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三百三十二章 缉拿
    褚彦博最近总有一种心惊肉跳的感觉,自从动用人脉在军器监中弄出来三张弩弓之后,这种感觉就不曾离开过。

    那可是朝廷禁令,严禁民间拥有的管制武器!况且弩弓由于携带方便,杀伤力巨大,比之强弓还要更甚一筹!

    直到今日午间,外边传来虢国公、左领军大将军张士贵遇刺的消息,褚彦博知道事情大了……

    起先他还抱着一点侥幸,张士贵战阵厮杀这么多年,仇家遍地,或许是哪个仇家前来报仇?不一定与他有多大关系。但是后来,他花费重金购买弓弩的几个中间人,相继失去联系,褚彦博算是知道大事不妙。

    虽然购买弩弓的时候他就留着心眼儿,七拐八绕的通过了好多层掩护,可经不住心虚啊!

    张士贵那是什么人?

    说是陛下的头号打手都不为过!

    这么一个人物在长安城中被刺杀,这简直就是藐视大唐军队,藐视李二陛下!

    一场彻头彻尾的严查是免不了的,只是会不会把自己给揪出来?

    褚彦博真的害怕了!

    虽然挨着老爹褚遂良的面子,即便事,李二陛下不见得就会剁了自己,可是一个充军配那肯定是跑不了的!

    一想到那颠沛凄苦的充军生涯,褚彦博死的心思都有……

    咋就那么熏心呢?

    可惜事已至此,只能求神拜佛,希望不要查到自己头上……

    这件事办得糊涂,他可不敢跟父亲说,偷偷乔装打扮一番,想要溜出长安,去江南躲避一阵,待到风声过去再回来。可惜到了城门处才知道,老早就各门封锁,许进不许出……

    褚彦博彻底慌了神!

    跑不了,那就只能寻个地方躲起来,可这诺大的长安城,也就家里能安全点!起码就算有人怀疑到自己,也不见得就有证据,若是估计父亲的名望,自己或许还有一线机会。

    可他出去城门转了一圈儿,刚刚回到家,大门就被人给堵了……

    褚遂良脸色青,瞪着优哉游哉坐在他对面的房俊,冷声道:“眼看宵禁在即,房二郎无论有何事,还请明早再说吧。”

    他对房俊的印象本就不好,这大晚上的又带着兵呼呼啦啦的围了自家宅子,自然毫不客气。

    只是心里实在是打鼓,到底出了什么事?

    若无天大的事情,借给房俊两个胆子,也不敢跑到褚家耀武扬威!

    可他左思右想,也想不明白自己哪里犯了错……

    房俊呵呵一笑,抖了抖身上的锦袍,笑道:“怕是要耽搁世叔一会儿了,小侄奉旨办事,办完事就走绝对不打扰世叔安寝!”

    褚遂良一听是奉旨办事,心里更是慌成了马,语带颤抖的问道:“究竟何事?”

    房俊四下一瞅,问道:“令公子不在?”

    褚遂良心里更是一突:“到底有何缘故,还望贤侄坦诚相告。”

    没辙,也只好套套近乎……

    房俊虽然看不上褚遂良,但也不至于太小气,轻声道:“陛下将小侄暂时抽调听命于百骑司,调查有关虢国公遇刺一事。现在有证据表明,令公子与此事大有关联,所以小侄前来,请世兄前往百骑司,自证清白!”

    褚遂良脸都吓白了!

    “贤侄,小犬虽然性子虚浮,平素顽劣,但行事尚有分寸,绝对不会做出此等罪大恶极之事,这其中,怕是有上面误会吧?”他脸色阴晴不定的看着房俊,心下确实怀疑。

    这小棒槌与自家父子的关系都不好,不排除趁机借张士贵遇刺之事打击仇家的可疑性。

    因为他实在想不出,自家儿子有什么动机要谋害张士贵……

    房俊似笑非笑:“若无真凭实据,小侄岂敢上门刁扰?”

    褚遂良当然明白这一点,房俊哪怕胆子再大,也不敢那这种事瞎扯淡。

    可是……

    “能否容老夫入宫一趟,贤侄在此稍候片刻?”褚遂良还想最后努力一次,去找李二陛下讨个恩典。

    他不信房俊敢拿这种大事扯蛋,自家儿子必然是牵连其中的,而且看来牵连得还不浅。但他也相信,若是自家儿子被房俊带去“百骑司”,那就别想囫囵着回来了,这棒槌准保有的是法子把所有事情都按在自家儿子头上……

    褚遂良深得李二陛下器重,不仅敕封他出任起居郎,专门记载皇帝的一言一行,更是在去年的时候,因虞世南逝世,魏徵将褚遂良推荐给李二陛下,李二陛下命他为“侍书”。

    其人亦在士林之中颇具名望。

    但是面对房俊,他还真就一点办法都没有!

    房俊摇摇头,拒绝得斩钉截铁:“此事干系重大,多拖延一刻,便会有许多变数,不仅小侄无法交差,对于世兄更是不利。还望世叔体谅小侄的难处,将师兄叫出来吧!”

    话已至此,褚遂良还有何可说的?

    便阴沉着脸,命家仆去将褚彦博叫出来。

    褚遂良没心思搭理房俊,房俊也不说话,老神在在的微闭双眼。

    好半晌,那家仆才将褚彦博领了出来。

    褚彦博一见到房俊,顿时腿肚子打转,急忙看向褚遂良,叫道:“父亲……”

    “闭嘴!”褚遂良喝了一声,怒视着褚彦博:“你干下的好事!记着某说的话,吾褚家乃是江南名门望族,诗书传家,忠烈相承!自己坐下的错事,就要勇敢的担负起来,哪怕掉了脑袋!但是,若不是咱做得,便是死,也别想往咱们身上栽赃!”

    褚彦博愣了愣神,秒懂……

    房俊无语,这不是明摆着说我挟私报复、栽赃嫁祸?

    褚遂良挥了挥手,说道:“你且随新乡侯去吧,为父这就进宫面圣,向陛下请罪认错,希望陛下念在吾多年追随,能网开一面。”

    “诺!”褚彦博应了一声,终于把心放回肚子里。

    有父亲去陛下面前背书,想来自己这次也算不得大事吧?

    房俊道:“褚大郎,请吧!”

    “哼!”褚彦博瞥了房俊一眼,不屑道:“某行得正坐的直,些许卑鄙伎俩,根本奈何吾不得!”

    这位听到父亲的鼓励,一颗心放回肚子里,顿时趾高气扬起来。

    不就是偷偷弄出几张弩弓么,算的什么大事?

    房俊也不生气,笑眯眯说道:“如此最好,褚大郎若真要是有什么私通刺客、颠覆大唐政权的念头,在下倒是难做了……”

    褚遂良倒吸一口凉气,怒视着房俊那张黑脸,差点破口大骂!

    小子,咱两家有何仇何怨,难道还要把谁往死里逼?

    颠覆大唐政权?

    老子颠覆你个脑袋!

    娘咧……

    褚遂良吓得肝儿颤,觉得跟这个棒槌无法沟通,转头对家仆吩咐道:“立即备马,某要如果入宫面圣!”

    然后回头瞅着房俊,一字字说道:“汝若是敢私自动刑、屈打成招,老夫饶不了你!”

    房俊不悦道:“世叔说的哪里话?咱房二可不是那样的人!您就放心吧,等到这件事调查清楚,若是不管令郎的事情,小侄必定还给您一个白白净净的大宝宝!”

    “你……!”褚遂良差点没吐出来,大宝宝?!

    再跟这小子纠缠一会儿,褚遂良觉得自己脑袋都能气炸了,赶紧赶苍蝇的让房俊赶紧走。

    褚彦博却是有点不淡定了。

    勾结刺客?颠覆大唐政权?

    额滴个天,哪一样都是抄家灭门的大罪啊,房俊你也太狠了吧?

    他想说话,却被房俊冷冷的打断:“带走!”

    便有两名百骑悍卒上前,押解着褚彦博往外走。

    房俊冲褚遂良拱拱手:“小侄告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