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三百三十一章 谍报之王(下)
    见到房俊去兴奋的翻阅那些堆积如山的情报报备,李君羡摇了摇头,说道:“乱七八糟的,没有一样有用的线索。而且就算有,这么多情报之中,谁能把有用的那一条找出来?”

    这话说的没错,成千上万条信息之中,想要找出有用的那一条,简直如同大海捞针。

    李崇真不说话,但神情很是赞同李君羡。

    只是看着这些信息就让人头晕眼花,怎么找?

    房俊却信心十足。

    “我听过一个说法,大概意思,是说你和任何一个陌生人之间所间隔的人不会过六个,也就是说,最多通过六个人你就能够认识任何一个陌生人。”

    这就是著名的“六度空间”理论。

    这是二十世纪六十年代的时候,一个心理学家提出来的,到底正不正确没有人知道,但是很多物理学家和哲学家都认为这个说法有道理,起码从理论上来说是站得住脚的。

    每个人都有亲人,有朋友,有同窗,有同僚,以这些人作为基数,再去追索他们每一个人的亲人、培养、同窗、同僚……这将是一个无比庞大的数字,六次方之后,地球上五十几亿的人口便会囊括其中。

    这样的推断也许不够科学和严谨,其中可能生重复的情形没有考虑进去,但这对理解六度空间来说,已经足够了。

    六度空间的结论也说明指数运算是一种可怕的运算,因为每个人的身边的人最少也不会低于五十个,以五十作为基数,轻轻松松就能过十几亿。

    在印度,有一个关于汉诺塔的传说:在圣庙里,一块黄铜板上插着三根宝石针。主神梵天在创造世界的时候,在其中一根针上从下到上地穿好了由大到小的64片金片,这就是汉诺塔。有一个僧侣不停移动这些金片,他们被要求一次只移动一片,不管在哪根针上,小片必在大片上面。据说,当所有的金片都从梵天穿好的那根针上移到另外一概针上时,世界将会灭亡。

    那么,真的会灭亡吗?

    答案是肯定的!

    汉诺塔问题是一道典型递归调用,但谁也不敢把层数设计为64,因为运行的时间太长,如果无法退出,电脑将会死机。这个问题的结果约是2的64次方,如果每次移动移动需要1秒,移完这些金片需要58oo多亿年,比地球寿命还长……

    房俊当然不需要去找出来那么多人,整个长安城才几个人?

    他吩咐值房的书吏,将三面墙壁全部清空,悬挂上宣纸,然后命书吏们以情报信息上的人名为检索,每一个嫌疑人的情报都记录在名字下面。

    值房里乱作一团。

    李君羡觉得房俊就是在胡闹,他可是太清楚这位胡闹的本事,该不会是闲着无聊,反正也不能回家,就可着劲儿的折腾这些书吏吧?

    李崇真仍旧是一副冰块儿脸,看不出心里上面想法。

    反正两人都未阻止。

    既然一团乱麻毫无头绪,死马全当活马医吧……

    房俊看着书吏乱成一团,继续灌输现代知识:“不要认为这些看似乱七八糟的东西没用,其实所有的答案都在这里边,我们要做的,就是像个办法把他找出来而已。”

    李崇真面无表情,认为这句是废话。

    李君羡唉声叹气,他完全不想说话……

    房俊自顾自说道:“刚才教了你们六度空间,那么接下来,本官再教你们一项越时代的新技术——大数据!何谓大数据呢?顾名思义,就是海量的信息!”

    李君羡咧咧嘴:“百骑派出去一百多名人员,动了过五十名密谍,盘问了不下于两百多人,得到了几千份情报,确实如你所说,这数据,真的很大……可就这么一些鸡毛蒜皮的东西,能有什么用?”

    房俊呵呵一笑:“那时你不懂的方法!”

    “就是这个笨的要死的法子?”李君羡瞅瞅忙成狗的书吏们,撇撇嘴。

    “从足够多的线索中进行归纳,寻找其中规律!几千条看似杂乱无章的线索里,哪怕只有十几条集中指向某处,甚至是某一个人,那就是很值得注意的现象了!在配合六度空间的理论,那么很轻易就能找出某一些看似完全没有关联的人或者事,其实是很紧密联系在一起的!”

    房俊一脸笃定。

    怎么可能不笃定呢?人家FBi便是通过常年监视目标,收集各种情报,从目标的日常习惯、生活习性、接触的人物中去寻找规律,最后通过信息的汇总,找到他们所需要的东西。

    这就是大数据之法!

    当年FBi的叛徒斯诺登可是爆料了老东家的很多秘密,这种最普遍的信息收集方式根本都不能称之为秘密……

    其实所谓的大数据之法,核心很简单,就是放弃对因果关系的渴求,而取而代之关注相关关系,也就是说只要知道“是什么”,而不需要知道“为什么”,一切都拿事实数据说话!

    如此先进的方法,在一千五百年的唐朝,于一个不足百万人的城市里去寻找一些注定会存在的线索,怎可能没用呢?

    两个时辰之后,李君羡和李崇真目瞪口呆!

    军器监遗失了三张弩弓,所有最后接触这三张弩弓的人,都自动成为嫌疑人,共有七人。然后根据他们的交待,将弓弩交给了谁,以及他们日常接触过的人,跟他们走得近的人,甚至家里最近来了上面亲戚……

    林林总总,分门别类,清楚的记录在墙壁上的宣纸上,一目了然。

    其中一个叫做郑武的军器监工匠,他的人物关系最为紊乱,但是抽丝剥茧一层层捋下去,最后现和其他两个人的所有信息都归总在一个人身上。

    褚彦博。

    经过数据的汇总,这已经不是巧合能够解释了,这个人必然在其中担着巨大的干系!

    房俊挠挠眉毛:“怎么觉得这个名字很眼熟呢?”

    李君羡脸色有些难看:“褚遂良的儿子。”

    “哦——那个傻瓜蛋啊!”房俊恍然大悟,想当初自己跟那位还硬刚过正面,只不过被自己虐得很惨。

    李君羡犯了愁:“这可是褚遂良的儿子啊!他要这三张弓弩做什么?若某没记错,那家伙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打猎么?可是也找不到他串通刺客刺杀张士贵的动机啊……”

    房俊眨眨眼,献计道:“抓回来审审不就行了?三木之下,何求不得?”

    虽然褚遂良跟自己老爹关系不错,但是看着那爷俩就讨厌,若是能借机会整治一番,想必心情会不错……

    “开什么玩笑?”李君羡吓了一跳,瞪眼道:“那可是褚遂良的儿子!”

    李崇真冷冰冰说道:“不必抓回来,派出人员密谍,严密监视,同时彻查这些时日他同何人接触过,去过上面地方,然后再用这个大数据之法,必然无所遁形!”

    之所以不敢去抓褚彦博,是因为没有证据。

    等到所有的线索都不可指摘,便是李二陛下也保不住他!

    房俊伸出大拇指:“孺子可教!”

    然后打了个哈欠,伸了个懒腰,说道:“赶紧的给我准备个地方,这些事儿你们干就行了,我得睡一觉……”

    李崇真当即躬身道:“卑职这就去准备!”态度恭顺,与先前之桀骜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李君羡叹气道:“某就说你想小子有歪点子,果不其然!这么难的一件事,被你稀里糊涂就解决了。依我看,你比我当这个百骑大统领称职多了……”

    房俊吓了一跳,忙道:“这话可不好乱说!”

    开什么玩笑,皇帝的特务头子是那么好当的?

    锦衣卫那么牛逼,也没见锦衣卫的都指挥使哪个得了善终的,况且这位李君羡史书上说是被李二陛下冤枉杀掉的,谁知道是不是他知道的太多,李二陛下杀人灭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