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三百二十章 战略
    “哈哈哈!”房俊一阵大笑,不再捉弄刘仁轨,反身走到仓库门口,径自来到石头垒砌水泥浇灌的河边,望着下面黑漆漆的地方,轻声道:“上来吧!”

    话音刚落,一条黑影便自黑暗中窜出,灵巧如猿般攀上码头。

    刘仁轨抽刀在手,紧随着房俊,打量着这人。

    看似年岁不大,一袭长衫显得有些宽松,一张瘦削的脸上满是胡茬,显得极为邋遢。

    这人冲着房俊深深鞠躬,语气激动道:“吉士驹替二十万虾夷人感谢房大人,虾夷人世世代代不忘房大人的恩德,请受吉士驹一拜!”

    这个大礼,头都快要弯到脚面上了,足见真诚。

    房俊呵呵一笑:“同情弱者,是君子的天性。而四海升平消弭战争和压迫,则是大唐的立国之本!陛下有口谕让房某转述与阁下:每一个人,都有向往和平生活的自由;每一个民族,都有在太阳底下生存的权力!大唐愿意将虾夷人永远视作朋友,对于朋友,我们不仅仅会在道义上支持,更会在物资上无偿的援助!”

    遣唐使吉士驹感动得无以复加,当即跪伏在地,痛哭流涕:“虾夷人永远铭记大唐皇帝的深情厚谊!吉士驹在此承诺,只要世间还有一个虾夷人存在,亦会对大唐马是瞻,只要大唐皇帝一声令下,虾夷人甘为驱策,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刘仁轨一头雾水,虾夷人是个什么玩意?

    难不成自家这位提督大人,是要勾结外族、霍乱朝纲?不过听着可口气也不像啊……

    目光在房俊身上来回游移,自家这位长官,行事果然高深莫测,不可揣度!

    房俊没理会刘仁轨,将吉士驹搀扶起来,不小心沾上了这货的不知眼泪还是鼻涕,黏黏的,顿时一阵恶心,将手在对方身上不着痕迹的擦了擦。

    这一幕正好被身边的刘仁轨看在眼中,顿时眼角一抽……

    “既是朋友,大唐又怎会看着虾夷人去死?急公好义,才是朋友之道!大唐帮助虾夷人,不是为了得到虾夷人的回报,吾大唐兵甲强盛,幅员辽阔,文成武德,物华天宝,虾夷人又有什么可以回报大唐的呢?大唐的立国宗旨,就是要帮助一切被欺压的民族,帮助一切被奴役的人民,让大家紧紧团结在大唐的周围,以伟大的大唐皇帝陛下为核心,共建天下之繁荣……”

    好吧,这货是在不要脸,已经将“大東亞共榮”上升到“全天下共荣”的高度……

    在他说到大唐不稀罕虾夷人的回报的时候,吉士驹还一脸羞愧,觉得只要帮助没有回馈很不好意思,但是听到后半句,已然像是被打了鸡血一般,激动道:“得到大唐的帮助,我们这些弱小的民族将不会在遭受欺凌,对大唐感激不尽!虾夷人会世世代代敬奉大唐皇帝为天可汗,世世代代跟随天可汗的脚步,永不退缩,永不背叛!”

    吉士驹算是虾夷人中智商相对高出一截的,否则亦不会成为卧底混进倭国使团,可是在房俊这么一番煽动性十足的话语面前,也激动得不能自己。

    说起来,虾夷人这个民族能被倭人一代又一代的欺负,最后差点就给灭了族,也不是没有道理的,脑水不太够用……

    房俊笑呵呵的拍拍吉士驹的肩膀,欣然道:“这个世上最不可信的就是誓言,说得天花乱坠,一转头就卖友求荣之人,多得是……”

    吉士驹见房俊怀疑自己的话,如同遭受到莫大的羞辱,顿时面红耳赤:“在下……”

    “诶!驹啊,不必在意,”房俊打断他的话,笑吟吟说道:“这只是本官一时有感而罢了,不必放在心上。若是不相信你,不相信虾夷人的淳朴善良,本官何必冒着天大的干系,上书陛下援助与你们?”

    吉士驹感动道:“房大人的深情厚谊,犹如天高地厚,虾夷人没齿不忘!”

    房俊笑得人畜无害:“素闻虾夷地风景秀丽,虽然雪季漫长,却并不酷寒,不胜心向往之啊……若是有闲暇,定然会去见识一下秀丽风光。”

    北海道是肯定要去的,不然这么多兵器岂非扔海里喂了鱼?

    给你们这些武器,就是让你们有勇气去跟倭人对着干,等到你们不堪重负奄奄一息的时候,大唐军队就会犹如天兵下凡一般,拯救你们于水火之中,替你们抵挡灭族之厄,到那时,怕是你们得哭着喊着跪求大唐充当你们的保护神!

    只要大唐军队踏上那片土地,就不会轻易的撤走!

    现在可不是十九世纪二十世纪,驻兵还要签署什么安保协议,就算是侵略也要披上一件冠冕堂皇的外衣,当了婊子还要立牌坊,生怕被所谓的“文明世界”群起而攻之。

    只要看上了,出兵占了就是!

    吉士驹胸脯拍得山响:“只要您到了虾夷地,那您就是天朝上国最最伟大的使者,虾夷人将会视您为伟大的太阳神,给予您最高规格的欢迎!”

    说到这里,又有些遗憾的样子,说道:“只是可惜啊,虾夷地距离大唐太远,便是倭国离得也不近,只能趁着每年的季风季节走一个来回,否则夏日的时候去虾夷地避暑,那才是最完美的享受……”

    吉士驹这么说,心里却是在想,等到下一次大唐的援助,就得要明年的这个时候了,只是不知道明年的这个时候,虾夷地会不会已经被倭人完全占领,虾夷人是不是已经被灭了族……

    房俊看看时辰已然不早,冲刘仁轨点点头:“带领大家装船吧!”

    “诺!”

    刘仁轨虽然不知道房俊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军令如山,立即去执行。

    无数十六卫军队淘汰下来的兵器,被士兵们装上板车,运到码头处,一捆一捆的用绳子捆得结实,再经由码头的吊杆吊到河面的船上。

    吉士驹兴奋得不行,亲自去看着。

    不由得他不激动,本以为是临时起意想要跟房俊购买一些粮食物资,却不料居然得了这么一件天大的好事!他现在几乎可以畅想,在船队抵达虾夷地之后,他将会立即成为虾夷人的英雄,地位必然仅次于族长!

    吉士驹一走,船队的负责人便跳上岸,来到房俊身前,躬身施礼,说道:“家主还有何交待?”

    这支船队就是房家商号的,船队的负责人自然是房家最忠心的家仆。

    房俊看着他,轻声道:“知道这次的目的是什么么?”

    “知道,是海图!”

    “没错,是海图!”房俊沉声说道:“这一路行来的海图,每一处暗礁、每一处港湾、每一道洋流,都无比给某清清楚楚的记下来,不能有半分误差!”

    “诺!”船队老大应了一声,随即有些踟蹰道:“小的必定竭尽全力,不负家主所托!可大洋之上凶风恶浪,吉凶难卜,小的生怕……”

    “就算是你死了,也得把海图给某带回来!”房俊狠狠说道:“这份海图意味着在不久的将来,大唐的船队能够轻易的踏上那片土地,占为己有!而你,就将是整个大唐的功臣!某在这里许诺,无论你是生是死,只要这份海图回来,某就举荐你为官,将来某的麾下,会有你一席之地!你的两个儿子,某会收在身边,当成自己的兄弟看待!”

    “诺!”

    船队老大激动得眼珠子都红了,狠狠应了一声,伏地磕了两个头,慨然道:“多谢家主看得起小的,小的必不负所托!”

    他只是一个家仆,哪怕立下再大的功劳,充其量也就是一个有身份的家仆……

    可是现在房俊的许诺,却让他看见脱离仆役身份,光宗耀祖的机会!

    哪怕是他死了,他亦清楚,以房俊的为人,必会极力补偿他的家人孩子,非但不会薄待本分,反而会大力扶持!

    只要儿孙成器,死亦何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