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三百三十六章 掘地三尺
    在房俊看来,李君羡统帅气质还不错,但更适合他的地方应该是两军对战的疆场,而不是耍心机弄诡计、抽丝剥茧的情报部门。

    相反,李崇真这人看似冷酷刚硬,但心思细腻,接受新事物的能力也很快,天生就是一个搞情报的好胚子。

    房俊微笑着问李崇真:“长史大人有何高见?”

    李崇真面无表情,反问道:“新乡侯何必明知故问?”

    房俊哈哈一笑,亲热的拍拍李崇真的肩头:“英雄所见略同!”

    似乎并不适应这样的亲昵动作,李崇真尴尬的咧咧嘴,露出一个比哭强不了多少的笑容……

    李君羡并不知道什么大数据之法,更不知道什么六度空间理论,所以看着惺惺相惜的两人,一头雾水:“你俩在搞什么?”

    房俊简略的解释几句,李君羡更懵了……

    另一边的李崇真则开始布置任务。

    这个房间里所有的东西,都要带回去,然后分门别类。

    每一件物品,大到蚊帐被褥桌椅板凳锅碗瓢们,小到一只茶杯一根绣花针,都要搞清楚材质的来源、制作的手艺、所购买的地点。

    然后找到材料是从哪里买的,东西是谁做的,由此开始溯流调查。

    这一点很难,因为东西实在太多,则其中必然有一些是来自外地或者自己制作,一旦调查起来就是海量的数据,必然耗费大量的人力物力。

    但也正因为如此,这是最稳妥的办法。

    无论刺客是谁,他终究是个人,是人就必须需要维持正常的生活,吃穿用度就不可避免。而获得这些东西,无一例外就要跟外界接触,只要找到这条线,那么这个刺客就无所遁形。

    这正是大数据之法的另一个用处,李崇真颇有举一反三的智慧。

    当然,收集这些数据需要时间,房俊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办。

    他得把追查不利的黑锅甩出去……

    “微臣检举侍书褚遂良,故意纠缠,拖延时间,有串通刺客之嫌,而且根据百骑司调查,侍书褚遂良与嫌疑人之间有极不正当的关系,刺客所持弩弓更是褚遂良之子从军器监设法窃取,微臣有理由怀疑,侍书褚遂良乃是刺客的同犯!”

    房俊声音朗朗,言之灼灼。

    这次是自己捉住了褚遂良的小辫子,可不是不久之前跟柴哲威打架时候的理亏,所以格外理直气壮。

    之所以要坑褚遂良一把,倒不是有多大的仇怨,而是他担心李二陛下太过重视此事,对于他同“百骑”总是晚一步没有捉到刺客而恼怒。

    本来就不关自己的事,若是在让李二陛下留下一个无能的印象,那多不值啊!

    至于李二陛下会如何收拾褚遂良父子,房俊完全不关心,反正自己把锅甩出去就好了……

    褚遂良却是吓得肝儿颤!

    小兔崽子,你也太狠了吧?

    这个罪名要是坐实了,且不说某这官职就得一撸到底,儿子充军配那就成了定局,简直太狠了!

    抬眼看看李二陛下面沉似水,褚遂良心里咯噔一下,要完……

    跟在李二陛下身边的时日也不短了,对于这位之尊的性情,也称得上了如指掌。

    褚遂良没有求饶,反而以头顿地,字字泣血:“都是微臣一时糊涂,才铸下大错,被那妖女利用!微臣不敢请求陛下原谅,请陛下准许微臣致仕吧。至于犬子……”褚遂良咬了咬腮帮子,心一横,说道:“任凭陛下处置!”

    李二陛下这人不会同情谁,但是他念旧……

    褚遂良根本不敢求饶,只能反其道而行之,诚恳认错,态度端正,希望李二陛下能念在多年情分上,饶了他们父子这一遭。

    李二陛下是真的快要气炸了!

    两父子为了一个青楼红粉,居然作出这等丑事?

    简直丢尽了脸面!

    当然,这是属于道德范畴的缺失,并不构成犯罪,李二陛下也不认为这是什么大事,他自己干得比这个还过分纳兄弟的妻妾为妃,甚至将萧太后迎入宫中……

    可你们被一个小女子团团戏弄与股掌之上,差点害得朕损失了张士贵这么一员猛将、开国功勋,那性质就严重了!

    在李二陛下看来,这简直就其蠢无比!

    深深吸了口气,李二陛下权衡一番,沉声说道:“尔辞去侍书之职吧,朕会招呼政事堂,另有安排。”

    “诺!”

    虽然知道李二陛下这已是格外开恩,可褚遂良还是心里一痛。

    他可是好不容易才坐到这个位置,只要再进一步,就可转为黄门侍郎,那可就距离中书令不远了……

    现在倒好,一场莫名其妙的刺杀案,什么都毁了。

    再想起复,那得到何年何月?

    这辈子都不知道有没有机会了……

    可是相比前程,他更关心李二陛下对褚彦博的处置!

    只听李二陛下续道:“褚彦博……私购军械,藏匿凶徒,罪大恶极!不过朕念他初犯,有少不更事,着其归家反省吧,永不叙用!”

    褚遂良顿时脸色惨白。

    这的确算得上格外开恩了,否则必是充军配三千里的罪罚。对于褚彦博这等养尊处优娇生惯养的纨绔子弟来说,充军三千里,那其实就跟砍脑袋没什么两样。

    可是永不叙用……

    这辈子只能是白身,也就完了啊!

    “谢陛下恩典……”

    一瞬间,褚遂良仿佛苍老了十几岁一般,原本挺直的脊梁,也立刻弯了下去。

    他心里明白,这还是陛下没有相信房俊胡言乱语,若不然,直接砍了脑袋都是轻的……

    李二陛下轻叹一声,他不想处置褚遂良。

    褚遂良文采风流,字体遒劲,谈吐风趣,是一个很好的臣子。

    可他不能为了私谊,置法度于不顾。

    “尔且退下吧……”李二陛下黯然叹息。

    “诺……”褚遂良没有再多说,躬身施礼,悄悄退下。

    房俊眼珠转了转,也趁机说道:“微臣也告退……”

    谁知脚步尚未等一动,便听到李二陛下咆哮道:“谁让你走的?啊?!”

    房俊吓得缩着肩膀,一言不。

    待褚遂良走远,李二陛下才怒道:“为何到现在仍为将凶犯缉拿归案?难道你是要等那凶犯明日来行刺与朕,才将他捉住不成?”

    房俊委屈道:“本来应该能捉住的,谁知道侍书大人纠缠不放……”

    “闭嘴!”李二陛下怒气勃,戟指道:“当朕是傻子么?你若是有十足把握捉住刺客,会怕他褚遂良的纠缠?不过是自知拿不住刺客,又怕被朕责罚,所以才拉褚遂良垫背罢了,简直可恶!”

    房俊咽了咽唾沫,心说这李二陛下太精了……

    还说什么?

    说什么都是错!

    “微臣知罪,哪怕掘地三尺,亦要将那刺客绳之以法!”

    赶紧表态吧,还要挑李二陛下爱听的说……

    似乎是因为房俊态度不错,亦或是李二陛下也明白其实这件事并不是房俊的锅,稍稍顺了顺气,沉声问道:“神机营现在战力如何?”

    他可不是问常规战力,打架打赢了右屯营固然是很不一般,但李二陛下要的可不是这个。

    他要看到神机营在火器上的威力!

    房俊赶紧说道:“微臣日夜操练,神机营进步神。况且,现在神机营又开了天火雷、毒气雷等几种新式火器,正在紧张实验新式战法。”

    “嗯。”李二陛下这才满意的点点头。

    他对神机营充满信心,急不可待想要看看神机营的战力,可是西征在即,怕是想要简约神机营,还要等上一段时间,因为他想要神机营随军西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