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三百一十八章 军法(下)
    周道务但觉自己这一辈子亦没遭过如此大罪!

    想他周道务四世四公,高祖周灵起为梁朝车骑大将军、梁城郡忠壮公,曾祖周炅为陈朝征西大大将军、武昌壮公,祖父周法尚为隋朝武卫大将军、谯国僖公,父亲周绍范为唐左屯卫大将军、谯国敬公,何等门阀風流、出身高贵?

    现如今却同一群大头兵一起,挥汗如雨、摸爬滚打,简直羞煞人也!

    多年养尊处优的生活,早已将少年时习得的刀枪棍棒抛诸脑后,对于房俊这等挑战人体极限的训练方式根本吃不消,负重越野跑了一半,便脱去甲胄负重,到底最后,根本就是在亲兵的搀扶下才勉强到达终点。

    若非是陛下钦点他进入“神机营”,周道务老早就撂杆子不干了,堂堂驸马都尉、国公世子,何必遭这份罪?

    咬着牙坚持到终点,眼前的一幕彻底让他傻眼。

    这一个个大木桶,一个个赤身裸體的兵卒……

    还未等他搞清楚状况,便见到那个可恶的黑脸小子阴冷着说道:“脱衣服,洗澡!”

    周道务脸孔涨红,自觉受到了莫大的屈辱!

    让某当着这许多穷杀才的面,脱光了洗澡?

    世家的体面何在?君子的矜持何在?

    冷冷的看了房俊一眼,周道务不再理他,在亲兵的搀扶下,径自向伙房走去。

    喷香的面食香气从伙房里传出来,周道务饥肠辘辘,恨不得宰头牛烤熟了吞下去!

    至于房俊?

    滚你的蛋吧!一个黄口孺子,猫大的年岁,也敢在某面前摆出一副长官的架子?

    他不理房俊,想要直接进伙房开饭,身边的亲兵以及身后的左营兵卒却不敢,亲兵拉了他一下,讷讷说道:“将军……我们输了……”

    每一天的训练都会有奖惩机制,哪一营落在最后,非但要承担打扫营房校场的任务,而且当天没有晚饭吃。

    不管服不服气,这是规矩,既然是规矩,就得遵守。

    大唐府兵的战斗力之所以纵横天下,最重要的一点就在于军纪严明。左营兵卒虽然又累又饿,但规矩如此,亦不得不遵守,干点活,挨着额,虽然难受,也当不得什么大事。

    只是没人愿意落后,被同僚耻笑,都暗暗的鼓劲,明日重新来过,定要奋勇争先便是。

    可周道务此举,却是摆明了视军法如无物!

    大唐军队之中,违反军阀可是大罪,随时随地可以被杀头!

    周道务怒斥那名亲兵:“输了又如何?今日输了,大不了明日再比过,却不让吾等吃晚饭,天底下哪里有这样的道理?”

    说着,回头瞪着身后的兵卒,大声道:“想吃饭的,就跟着某进去,某看看谁敢阻拦!”鼓了鼓劲儿,甩开亲兵的搀扶,大步向伙房里走去。

    校场上鸦雀无声,所有兵卒都有些傻眼。

    虽然周道务是驸马都尉、四世四公,可身处军营之中,却如此藐视主将,这真的好么?

    房俊眼角一抽,胸中怒火升腾。

    他虽未当过兵,但也知道自己的权威受到了极大的挑战,若不能妥善处理,自此以后,他的话在这“神机营”中便再也无人可听,所有人都会阴奉阳违。

    一支没有军纪、主将威望不足的部队,能有什么前途?上了战场也是人见人欺的软柿子!

    人心一散,这队伍就不好带了……

    房俊阴着脸,喝道:“周道务!此地乃是军营,训练方式便是军法,尔既然身为军中一员,就必须无条件服从!这些出身微寒的普通兵卒能够认罚,你周道务仗着门阀世家,便想要获得与众不同的特权么?本官告诉你,做梦!吾房俊的部队,不管你是乡野匹夫,亦或是权贵之后,全部一视同仁!有功则奖,有错则罚,绝对不会有例外!尔若敢再迈前一步,无视军令,休怪某不留情面!”

    “情面?”周道务怒极反笑,你这混球,几时给我留过情面?

    太极宫里,某不过是出言劝阻,便被你暴打一顿,几乎沦为整个长安城的笑柄!

    周道务嗤笑道:“说得好听,还不就是见到某被陛下钦点进入这神机营,耽误你一手遮天作威作福,想要打击报复?别特么给老子拿什么军法说事儿!吾周家世代军伍、四世四公,就是在军中起家,你一个毛都没长齐的黄口孺子,居然跟某将军法?也不怕被人笑掉大牙!”

    房俊大怒,这是真要跟咱对着干啊?

    那正好,就拿你立威!

    “来人,给某将这不遵法纪的兵痞拿下!”房俊大喝一声,身后的亲兵当即一拥而上。

    周道务差点被房俊这一句“兵痞”给气死!

    周家世代军伍,祖祖辈辈皆是能征善战的猛将,所有的功绩都是从战场上获得,是以对家中后辈的要求极高。周道务小时候被李二陛下养在宫里,很是亲厚,长大之后返回家中,便在军中担任职务。

    堂堂的军伍世家,居然被人说成“兵痞”?

    是可忍孰不可忍!

    周道务一把将上来擒拿自己的兵卒推开,瞪着房俊大叫道:“休要拿军法压人,不就是想要排除异己么?周某给你这个机会!房俊,某要与你决斗!”

    校场上一片哗然!

    便是周道务的亲兵都面色大变,上前劝阻道:“少主,万万不可!”

    军营之中,长官最大,令出如山,不可更改!

    哪怕长官的命令是要你去送死,亦得无条件的去执行,不可有丝毫反抗违逆。以下克上,那已然是军中大忌,更何况公然叫嚣挑战主将?

    按唐律疏议中的军法规定,单单周道务此举,就完全可以被房俊治一个藐视上官、罔顾军法之罪!

    徙三千里!

    周道务已经气炸了肺,心心念念想要将房俊踩在脚下,让他颜面尽失,哪里去管什么唐律疏议?

    他瞪着眼睛,大声问道:“房俊,某就问你,敢不敢?”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房俊除了答应之外,根本无路可退,他也没想退……

    这简直就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正好可以趁机将这家伙远远的踢开,房俊高兴都来不及,怎么会退缩?

    房俊冷冷的看着叫嚣挑衅的周道务,点头道:“如你所请!”

    兵卒们顿时兴奋了,很快散开一个大圈,将两人围在当中,等着看这一场龙争虎斗!

    尽管无论胜负如何,周道务都不可能在这“神机营”待下去,但是仍有不少人藏着小心思,希望他临走之前能将房俊打败,狠狠的削弱房俊的威望!

    房俊凶名在外,从小到大,打架还从未输过;

    而周道务也不是善茬,军伍世家出身的少爷,再无能也有几分本事,从小就打熬筋骨,自是体魄强健弓马娴熟,看似完全不落下风。虽然也有人听闻过太极宫里周道务曾被房俊打得头破血流,但都认为那不过是市井之间的打法,房俊必然是占了先机,才占了便宜。

    否则就算是输,也不至于输的那么惨!

    就连周道务自己也是这么想的……

    太极殿里那一场斗殴,简直被周道务视为奇耻大辱,被房俊偷袭用被子打破额头,接着猝不及防被制服,那完全不是双方战斗力的完整体现。

    他要在这军营之中,狠狠的教训房俊一顿,将自己丢掉的面子统统找回来!

    周道务深深吸了口气,虽然浑身酸软有些提不起劲,但他认为这种状态足以收拾房俊!

    一个十七八岁的毛孩子,又是文臣之家出身,能练得几天拳脚?

    他沉声喝道:“今日,就让某来教教你!”

    说罢,左足蹬地,箭步标前,拳头带起风声,狠狠的向房俊脸上砸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