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三百二十五章 恶人先告状?
    柴哲威打死也不愿落在房俊手里!赶紧一勒马缰,将胯下战马调头,就待逃走。

    逃走很不体面,可以说是颜面丧尽,但也比被房俊捉住强上百倍!依着这棒槌的性子,落到他手里还能饶得了自己?

    可惜房俊已然提起马,他这边却是仓促而行,快慢不言而喻。

    刚刚转身,便觉得耳边风声一起,后脖领一紧,整个人腾云驾雾一般被人从马背上薅起来。

    柴哲威羞愤拒绝,长叹一声,死死的闭上眼睛……

    这场混战仅仅持续了小半个时辰,一千多名耀武扬威的右屯营官兵躺在地上唉声不绝,更有不少惨叫的声嘶力竭,估计不是腿断了就是手折了,让见着伤心,闻者落泪。

    不足五百神机营兵卒伤者众多,只是被战友搀扶不倒,咬着牙不出声,面对着几乎是己方一倍有余的右屯营,皆是一脸傲然!

    房俊那残酷的训练,效果已然显现!

    这场群殴对于临战冲阵的能力并无太高要求,但是对于兵卒的身体素质、反应能力,却是得要最大程度的体现!相比于右屯营,神机营的官兵无论是体力、力量、耐力以及团队协同作战等等方面,全面碾压!

    右屯营作为北衙禁军的代表,皇帝陛下的禁卫军,已然是大唐军队精锐中的精锐,可是在人数倍于对方的情况下,却被打得鬼哭狼嚎、惨不忍睹、一败涂地!

    只是毕竟是兄弟部队,刚刚起狠来打得虽然很凶,这会儿胜负已分,大局已定,自然都松懈下来。

    神机营队率殷元一条膀子脱了臼,疼得冷汗直流,被战友搀扶着,咬着牙看着躺在自己身边的一个右屯营校尉,扭曲着笑容笑道:“怀道,服不服?”

    秦怀道躺在地上,一张小白脸污血横流,狼狈不堪,喘着粗气道:“娘咧……你们咋这么能打?”

    殷元哈哈大笑,却不小心扯到了膀子,疼得直抽凉气:“若是你小子知道哥哥经历了怎么样的训练,就知道哥哥为何这般能打!那训练,简直……啧啧啧!不过,再苦也值得!瞧见没有,你家柴大将军都被咱们提督大人给生擒活捉了……”

    “得了吧,那就是一大少爷,祖上传下来的能耐,怕是早就不知丢到那个娘儿们的肚皮上去了!怎么跟房二比?”秦怀道挣扎着坐起来,一脸憧憬的看着殷元:“唉,殷大哥,你说我去求求陛下,让他把我调去你们神机营,陛下会不会同意?”

    殷元沉吟了一下,点头道:“陛下对神机营寄予厚望,等闲是不会安插人的。不过别人或许不行,你去求陛下,肯定行!”

    秦琼去年过世,李二陛下痛失爱将,很是伤心,一脸辍朝多日。况且秦琼在弥留之际,恳求李二陛下善待他的子嗣,李二陛下当场就答应了。

    如今只是一个寻常的调动而已,想来李二陛下不会不给已然去世的秦琼面子。

    像是他们两个的情形,在这片城外的空地上不时生。

    为了保持十六卫的战斗力以及忠诚度,李二陛下将大量功勋之后充斥到军营之中。这些功勋之后因为家里都是盘根错节的相互联系,彼此之间很是熟悉。

    打架的时候挺狠,打完架聊一聊,已然没有了刚才的热血沸腾剑拔弩张。

    不少人都是从小玩到大的,根本谈不上怨恨。

    而另一边,柴哲威就不是这般豁达了,他被房俊生擒活捉,死死的摁在马脖子上,奋力挣扎不休。

    房俊怒道:“再动就把你扔下去,摔成瘸子!”

    柴哲威顿时老实了,说起来还是自由顺风顺水,少了那么一份血性。听到房俊的话,想起太子殿下便是坠马摔坏了脚,他可不想变成跛子……

    房俊押着柴哲威,回到城门前,见到满地躺着的右屯营,再看看即便受伤也相互搀扶站得笔直的神机营,心中大慰!

    “都给我听好了,某现在就去陛下御前讨个公道,尔等再次等候,不得生事!”

    再嘱咐了程处寸几句,怕他再生事端,这才押着柴哲威入城。

    柴哲威被房俊摁在马脖子上,生怕一个不留神掉下去,死死的搂住马脖子,心里却是羞愤欲死!

    便哀求道:“房二,可否将某放入马车中押送?”

    你就不能给某准备一辆马车,这般招摇过市,还让不让我活了?或者套个麻袋也行啊……

    房俊那里管他?

    既然已经撕破脸,他才不会去在乎柴哲威的感受。话说回来,今日若是哥们儿被你擒了,你会给我安排一亮马车?

    你恨不得将老子绑在马屁股上拖着走!

    不过此时天色已晚,等闲行人也看不清马脖子上的是什么人,倒是令柴哲威少去很多担忧。

    房俊策马一路来到太极宫,先将柴哲威“砰”的一声扔在地上,自己再跳下马背。

    柴哲威一路来被马脖子颠得五脏六腑都快移了位,双腿软,被房俊扔在地上就开始“哇哇”呕吐,连胆汁都吐了出来,凄惨无比。

    守门的禁军见有人策马前来,赶紧大声问道:“来者何人?”

    房俊大声道:“神机营提督、工部侍郎、军器监少监、新乡侯房俊,求见陛下。”

    那禁军见是房俊,便松了口气,按例问道:“所为何事?”

    房俊一脸正气:“告御状!”

    那禁军一脸懵懂,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

    一直以来,不都是别人告你么?你居然也有告别人的时候?

    这可真是稀奇了!

    长安城里还有能欺负你的存在?

    便下意识的往地上趴着呕吐不止的柴哲威看去,只是天色昏暗,柴哲威有披头散狼狈不堪,看了半天也没认出来,迟疑着问道:“这是……”

    “谯国公,柴哲威柴大将军!”

    “……”

    禁军有些傻眼,这是柴哲威?

    这位可是风度翩翩、玉树临风的大帅哥啊,怎么遭成这副模样?

    见这货兀自惊疑不定的打量柴哲威,房俊一瞪眼:“还不前去通禀,想挨揍啊!”

    “诺!”那禁军吓了一跳,赶紧转身跑进宫门里。

    半柱香之后,一名内侍迎了出来。

    先是看了看房俊,在俯身看了看柴哲威,验明了两人正身,这才说道:“陛下正在神龙殿与诸位大臣议事,二位请随奴婢来!”

    说罢,在前引路。

    房俊走了几步,现柴哲威没跟来,返身回去揪着柴大将军的衣服领子,没抓住,转而扯着他的甲胄:“赶紧的,老子还等着回家吃饭呢。磨磨蹭蹭的……”

    柴哲威挣了一下,没挣脱,房俊的大手就像钳子似的仅仅拽着自己的甲胄,没办法,只好跟着走。他可不敢停步,若是他不走了,他敢一万个保证,这个棒槌一准儿敢拖死狗一样拖着他走在太极宫的每一条道路上……

    可他真的不想来太极宫啊!

    若是将房俊擒住,柴哲威倒是很愿意威风一把,可是现在这情形,不仅仅右屯营被人家打得落花流水,自己也成了俘虏,这脸面可都丢进了!

    只希望陛下明察秋毫,替自己出口气吧……

    可是即便那样,自己这脸面也算是找补回来了,明日一早,整个长安城都将传颂自己的笑料。

    柴哲威算是悔得肠子都青了,你说说非要惹这家伙干啥?

    穿宫过殿,很快来到神龙殿。

    门口另有一个内侍,正是老太监王德,见到二人一先一后到来,便躬身道:“陛下有旨,谯国公与新乡侯一到,不必通禀,可即刻进殿。二位,请吧……”

    柴哲威面无表情,房俊则稍稍回了一礼:“劳烦公公。”

    王德笑得老脸像一朵菊花:“不劳烦,新乡侯客气。”说着,眼尾扫了一眼狼狈不堪的柴哲威,心里暗暗摇头。

    都说房俊是棒槌,可这个棒槌每次进宫,无论面对内侍还是宫女,都能客客气气礼貌周到。

    而这位坊市之间竞相流传的英俊潇洒礼贤下士的柴大国公,却从来都是一副傲气凌人高高在上的样子,动辄喝骂。

    眼见为实,耳听为虚啊!

    又或者,闻名不如见面?

    王德感叹一番,引着两人进入神龙殿。

    柴哲威酝酿了一下情绪,他要来一个先手,好生哭诉一番,先入为主嘛,必然是能到一些同情分的。

    低着头进了大殿,柴哲威刚想跪地,就被身边一声撕心裂肺的哭嚎声吓了一跳。

    只听房俊噗通跪地,嘶哑着嗓子哭道:“微臣房俊,求陛下做主!”

    柴哲威眼睛都直了……

    尼玛,比我还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