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三百一十四章 皇家公主号?
    “新式海船的试制情况如何?”李二陛下在宫女的服侍下脱去甲胄,大马金刀的坐在软塌上,用一方雪白的手巾擦拭额头的汗水。

    青年时常年戎马战阵,李二陛下的体型至今保持不错,只是小腹处依旧看得出隐约的小肚腩,毕竟岁月不饶人。

    “尚未开始试制。”房俊揉了揉被棍子抽得酸疼的地方,答道。

    李二陛下闻言,眼睛都竖起来了:“尚未试制?从民部拿走了二十万贯,这都半年了,你居然告诉朕尚未试制?”

    房俊无奈,这位对于东征高句丽还真是执著啊……

    “启禀陛下,微臣以为,现在大唐缺少的其实不是海船战舰,而是工匠,一大批拥有熟练造船技术的工匠。船是人造出来的,只要有工匠,任何式样的船都造的出来!微臣并不仅仅是为陛下试制一种新式的海船,而是在给陛下培养今后百年的造船基业。”

    “呵呵!”李二陛下讥讽的笑了一声,他发现自己现在越来越喜欢听房俊说话。

    你听听,根本就没有开造一艘新船,反而好似一切都在为大唐、为他李二着想,船尚未开造,就已经有一种赤胆为国、运筹帷幄的功绩了。

    难不成这小子还真有当佞臣的潜质?

    也不对,那朕岂不成了爱听谗言的昏君……

    李二陛下不悦的说道:“待到西征归来,就赶紧给朕滚去莱州,若是误了朕的大事,朕扒了你的皮!”

    “诺!”

    房俊委委屈屈的答应一声,心里却腹诽不已。

    咱现在身兼三职,却只拿一份薪水,结果不小心犯了点小错,还得自己搭钱“以金赎罪”,这都什么世道?

    晋阳公主一直乖巧的站在一边,本来打算帮房俊姐夫求情的,见到父皇似乎并未如何升起,便聪明的不再插言。

    这时候听到造船,顿时来了兴致,跑过去拉着房俊的手,大眼睛瞪得溜圆:“姐夫还会造船啊?”

    房俊傲然道:“瞧不起人不是?呼风唤雨都不在话下,何况区区一船乎?”

    “那姐夫也给兕子造一艘呗,放在御花园的池塘里!”晋阳公主双眸闪亮。

    “御花园的池塘……”房俊偷偷瞅了李二陛下一眼,见到李二陛下频频对他使眼色,心里极度无语。造一艘池塘里的游船画舫倒是容易,可毕竟晋阳公主身子瘦弱,这万一游玩的时候沾了冷水,那后果极其严重。

    但是李二陛下你就直说不行就完了呗,咋滴你怕得罪闺女,就让我来唱黑脸?

    怕闺女怕成你这样,也算奇葩了。

    女儿奴……

    不过他也心疼晋阳公主,唯恐真的有什么意外,便说道:“微臣造的可不是那种在池塘里捉鸭子的小船,而是能扬帆万里、纵横海疆的无敌战舰!这种船能搭载五百名战士,使用风帆为动力,无论顺风逆风,皆能自由航行!等这艘战船造出来,就是全世界最大的战船!而且这艘船的命名微臣已然想好……”

    李二陛下无奈的撇撇嘴,让你安抚一下兕子,不要再想着在御花园里划船而已,犯得着这般吹得没边儿?

    还搭载五百人?

    现在大唐最大的战船亦不过搭载两百人,装得下五百人的船,怕是不用出海,自己就沉了……

    还有什么无论顺风逆风,皆能自由航行?

    更是鬼扯!

    没有风,那么大的船怎么航行?难道靠人用桨划?

    晋阳公主哪里懂得这些?反正她就知道房俊姐夫从未欺骗自己,他说可以有,那就一定会有!

    “叫什么名字呢?那么厉害的船,一定要威武霸气才行呀!”晋阳公主仰着小脸追问道。

    房俊哈哈一笑,一把将晋阳公主抱起来,笑道:“就叫皇家晋阳公主号,威武不威武,霸气不霸气?”

    “呀!”

    晋阳公主惊叫一声,顿时眉花眼笑,拍着嫩白的小手,大喜道:“真哒?”

    房俊肯定道:“比真金还真!船是我造的,我想起个什么名字就什么名字,谁也管不着,就叫皇家晋阳公主号,大唐帝国的第一艘风帆战列舰,便是以我们钟灵毓秀、活泼可爱的晋阳公主殿下的封号命名,喜不喜欢?”

    “喜欢!姐夫最好了!”

    晋阳公主喜翻了心儿,一想到将来有一艘劈波斩浪纵横无敌的大唐战舰事以自己的名字命名,顿时激动得搂住房俊的脖子,凑上小嘴儿,使劲儿的在房俊脸上亲了一口。

    “吧嗒!”

    房俊哈哈大笑。

    李二陛下却气得脸都青了!

    一艘船而已,还要命名?

    命名也就罢了,还要起个什么“皇家晋阳公主号”,哪里威武?哪里霸气?

    简直即将成为整个大唐的笑柄!

    他可不认为房俊这是在哄着兕子玩儿,以这小子对兕子的宠溺程度,绝对能干出这么一件离谱的事情讨兕子欢心!

    可现在又不能直接驳斥房俊的说法,没见到兕子欢天喜地的高兴模样么?自己若是直接否决了房俊,兕子必然不高兴,等兕子不在的时候,在警告房俊一番好了,不要总是干一些离谱的事情……

    李二陛下郁闷得不行,你说你个臭小子,对小姨子这么好干什么?

    而且看着兕子对房俊亲昵的样子,更是满满的心塞,就像自己呵护备至的宝贝一不留神被人抢走了……

    捧起茶盏喝了一口茶,将心口的烦闷稍稍压制,李二陛下瞅了房俊一眼,说道:“这神机营虽是新创,但朕寄予厚望。此前所未有的新式武器既是由你所创,也只有交给你,朕才放心。长孙冲比你年长,亦是稳重宽厚的性子,办事干练稳妥,正好可以弥补你的冲动。你二人当精诚团结才是,莫要心怀龌蹉,勾心斗角,坏了朕的大事,休怪朕不留情面!”

    房俊赶紧将晋阳公主放下,躬身施礼道:“还请陛下放心,微臣忠心为国,誓死报效陛下!即便长孙少卿有何针对之处,微臣亦不会与其一般见识,一切以大事为重!”

    心底却是暗叹,自己前前后后做了这么多,还是比不上长孙冲在李二陛下心里的地位。

    谁叫人家既是李二陛下的戚侄,又是东床快婿呢?

    李二陛下听了房俊这番话,差点把胡子揪下来……

    朕这是在敲打你好不好?就你这二杆子的脾性,楞怂劲儿犯了,天都敢给捅个窟窿,那长孙冲温润君子,躲你都躲不开,还会不开眼的去针对你?

    这小子太混账了……

    越看这货的一张黑脸就越来气,李二陛下没好气的摆摆手,说道:“赶紧将手头的事情都安排好,莫要误了西征大事!”

    房俊赶紧应了,躬身告退。

    才出神龙殿,身后哒哒哒脚步声响,晋阳公主已经追了出来。

    “姐夫,你好久都没给兕子讲故事了……”小公主拽着房俊的衣袖,嘟着嘴巴,很是不满。

    房俊无奈叹气,摊手道:“你父皇给微臣安排了那么多差使,干不好就要打板子,那里有时间给你讲故事呢?”

    晋阳公主眼珠转了转,疑惑的问道:“姐夫是要兕子去跟父皇求情,让你少干些活儿么?”

    房俊大点其头,小丫头,够聪明,我喜欢!

    “这样啊……”晋阳公主乌溜溜的大眼睛转了转,见到房俊一副很希翼的样子,便再也憋不住笑,咯咯娇笑道:“姐夫当兕子是笨蛋么?父皇给你安排的都是大事啊,兕子若是去跟父皇求情,岂不是耽搁国事?高祖爷爷有明训,贞观律亦有规定,後宮不得干政!父皇会恼了兕子的。”

    房俊瞠目结舌,无言以对。

    小丫头你才这么大点儿就这么精,你爹知道吗?

    晋阳公主装模作样的轻咳一声,摆出一副公主架势:“房侍郎请自便,不过若是不能每隔三日入宫给本宫讲个故事的话,本宫会跟父皇说,你偷偷的打本宫pp……”

    房俊大汗,怒道:“臭丫头翻天了是吧?居然敢栽赃嫁祸,微臣现在就打你……”

    晋阳公主咯咯娇笑,丝毫不怕,反而尖声叫道:“父皇救命啊,房俊姐夫打人家pp啦……”

    房俊吓了一跳,顿时落荒而逃。

    身后的晋阳公主则笑声宛如银铃,清脆悦耳,嚣张至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