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三百二十八章 差使
    “吐蕃也好,土谷浑也罢,不过是一时觉得丢了面子,想要恐吓一番,提升自身的士气。既然朕取消了和亲政策,那便不可能朝令夕改,莫说他们只是在边境有所异动,便是当真纵兵攻进这长安城,某亦不会再用和亲之策去苟延残喘!”

    不得不说,李二陛下就是霸气!他只要下定了决心,便有一种虽千万人吾往矣的气魄!

    十年之后他执意服食天主方士那罗迩娑婆寐炼制的丹药,亦是如此……

    众人一起高声称颂:“陛下英明!”

    李二陛下勉强笑了笑,似乎对此等赞颂并无欣喜之意,再次瞪了房俊一眼,旋即颇为忧虑的问道:“忽峍伤势如何?”

    房俊心说:忽峍是谁?

    正巧这时“百骑”统领李君羡入内,李二陛下又问道:“忽峍情形如何?”

    李君羡躬身答道:“虢国公被弩箭伤及肩胛,幸好箭上无毒,并无大碍。”

    虢国公?房俊脑子里搜索一番,便知道李二陛下所说的应该是张士贵了。不过世间皆传此人“有勇力,挽弓百五十斤左右,射无虚”,乃是武力值尚在程咬金、侯君集等大将军之上的人物,居然也会被人行刺?

    如此说来,刚刚柴哲威奉命封锁城门,便是追缉刺客了……

    李二陛下这才松了口气,皱眉道:“刺客可有下落?”

    “末将已然撒开人马,却未曾有消息反馈……”李君羡有些惶恐。

    张士贵今日去萧瑀府上赴宴,返回之时,被人在东市附近狙击。据目击者称,刺客共有三人,皆着黑衣,张士贵骑马路过东石,刺客自坊墙内翻出,手持弓弩连续射击,并企图杀入张士贵近前,将之格杀。

    好在张士贵弓马娴熟,随身亲兵亦是虎狼之辈,这才堪堪杀退刺客,自己却也中了一箭。

    现在距离事时已然过去将近三个时辰,掌控长安城内情报消息的“百骑”却没头苍蝇一般,毫无头绪,怎叫李君羡不诚惶诚恐?

    上次阿史那结社率叩阙作乱,事先“百骑”便一无所知,这一次一位当朝国公被刺客当街行刺,实乃大唐立国以来从未有过的事件,“百骑”的表现实在令人失望。

    程咬金插言道:“那弓弩的来历,可曾追查?”

    大唐对于民间的兵器管制并不严厉,但是弓弩这等杀伤力巨大的远程武器,却绝对不允许民间私有,军器监的每一把弓弩制造、流向、回收,都要造册登记,管制极严。

    况且制造弓弦的牛筋、弓背的牛角等物,历来都不许民间私营。

    通过弓弩去追查,或许可收到意外之效。

    李君羡尴尬道:“末将亦曾追查弓弩的来历,但并无现。”

    他怎会想不到此点?但想归想,真要从每年上千柄弩箭中找出刺客所持那一柄的来历,何止难如登天?

    李二陛下额头的青筋蹦了蹦,隐隐有爆的预兆。

    诺大一个“百骑”,成立亦有年余,所获得的地位甚至高出十六卫以及左右屯营,可是却找不出三个混在城中的刺客!

    李君羡此人勇猛善战,看来却非是这类情报经营的人才,还是战场之上更能令其体现价值。不过,谁又能文武全才,各个领域皆通呢?

    这么想着,眼神便下意识的溜到房俊那边……

    这货肃然而立,腰背挺得笔直,低眉顺眼,俨然一副乖宝宝模样……

    不知为何,李二陛下瞅着房俊这幅装腔作势的模样就来气,在他看来,这货还不如吊儿郎当的本色出演,更让他看着自在一些。

    不过这小子似乎还真是有些全才,工部,军器监,甚至于神机营,这几个地方做得都不错,成绩也很是显著。况且这小子心眼不少,行事不拘泥于旧规,或许可以收到意外之喜?

    这么想着,李二陛下便说道:“房俊,率领你麾下神机营将士,自现在起协助李君羡,务必将刺客给朕揪出来!朕也不给你们限制时日,但是有一点,一日不将刺客捉拿归案,一日便不得回家!”

    房俊完全愣住,这可真是站着也躺枪……

    咱虽然有点小聪明,偶尔也能搞搞明创造,可您居然让咱去当特务头子?您这可真是看得起我,专业完全不对口啊……

    心里一急,便张嘴说道:“陛下,微臣……”他是想拒绝的,可是迎上李二陛下充满威胁的眼神,立即想到自己刚刚可是闯了一个大祸,人家李二陛下没稀得打理自己,可不等于就不再追究了。自己要是驳了李二陛下的面子……

    想到这里,房俊立马改口:“微臣遵旨!定会协助李将军,将穷凶极恶之刺客绳之以法!”

    李二陛下欣然点头:“去办事吧,莫要负了朕之期望!”

    “诺!”

    房俊瞅了李君羡一眼,二人一起躬身后退。

    二人一走,房玄龄便急道:“陛下,犬子年幼,如何能担得起如此大事?胆敢行刺当朝国公,不是草莽中的枭雄之辈,便是与朝中某一方相互勾连。犬子不识大体,贸贸然处事,说不得便要坠入对方的圈套,反而误了陛下大事!”

    “呵呵!”长孙无忌皮笑肉不笑的反驳道:“房相何必自谦?令公子聪慧过人,少年干城,陛下这也是委以重任,加以磨砺,异日才能更好的担负起更加重要的事业!有功则奖,有过则罚,年轻人正要不断的历练,才能有所进步!不过房相不必忧虑,你家二郎一向足智多谋,必然会不负陛下之重视,何况就算出了差错,陛下难道还真能责怪于他?安心吧!”

    房玄龄冷冷瞅了长孙无忌一眼,闭嘴不言。

    这老狐狸,怕是嫉妒上吾家二郎了……

    房玄龄又是欣慰又是担忧,这件刺杀案很明显不是那么简单,回头还需叮嘱一番才好,某要楞头楞脑的闯出什么祸事。

    李二陛下倒是老神在在,似乎对房俊充满信心……

    再次回到宫门处,这次却不能回家了。

    房俊愁眉苦脸的看着李君羡,埋怨道:“区区三个刺客,您这位百骑大统领居然束手无策,丢人不丢人?您自己丢人也就罢了,还连带着兄弟我跟着遭殃,实在害人不浅……”

    对于房俊的牢骚话,李君羡不以为意,苦笑道:“你让我愿意啊?这密谍情报,本就非某所擅长,当初接手百骑,也不过是赶鸭子上架,一时无奈之举罢了!陛下也深知此点,所以对某也并未苛刻,但是这一次,某确实令陛下失望了!”

    “唉……”房俊叹息一声,心里头想着好久没有跟武美眉啪啪啪了,最近洗澡的时候都有些擦枪走火的危险。现在摊上这么一件烦心的差使,怕是又得好几天不能回家了!

    “现在怎么办?”房俊无精打采问道。

    “你说呢?”李君羡反问。

    “为什么是我说?”房俊不解。

    “陛下钦点你啊兄弟!”李君羡冲着太极宫拱了拱手,一副理所当然的神情。

    “不是要我协助你么……”

    “协助个蛋啊!我有那能耐用得着你协助?既然抓不到刺客,那么你来自然就是你拿主意,所谓的协助,不过是陛下给我留个面子而已,事实上,现在就是你最大,我听你的!”

    李君羡振振有词。

    不过房俊一听,好似也有道理……

    可他哪里破过案?

    揪着头想了半天,一拍大腿道:“先,咱的先去找受害者做个笔录!”

    李君羡一翻白眼:“某已经去过了……”

    房俊有些恼羞成怒,红着脸说道:“你大还是我大?”

    李君羡无语:“你大!”

    房俊:“……”

    有点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