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三百三十五章 追查
    这一声喊,听在褚遂良耳中,简直如同心口被人狠狠的剜了一刀……

    这个儿子虽然性情浮躁了一些,亦有些爱慕虚荣,可天资很是不错,学东西很快,悟性极佳,自小到大不知得过多少大儒名仕的赞赏,褚遂良就指望着这个儿子继承自己的衣钵,在士林之中创出名号。

    最最关键的是,这可是自己的儿子啊!

    看这情形,不知道被施用了多少大刑!

    褚遂良心疼得都快疯了,他恶狠狠的瞪着房俊,就像是一头母狼在护着自己的崽子,想要把眼前的敌人撕成碎片……

    只不过房俊可不会被他的气势吓倒。

    “侍书大人,虽然您算是长辈,也是上官,但是这般无中生有、栽赃嫁祸,当心某告你诽谤!”房俊也不管贞观律里头到底有没有诽谤这个罪名,一点也不给褚遂良留面子:“某受陛下之意,协助百骑司侦查案件,有权将任何某认为有嫌疑之人叫来问话,别说是令郎,便是侍书大人您,若敢违令,某也定将你先斩后奏!”

    褚遂良惊呆了……

    就算你是受了陛下旨意,可是这也太嚣张了吧?

    房俊完全不在意他的反应,续道:“令郎胆小懦弱,某甚至未动他一根毫毛,便吓得魂不附体,将所有事情交代出来!至于他自己吓得大小便失禁,与某何干?”说到这里,房俊不屑的笑了笑:“不过,房某倒真是长见识了,果然是诗书传家、礼仪高尚,父子同宿一个青楼女子,不愧是魏晋气度、潇洒随性,佩服佩服……”

    褚遂良彻底傻眼。

    什么意思?

    父子同宿一个青楼女子?

    哪里有这样的事情?

    然后脑子里灵光一闪,想起这个儿子曾激烈的反对自己将醉仙楼的头牌明月姑娘纳为妾室,自己也因为儿子的反对暂时打消了这个念头。

    难不成……

    孽畜!

    褚遂良面红如血,羞愤欲绝!

    在房俊戏虐的眼神下,褚遂良觉得一辈子的脸面全都丢尽了!

    这要是传扬出去,岂非成了天下的笑柄?

    褚遂良暴怒如狂,飞快的扭身,奔到褚彦博身前,狠狠的飞起一脚,就将其连着椅子踹倒在地。

    褚彦博闻听父亲前来,顿时焕了生机!这个破地方,他是一秒钟也不想待下去了!房俊这个魔鬼,他连看一眼都不敢,下定决心下半辈子都离那个家伙远远的……

    可是接下来,那货居然就这么把自己和明月姑娘的秘密都说出来了……

    褚彦博觉得自己还是死了的好,刚刚没被那条蛇吓死,马上也要被自己的老爹揍死了。

    褚遂良一脚踹翻儿子,使得褚彦博身上的黄白之物到处飞溅,一塌糊涂。褚遂良却也不管不顾,疯了一般踹着儿子!

    他是真的气死了,自己一世清名,却眼看着就要成为全天下耻笑的笑柄……

    房俊笑嘻嘻的看着这一幕,继续补刀:“上梁不正下梁歪,侍书大人也别总是教训令公子,难道您自己就不反省一下?”

    然后他脸容一整,朗声说道:“褚侍书,别以为你摆出一副严父教子的模样,就能掩盖你勾结僚人、刺杀朝廷重臣的罪行!你最好求神拜佛,保佑某现在能去无漏寺将凶徒绳之以法,否则,某必然向陛下弹劾你意图阻挠百骑司追缉凶犯,故意拖延时间给凶犯创造逃跑时机的之罪!”

    褚遂良老脸丢尽,恨不得把这个儿子踹死了事,耳边闻听到房俊之言,整个人都愣了。

    他这才意识到大事不妙!

    这个奸诈的小子,实在是太阴险、太缺德了……

    房俊打着哈欠,看着李崇真指派“百骑司”的好手团团将一片漆黑的无漏寺围住,精神有些不佳,显得无精打采。

    “新乡侯为何一点都不兴奋?”李崇真有些不解,能追查到此处,实在是房俊居功至伟,否则“百骑司”上下还一团乱麻呢。可是能将刺客的老窝找到,已然是大功一件,为何房俊一副毫不在意的神情?

    李君羡惋惜道:“你们就应该第一时间赶来此处,跟褚遂良墨迹那么半天,搞不好都让刺客跑了!”

    他被房俊安排去醉仙楼,果不其然,早已是人去楼空。那醉仙楼的老鸨明显不知明月姑娘的真实身份,吓得快尿了裤子。

    房俊摇头道:“其实无论是醉仙楼还是这无漏寺,都不可能抓得到刺客,人家老早就又准备,无论成功与否,都不可能被我们这么轻易的捉到。”

    “那可如何是好?陛下对此事极为重视,若是不能捉住刺客,怕是陛下不满。”李君羡忧心忡忡的说道。

    他是“百骑司”的统领,若不能将刺客捉住,所有的责任都是他来背。

    房俊却没心没肺的笑道:“何必担忧?捉不住刺客肯定令陛下不满,可是某不是已经给你找好背黑锅的人选了吗……”

    “这个黑锅除了我背,还有谁能背?”李君羡茫然不解。

    “是褚遂良?”李崇真面无表情,一直充当听众,这时候却人不准问道。

    “呵呵,孺子可教也!”房俊鼓励的拍拍李崇真的肩头,一副“我很看好你”的神情。

    李崇真白脸一黑,你还没我大呢……

    不过也算是见识了房俊的腹黑。

    怪不得刚刚在“百骑司”的刑房里,房俊会跟褚遂良鬼扯那么多,浪费大好时间,原来是打着把黑锅甩给褚遂良的念头。

    他还以为房俊说要弹劾褚遂良故意耽误抓捕时间只是随口说说,这人太无耻了……

    李崇真面无表情,却下意识的挪挪脚步,里房俊远了一点。

    这人太阴险,心计太多,脑瓜转的快,那么短的时间就能给褚遂良挖了一个大坑,还是远离为妙……

    无漏寺的主持方丈被“百骑司”的兵卒从被窝里拽出来,抖抖索索来到大门外,见到火把通明盔明甲亮的一干骄兵悍将,吓得双腿软:“阿弥托佛……诸位施主深夜到访,不知有何贵干?”

    房俊理都不理他,施施然进了寺门。

    他又不是“百骑司”的主官,不能事事都抢着干,这样人家非但不以为你是帮了忙,还会认为是来抢班夺权的,房俊又不是傻子,吃力不讨好的事情自然不会干。

    自有李崇真问明了寺内情形,带着一帮子兵卒扑向左近的一个禅院。

    不出预料,再一次扑空。

    这是一个比较偏僻的禅院,只有三间正房,院子里栽了棵高大的槐树,简单朴实,但幽静整洁,很适合修心养性。

    屋子里倒是设施齐全,案桌茶几,桌椅板凳,粉色被褥,轻衫彩裙,一看就是女子居所,窗前的案桌上,还摆放着一只白瓷花瓶,花瓶里甚至还有一束娇艳的月季花。

    “百骑司”有不少善于侦查的好手,搜索证据、寻找线索,不需房俊多费力气。

    李崇真目光灼灼的四处搜索着,说道:“果然不出新乡侯所料,他们根本不信任褚彦博,所以并未在此停留。”

    这时一个手下摸了一下烛台,说道:“长官,这里的人刚走不久!灯芯还有残存的温度!”

    这下连房俊都愣了,要是自己不跟褚遂良瞎扯一通,岂不是真的能在这里把刺客堵住?

    李君羡扼腕叹息:“就差了一点点!这次捉不住刺客,怕是就犹如大海捞针,再想找到他们就难了!”

    李崇真冰冷的英俊容颜泛起一丝胸有成竹的微笑,自信说道:“那倒未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