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三百二十四章 冲突(下)
    下马受绑?

    你当我傻子啊!

    房俊嗤笑一声,若真听了柴哲威的话下马受绑,他敢保证,接下来自己就将遭受到最屈辱的待遇!柴哲威还没有弄死自己的胆子,但绝对会使出最卑鄙的手段,放肆的折磨自己!

    无论是柴哲威还是其弟柴令武,与自己的梁子可都不浅!

    柴哲威是真的怒了!

    自己堂堂一个国公、右屯营大将军,若是连一个小小的三品提督都没辙,还混个什么劲儿?军中最重尊卑,但也最重实力!主将有实力,兵卒效死,无坚不摧!反之,则人心涣散,一盘散沙!

    柴哲威刚刚晋位右屯营大将军不久,正是笼络人心的时候,若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治不了一个房俊,自此以后还有谁会听他的?只怕便是那些已然被自己重金收服的将领,都会阳奉阴违、皮里阳秋!

    无论面子里子,今天都必须将房俊拿下!

    柴哲威俊朗的面容泛起一股狠历,咬牙道:“即是如此,那本将就不客气了!本将怀疑神机营阵中,便有此次朝廷缉拿的奸细!来人,给某将房俊与程处寸拿下,若有违抗者,统统抓起来,一同治罪!”

    “诺!”

    身后的右屯营兵卒齐齐呼喝一声,齐齐上前三步,上千人脚步重重踏在地上,出震撼心神的闷响!

    宛如千军万马决死冲阵!

    被堵在城门口的百姓商贾全都傻眼,这什么情况?

    神机营和右屯营要来一场火并么?

    娘咧!

    可不要殃及池鱼啊!不知是谁一声喊,全都撒丫子跑的远远的,锅碗瓢盆推车担子百货杂物丢的遍地都是。军队火并,沾上边儿还不就得要了小命?谁还要那些玩意!

    神机营兵卒们也有些懵,这可怎么办?

    难不成眼看着主将被人家拿下?那自此以后,神机营可算是出了名了,必然被人耻笑,骂一句没卵子的孬货!尤其是还要给咱们按上一个奸细的罪名,那可是抄家灭族的大罪啊!

    可是对着干?

    人家可是奉了皇命……诶?不对!这位柴大将军,可是拿不出圣旨来啊!

    神机营的兵卒也不是傻子,既然没有圣旨,那么稍微反抗一下,以咱家这位提督大人的能量,应该不算大事吧?

    与此同时,右屯营的兵卒们心里却有些虚。

    他们也想到了圣旨的问题,甚至有心思活络的已经在想,莫非咱家这位柴大将军真的打算背着皇帝干些大不韪之事?

    额滴个天!

    咱可不敢跟着瞎掺和啊,那可是掉脑袋的大罪!可是军令又不能不从,这可咋办……

    房俊也无语了,居然给自己按一个包庇奸细的罪名?

    这可是要把咱往死里整!

    现在是一步都后退不得,若不然被柴哲威捉了去,后果不堪设想。虽然李二陛下大抵不会相信自己跟什么奸细有任何瓜葛,但自古伴君如伴虎,李二陛下怎么想,谁特么知道?

    房俊在人群里高高举起右手,大声喝道:“无圣旨在身,却私自封锁京师,该当何罪?”

    “杀!”神机营兵卒一起大喊。

    房俊又道:“嚣张跋扈,仗着大将军的身份,打击报复同僚,该当何罪”

    “杀!”

    房俊振臂呼道:“柴哲威身为主将,却不守军纪,既无圣旨,有无兵符,却私自调动部队围困京师,该当何罪?”

    “杀!”

    “杀!杀!杀!”

    五百神机营兵卒齐声呐喊,声震霄汉,便是长安城里的居民都清楚的听见这气势雄壮的呐喊,俱是一脸震惊。

    难不成突厥鞑子又杀过来了?

    坐在马上的柴哲威脸都白了,既是气得,也是吓得!

    生气的是这个混蛋居然反过来给自己扣上了这么多的大帽子,谁给你的胆子?

    害怕的是万一两只部队真的起了全面冲突,无论如何自己的黑锅都跑不了……

    他才刚刚想到这里,就见到对面的房俊已经大手一挥,大叫一声:“把柴哲威拿下!”

    “轰”神机营的兵卒就像一群亡命之徒一般,嗷嗷叫着就冲上来,右屯营的兵卒自然不甘示弱,双方一瞬间就扭打在一起。幸好大唐军中有严令,军中斗殴不得擅动兵刃!

    虽然各自主将都打着将对方捉拿的名号,但这帮兵卒都不是傻子,自然看得懂其实就是个意气之争,拳脚见肉那没什么,但若是动了兵器,那事情可就大了……

    柴哲威被身边的亲兵裹挟着,就像是一艘风浪里的小舢板,已然完全懵逼!

    这个房俊,他怎么就敢悍然挑动士兵大打出手?

    传到陛下耳朵里,无论结果如何,自己都是处置不当的那一个!身负皇命,带着这么多兵卒,居然拿房俊完全没办法,反而在城门外大干一场?

    毫无疑问,此事必然成为天大的笑柄,也将是那些闲的蛋疼的御史们弹劾自己的绝佳素材!

    柴哲威暗暗后悔,捉个奸细而已,何必非要跟房俊过不去呢?

    再说了,陛下的口谕只是不准许任何人出城,也没有不让人入城啊……

    柴哲威愁的要死,也把房俊恨得要死!

    却不知道此时房俊已然把目光瞄准他的身上……

    兵卒们大打出手,房俊自然用不着亲自上阵,他骑在马上,看着远处被亲兵团团围着的柴哲威,眯了眯眼,心里估算了一下,扭头把程处寸喊到近前。

    程处寸正将一个右屯营的校尉从马上拽下来,劈头盖脸一顿踹,闻听房俊喊他,这才喘着粗气来到房俊身边,兴冲冲问道:“大人,何事?”

    此时程处寸极其亢奋,以往街头斗殴巷尾打架,自认为也算是长安城的一号人物了,只是现如今跟房俊一比,简直就是渣渣啊!瞅瞅人家,面对一位国公、大将军,指使着手下就对着干,一上来就是上千人的大混战,这境界,服!

    房俊盯着柴哲威,低声道:“看见柴哲威的亲兵没有?带上人,去把他们冲散了,本官要将柴哲威生擒活捉!”

    “啊?”

    程处寸傻眼,您还玩真哒?打一架没啥大不了,可要是将柴哲威捉住……诶?好像捉住了也没啥大不了,不都给按了什么居心叵测意图不轨的罪名了吗?

    程处寸只觉得浑身的血气直往脑门儿冲!

    跟着这位老大,就是爽快!

    捉住一个国公?

    这要是两军对阵,如此功绩怕是得马上封侯了吧?

    程处寸浑身是劲儿,连忙叫来一个身手了得的兵卒,不留痕迹的就往柴哲威那边冲过去。

    柴哲威正在马上长吁短叹,暗自扼腕,后悔不迭,冷不丁的一抬头,顿时把他吓了一跳!

    自己带来的右屯营兵卒刚才还气势汹汹,这会儿却像是兔子一样,被人家神机营的兵卒顺着城墙撵着跑!

    这怎么回事?

    柴哲威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一千多人对上三五百人,居然……输了?

    然而未等他回过神来,突然觉得身下的马一惊,才现不知何时自己的亲兵已然被人围住,神机营几个身强力壮的兵卒正悍不畏死的冲破战阵,向自己逼过来!

    远处的房俊见到柴哲威的亲兵被冲击得七零八落,一勒马缰,双腿力,狠狠的一踢马腹,战马长嘶一声,猛然跃起,向着柴哲威的方向奔去!

    正纠缠在一处的神机营和柴哲威的亲兵,闻听到身后的马蹄声,回头一看,都吓了一跳,赶紧散开,以免被飞驰的骏马踩死!

    顿时就将中间的柴哲威给亮了出来。

    柴哲威见到房俊策马奔来,吓得魂飞魄散,这小子难道是要弄死我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