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三百一十六章 像狗一样操练(下)
    房俊整个人沐浴在晚霞之中,夕阳的余晖仿佛为他的身上镀了一层金光,远远看去,边缘的地方甚至有了光晕……

    “日落西山红霞飞,战士打靶把营归,把营归……”

    房俊哼着歌儿,心情很好,能够按照自己的设想来打造一支时代的部队,绝对比将女皇帝压在身下大肆鞑伐的成就感更甚,男人喜欢征服弱者,更崇尚铁血!

    虽然他所有的训练方法都是以前在电视电影或者乐虎国际国际上学来的……

    对于军事,房俊就是个白痴。搞点什么简单的明,他还能通过一些原理,进而去研究一番。但是行军打仗,尤其还是古时候的行军打仗,完全就是两眼一抹黑。

    唯一的军事素养,就是三十六计,还是现代商业版的……

    但是他对于打造一支时代的部队,却信心十足!

    不会排兵布阵、不懂军法谋略,这些完全没关系!

    碾压就行了!

    让老美的太平洋舰队去打西班牙的无敌舰队,需要排兵布阵吗?

    让四野去打日不落帝国的龙虾兵,需要军法谋略吗?

    在绝对的势力面前,一切排兵布阵、军法谋略都是纸老虎,完全没有用处!

    将来这支装备上火枪火炮的部队,必然是这个时代所有冷兵器军队的天敌,火炮齐射,排队枪毙,碾压就行了。

    别管有没有道理,更别管现实不现实,反正房俊就是这么想的……

    伙房距离曲江不远,此时再伙房门前,一溜儿排开十个巨大的木桶。

    段瓒站在新任的提督大人身后,看着他用一根木棍将一大桶褐色的滚烫溶液搅得飞起,自己则被指使着将一袋子粉末不停的往桶里倒,实在是不知其中究竟,便疑惑的问道:“长官,难不成这是待会儿给兵卒们饮用的汤水?”

    “汤水?”正搅得起劲儿的房俊闻言一愣,看了看桶里混浊的液体,因为添加了草药的缘故还散着一阵阵异味,然后再看看段瓒,嘴角一抽:“段副官,您可以先尝尝……”

    段瓒闻言,顿时把脑袋摇得像是拨浪鼓。

    开什么玩笑,就这么一会儿,某可是亲眼进你往这些桶里添加了不下于十种草药,黄芪、当归、三七、穿心莲、金银花……这么些东西混在一起,还不得喝死人?

    只是看着手里的这一袋子晶莹雪白的青盐,没一会儿就见了底,心疼得段瓒心里直抽抽。

    不是调制汤水,干嘛放这么多盐?这可是青盐啊,上等的青盐!他本身就是出身勋贵之家,自然知道这些青盐的价值,品质好得就算专供皇家的贡盐也不过如此,这也太败家了……

    远处,领先的兵卒已经稀稀拉拉的抵达终点,相互搀扶着向伙房这边走来。

    “站住!”

    房俊大喝一声,将几个想进去伙房吃饭的兵卒喊住,这里边就有刘仁轨。

    此刻的刘仁轨早已累的像条死狗,若非长孙滔在旁边扶着,怕是早就趴在地上起不来,此刻苦笑着问道:“提督大人,某又累又饿,无论何事,可否等吃饱饭,稍作歇息再说?”

    身后的众兵卒一起点头,目光哀怨的看着这位着实能折腾的提督大人……

    其实大部分兵卒对房俊的训练方式都有所抵触。

    平时大家就是闲时种地,不种地的少爷们就吃喝玩乐,然后战时集结,阵法列队什么的随便教一教,便拉上战场了,不照样所向披靡,打得突厥找不着北?

    到了这“神机营”却什么都变了,哪怕不打仗,也不让回家种地了,朝廷会减免家里的田赋徭役,按月有军饷放,简直是养老的好地方!

    但是随即,他们却突然现,自己成了悲剧……

    这位提督大人实在太能折腾,训练方式更是花样繁多,什么负重越野跑,什么抗暴晒形体训练,什么负重游泳骑马的铁人三项,什么投掷训练,最离谱的还是那个野外求生训练,带上三天的食物然后被扔到终南山里,在野外生存七天,期间还要执行突围、反突围、侦察敌情、攀登悬崖等演习任务……

    这些兵卒哪里见过这个?简直闻所未闻!

    即便如此,却无一人敢于当面对房俊提出质疑!

    在这些兵卒心中,原先的长官左卫大将军侯君集,威望甚重!只是侯君集的威望来自于杀伐果断、铁血冷酷,有功则奖、有过则罚,无论亲疏远近,一概不讲情面!

    而房俊在这些兵卒心中,可不仅仅是现任的长官那么简单,而是神一般的存在!

    所有的兵卒都参与了骊山南麓的那一场“求雨仪式”,他们眼看着房俊神威大展呼风唤雨,将那些写满符文的纸张焚烧,便火焰直冲九霄,将求雨之意送达天庭,接着便天雷滚滚,瓢泼大雨从天而降!

    这是什么样的人物?

    想当年的诸葛武侯亦不过是借东风而已,跟自家的提督大人物安全没得比!

    是以,房俊的威望以一种他从未想过的方式,在这支部队里凝聚起来……

    房俊看着刘仁轨,冷着脸,斥道:“吃个屁的饭!一个个简直比猪还脏,头里全是虱子、跳蚤,刘副官,你瞅瞅你那头,像是浸过油一样,头皮屑哗哗的往下掉,恶不恶心?本官告诉你们,就你们这卫生状况,没碰着疫病算你们走运,碰着了,那就全军覆灭!有一个算一个,给本官听好了,都在桶里泡过,皮不红不算,然后再到河边洗澡才能吃饭!”

    要说到了这个时代,房俊最难以忍受的是什么?

    不是没有网络,不是没有电视,而是卫生状况!

    就那刘仁轨为例,好歹也算一座城市的土霸王,那头简直都擀毡了……

    普通的人家,十天半月不洗澡司空见惯,晚上的夜壶早上出门就往路边一倒,遇到雨天,马屎人尿遍地横流,那气味,真叫一个酸爽……

    难闻倒也罢了,却让细菌滋生、病毒泛滥,极易引瘟疫灾病,而以大唐的医疗水平,一旦生瘟疫,为了避免疫情泛滥,就得一个城市一个城市的隔离,人畜不留!

    刘仁轨被房俊说的面红耳赤,无地自容,咬着牙将自己脱个精光,反正这军营之中也无女子,不必在意有伤风化之事,大老爷们儿,谁稀罕看谁呀?

    然后“噗通”将自己扔进一个大木桶,紧接着……

    “嗷嗷”可怜的刘大副官就像被捏住脖子的鹅,出一声惨过一声的惨叫。

    不少正在脱衣服的兵卒吓得脸色白,呆呆的看着惨叫不已的刘仁轨,心说难不成提督大人在这热水里加了“化尸粉”还是“鹤顶红”?

    咋叫得这么惨咧……

    看着被刘仁轨吓得面如土色的一众兵卒,房俊气得咬牙,对刘仁轨骂道:“闭嘴!都吓跑了,你就给本官别出来了!”

    刘仁轨哈哈大笑:“都被某吓着了吧?哇哈哈……”

    众兵卒齐齐无语,这位副官也太坏了吧?

    房俊喝道:“所有人都得进去,泡一盏茶时间,头必须浸泡在水里,听到没有?别以为本官开玩笑,三天后,本官会安排军法官逐一检查,谁的身上还有虱子、跳蚤,现一只就抽一鞭子,抽死拉倒!”

    大伙面面相觑,然后齐齐脱衣,争先恐后的跳进木桶里去。

    再然后……

    “嗷嗷嗷”

    数十人一起出怪叫,声震九霄!

    刘仁轨奸计得逞,哈哈大笑!

    房俊不由自主的捂住了蛋,又是盐水又是草药的,敏感部位真的会被蛰得蛋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