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三百三十章 谍报之王(中)
    “百骑”的驻地便在玄武门的左侧,是一处独立的营房,周围遍植柳树,月色如洗,杨柳含烟灞岸春,风景居然很是不错。

    此时天色已晚,但整个营地却并未沉寂,不停有兵卒出出进进。

    李君羡领着房俊来到最大的那间值房。

    房俊游目四顾,似乎对这个大唐的情报机构颇感兴趣,值房很宽敞,目视足有三百个平方,规划却并不整洁,一张张桌案就那么一行行摆放,每一个桌案上都有小山一样的各种资料纸张,坐在桌案后的书吏人员也随意交谈任意走动,乱糟糟一片,看上去甚是忙碌。

    李君羡便指着一个身姿挺拔的青年介绍道:“这是百骑长史李崇真,河间郡王之三公子。”

    原来是一位皇族二代……

    那李崇真未等李君羡介绍房俊,便先行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见过新乡侯!”

    这人二十左右年岁,相貌甚是俊俏,本应是一个清秀文雅的帅哥。可惜一张脸面无表情,冷若寒霜,好似谁都欠他钱似的,予人一种古板固执的感觉。

    房俊还礼道:“不必多礼。”

    很是客气一番。

    河间郡王李孝恭,那可是李唐皇族第一王!

    那位可是西魏、北周八柱国之一李虎曾孙,北周朔州总管李蔚之孙,隋朝右领军大将军李安之子,唐高祖李渊的堂侄,李二陛下的堂兄弟!

    自李唐起兵,群雄竞起,先后皆为李二陛下所平,一干谋臣猛将皆在麾下,很少有独自立下功勋者,唯李孝恭著攻略巴蜀、平灭萧铣、俘虏辅公祏,著方面之功,声名甚盛,军功卓著!

    贞观十七年。李二陛下命人画二十四功臣图于凌烟阁,皆真人大小,李孝恭名列其中,位于第二名,仅次于长孙无忌。

    由此可见李孝恭之地位!

    而且李孝恭这人虽然性情奢侈豪爽,后房歌姬舞女达一百余人,然而待人宽恕谦让,没有骄矜自得之色,故而李渊、李世民都对他十分亲待。

    功成名就之后,这位王爷不喜反悲,对左右说:“我住的大宅子真是太宏丽了些,应该卖掉再买座小院子,能住就可以了。我死之后,诸子有才,守此足矣。如果这些犬子不才,也免得这么好的大宅子便宜了别人。”

    能在封建时代有这种觉悟,这可真的不简单!

    房俊客气一句,李崇真便的闭了嘴,臭着一张冰块儿脸,站到一旁,默然不语。

    房俊尴尬的摸鼻子,好吧,这位还真有性格……

    值房里虽然杂乱,但主官的位置是在靠窗这边的一张巨大桌案后边,李君羡拉过一张胡凳,招呼房俊做下,问道:“二郎,刚才询问虢国公,可否有新的现?”

    李崇真闻听这话,看了房俊一眼,随即扭过头去。

    似乎觉得这位可现不了什么……

    房俊没注意李崇真的神情,苦笑道:“哪里有什么收获?你们事先都已经将该做的都做了,仔细盘查也找不到线索,我又不是神仙。只能从那张弩弓着手……”

    李君羡苦恼的挠头,这不等于什么也没说?

    谁都知道那张弩弓是唯一的线索,可是追查了这么久,却一点有用的信息都未曾找到,这条路怕是不通。

    李君羡对于房俊不走寻常路的脑瓜还是很有几分期待的,可见到房俊也束手无策,难免失望,叹息一声,无奈道:“这下好了,咱们哥儿俩抓不到刺客,就在这值房里搭伙过日子算球……”

    “陛下也真是的,这是老哥你的职责啊,要杀要剐紧着你来就是了,为何把我也给推进来?”房俊也满是无奈,还有比自己更倒霉的么?

    “唉,这话可不中听啊!”李君羡脸有些黑。

    房俊瞅瞅他,二人目光相对,凝视无言,良久,各自长长的叹息一声……

    “军器监里有什么线索没有?比如回收的废弃弩弓,亦或者申请维修的弩弓,可有遗失现象?”

    总不能大眼对小眼的干坐着,房俊无聊的问了一句。

    “有!”这回说话的一直在装酷的李崇真。

    “哦?”房俊精神一振:“可曾追查下落?”

    无论军器监亦或是军队,对于弓弩的管制相当严谨,即便是军中损坏废弃的弓弩,亦必须返回军器监中,能修则修,不能修复则彻底毁坏报废。

    而且这个过程中的交接手续严格,谁交付,谁接受,一清二楚,绝对做不得假。

    李崇真冷冷道:“在军器监甲弩坊的账册上,共有三张弩弓并未按照规定毁坏报废,其中两张被工匠私自卖出,另一张则是送予他人。”

    房俊问道:“那就把这三人抓回来问问不就行了?不招供,就大刑伺候,什么夹棍竹签老虎凳,这不正是你们所擅长的么?实在不行本官这里有一些新玩意,保管他们连老娘偷汉子的事儿都说出来!”

    李崇真嘴角一抽,怎么感觉这位一说到用刑,就显得很兴奋呢……

    嘴上说道:“这三张弩弓流落到市井之后,先后经手了不下于十几人,而且其中不乏朝中官员,四五品的官员就牵涉到好几个,若是都抓回来用刑,必然有冤屈者,那时如何交代?”

    说来说去,就是怕舆论……

    房俊不由得感叹,李二陛下实在是太霸气,即便弄出一个特务机构,也要牢牢的掌控在自己手里,绝对不许乱搞一气,这也算是对于手底下那些文臣武将的一种信任。

    这要是搁到明朝,凶名昭著的锦衣卫出马,身着飞鱼服腰胯绣春刀的锦衣缇骑还管你那个?什么一品二品,只要老子觉得你碍着事儿了,抓起来丢到诏狱里头,十八般大刑先给你享受一番再说……

    房俊无奈道:“那也不能就眼睁睁的看着吧?很可能与刺客勾结的人就在这其中啊!”

    李崇真也有些无奈:“倒也不是光看着,我们的密探全部撒了出去,对所有可能接触到那三张弩弓的人都进行了严密的监控,且每个时辰都要将情况传回来报备一次,希望贼人能露出马脚吧……”

    指着贼人能自己露出马脚?

    房俊不以为然的摇摇头,这可就有点天真了!面对这样的奸细,不主动出击是不可能抓得住什么把柄的。

    “将报备拿来我看看……”左右闲着无事,又不敢回家,索性打时间。

    而且房俊现,只要一提及这种密探之事,李君羡就闭着嘴一言不,任由李崇真回答。

    看来这位老哥冲锋陷阵或许是把好手,可是面对这等情报收集的差使,却是两眼一抹黑,心有余而力不足……

    反倒是这个李崇真,看着年岁不大,但说话行事严谨细腻,倒是个敢特务的好材料。

    闻听房俊要看看情况报备,李崇真脸色不变,随手一指那张巨大的书案:“都在这里,新乡侯可以随意翻阅。”

    房俊顺着他的手指一看,脸色有些白……

    那张桌案之所以说是巨大,是因为其足有四五米长,一米半宽,上面堆得一摞一摞的纸张,这要是都看完,起码得一个礼拜……

    这难道都是李崇真口中的报备?

    李崇真解释道:“每一个怀疑对象,卑职都安排了至少三组人,不间断的监视,即便是其在家中,只要有百骑的密谍安插在那里,卑职便全部将其动,嫌疑者见的每一个人、做的每一件事,甚至说的每一句话,都尽可能的详细记录下来,然后汇总到这里。”

    房俊差点拍案而起!

    人才啊!

    这个看上去冷冰冰不近人情的小子,简直就是个谍报专家!

    这些看似大部分都是废纸一样的汇总,实在是太有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