打要罚,微臣认了就是,何必如此难为人?且不说您身穿甲胄,微臣确实一袭单衣,这根本就不公平,再说了,给微臣一百个胆子,微臣也不敢向陛下动手啊。在微臣心里,陛下您就是英明神武的天可汗,千古一帝!能够沐浴在陛下的荣光里,便已是微臣莫大的荣耀,便是要微臣这条命,微臣亦心甘情愿的奉上,岂敢对陛下有半分不敬?”

    小公主心里还打着主意怎么跟父皇给房俊姐夫求情呢,这一棍子抽的连她都有些心疼,可是听到房俊姐夫这番话,小公主差点想要捂脸。

    太不要脸了……

    怪不得外间都说房俊姐夫是佞臣,果然有些道理。

    李二陛下显然也被恶心得不轻,深色古怪的瞪了房俊半晌,才说道:“真心话?”

    房俊一听,这话里分明有松动的迹象,赶紧大点其头,慨然道:“比真金还真!”

    李二陛下“哦”了一声,随意说道:“既然如此,那你就自裁以示对朕的忠心吧。”

    房俊傻眼:“这个……”

    李二陛下瞪眼道:“怎么,不愿意?刚刚不还说哪怕朕要你这条性命,你亦在所不惜吗?”

    房俊大汗!

    额滴陛下,那只是比喻啊比喻!您还说“心随朗日高,志与秋霜洁”呢,难不成您的心真的能飞上天?

    李二陛下又道:“既是不愿,那朕也不为难你。”

    房俊大大松了口气,李二陛下的话都让他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可谁知李二陛下继续说道:“但是你刚刚所说,那便是欺君之言,按律,当斩!”

    房俊彻底服了……

    昨天终南山上的野炊之宴,自己闹了那么一出儿大乌龙,回去之后忐忑不安。长乐公主乃是李二陛下最喜爱的嫡长女,岂能容得房俊如此轻薄?

    去跟老爹房玄龄商量一番,被老爹喷了一头口水,之后便指点他赶紧进宫,主动向陛下请罪。

    结果,李二陛下二话不说,丢给他一根混子,然后人家顶盔掼甲,说是只要房俊能击打到他的躯干十下,便饶了房俊……

    房俊又不是傻子,别说十下,一下也不能打啊!

    且不说这可是暗无天日毫无人权的唐朝,殴打皇帝乃是满门抄斩的大罪,就是后世的大天朝,你打习爸爸一下试试?弄不死你……

    反正今天不论他做什么、说什么,都得让李二陛下把这口气出来,当然继续挨打是不可能的……这皇帝可是真的不留手,刚刚这一顿棍子差点把他抽死。

    怎么让李二陛下出气呢?

    破财免灾呗……

    房俊一拱手,说道:“臣尝闻,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非是微臣贪生怕死,实是想留着这无用之躯,为陛下尽忠职守、死而后己!微臣得陛下信重,组建神机营一事,已有所成。只是国家困苦,财政紧缩,微臣不忍陛下为钱粮之事费心,是以另辟蹊径,谋划了一个项目,可为神机营筹集到几十万贯钱款。神机营虽然深得陛下倚重,但毕竟初创,用不到这许多钱款,微臣愿意将其中半数缴入国库,充盈国家财政,以使天下百姓皆能沐浴皇恩……”

    几十万贯……

    李二陛下顿时来了精神。

    “此言当真?”

    房俊肯定的道:“比真金还真!”

    李二陛下啧啧嘴,这话怎么听得有些耳熟……

    不过面对几十万贯的诱惑,他也顾不得许多了:“几时能解入国库?”

    房俊一点都不犹豫:“入秋之后,西征之前!”

    眼下李二陛下既要西征高昌国,又绸缪东征高句丽,兵力尚好说,只是因为这两年又是雪灾又是旱灾,年景不好,这钱粮的储备便捉襟见肘,是以,没有什么能比钱粮之物更能打动李二陛下。

    只是自己这么做,岂不是“赎刑”?

    以金赎刑,古代历来皆有。

    景帝时采取了“输粟于边县以除罪”的办法,这种纳粟赎罪制实为国家的生财之道,“文景之治”史称盛世,这应是原因之一。此外,汉代还允许用纳钱、出缣、输作赎免刑罚。

    惠帝元年下令:“民有罪,得买爵三十级以免死罪。”应劭注曰:“一级值钱二千,凡为六万”,这实际上就是允许以六万钱赎死罪……

    隋唐以后诸律,赎刑形成了非常严密具体的制度,每种刑罚都规定了相应赎金的数量,对哪些情况适用赎刑制度都做了明确规定。

    唐律规定,笞十至五十分五等,赎铜为从一斤到五斤,每等相差一斤,杖刑六十至一百,赎铜为六斤到十斤不等。徒刑一年赎铜二十斤,流刑两千里赎铜八十斤。死刑的绞、斩赎铜都是一百二十斤。赎铜最多为一百二十斤,最少为一斤。

    当然,犯十恶大罪不许赎。

    见到李二陛下心情貌似不错,房俊便趁机说道:“那个……陛下,您看这件事确实是微臣的不对,但事已至此,也无可更改。今后微臣与长孙少卿同僚为官,这整日里抬头不见低头见的,难免尴尬,所以……”

    李二陛下皱眉:“想让朕将冲儿调走?”

    房俊赶紧说道:“其实,调走微臣也行,微臣不在乎高官厚禄。”

    心里却明镜儿似的,除了自己,谁玩得转“神机营”?李二陛下又不是傻子……

    “呵呵,这叫以退为进?在你心里,定然以为朕不会调走你,因为除了你,谁也玩不转这个神机营,是也不是?”李二陛下哼了一声,一言点破房俊的小伎俩。

    房俊无语,这也太精了……

    “不过是误会而已,说开了也就罢了,相比冲儿亦不是心胸狭窄之辈。”李二陛下轻描淡写道。

    房俊无话可说。

    好处捞到手,这时候你说误会了?

    刚刚一副要杀要剐的是谁?

    李二陛下,果然无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