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三百三十九章 洋和尚
    “确定了,刺客就藏在这里?”房俊走上去,问道。

    “刺……刺客?”坊正被这个词汇彻底吓到了,差点没晕过去!

    这可是天大的祸事啊,居然有刺客躲在平宣坊里?

    这是刺杀了谁呢?

    李崇真没理会吓得要死的坊正,回房俊的话,说道:“卑职通过被褥、衣物的布料,茶具桌凳的工艺木料,食物点心的来源等等,共计追查到这些东西一共来自于三十三家商铺,其中有七家不在长安城内。然后动人手,对城内的二十六商铺展开全面的调查,对近期所有前来购买物品的顾客做了调查,共得到问卷四千三百分,涉及到嫌疑人二十九人。最后经过排查,余者都被剔除,只余下着大秦寺中一户西域商贾。”

    说着话,眼神里对房俊那是满满的敬佩。

    这个大数据之法,看上去很笨、很傻,但是真的很好用!

    当几千份莫名其妙、杂乱无章的问卷一一归拢总结、仔细甄别之后,所有的线索都指向这家寄居在大秦寺中的胡商。

    一条线索可能是巧合,十条线索可能是意外,但是当上百条线索全部都指向一个答案,那就是真相!

    房俊更是对这套方法毫无怀疑,再说就算错了又如何?

    反正锅已经甩出去了……

    “那还等什么?”房俊皱皱眉,有些不满李崇真的拖拖拉拉。

    无论在什么职位,当断则断都是最优秀的素质,优柔寡断可成不了大事。他对李崇真一直很看好,却不知这个时候为何犯下这么低级的错误。

    多耽搁一分种,事情都会有变动,这世界上就没有十拿九稳、一成不变这个说法!

    李君羡苦笑道:“这个大秦寺……不太好动。”

    “有背景?”房俊一愣。

    大秦寺是个什么鬼,房俊不知道,只听这个名字,就知道不是大唐的原创,估计是什么西域的胡教之类。却不知一个西域的胡教,有何背景能令“百骑”都感到忌惮?

    李君羡无奈说道:“这座大秦寺,乃是当年陛下亲口敕封,允诺修建的……”

    房俊也无语了,这背景确实有点大……

    不过他随即反应过来,狐疑的瞅着李君羡:“大统领特意命人将某叫来,恐怕不是分功劳,而是让某背黑锅的吧?”

    李君羡尴尬的笑笑:“这说的哪里话?老哥我是那样的人么?”

    “呵呵,我看就是!”房俊冷笑一声,没打算给李君羡面子。

    这都阴到我头上来了,还给什么面子?

    李崇真插话道:“那大秦寺的主持是个胡人,刚刚卑职想要进去搜查,却被他拒绝了。毕竟是陛下金口敕建的寺庙,卑职亦不好太过强硬。只有新乡侯您出面了……”

    房俊奇道:“我的面子很大么?还是这位胡和尚认识我?”

    李君羡说道:“他不认识你,但是认识房相。”

    “原来如此。”

    正是要借着老爹的旗号去讨个人情……

    不过话说回来,这番僧居然这么大能量,连“百骑”拿人都敢阻拦,偏偏李君羡还拿他没法子?

    很牛气啊!

    据房俊所知,大唐的外国人很多,但是跟后世动不动就“涉外纠纷”全社会都供着外国人就怕“友邦惊诧”不同,这时候的大唐那是真的牛气!所有的外国人都是下等人,除了那些外国的使节地位高一点,余者形同奴婢仆人!

    这时候甚至有一条牛的不行的法律:中国女子,不得与胡人通婚!

    你敢信?!

    再看看后世,一个在非洲穷的叮当响的黑鬼,都能在咱大天朝招摇撞骗,妹纸随便睡,睡完就甩,然后还有前赴后继的……

    民族自尊心已然崩溃到极点!

    “那行吧,谁叫都被你们骗来了呢?”

    房俊也是无奈,他对这件刺杀案件根本没有半点兴趣,不在他的业务范围之内啊……

    可是为了尽快了解此事,哪怕被人利用了,也不得不认栽。

    一队队“百骑”悍卒盔明甲亮、刀枪如林,将整座平宣坊围得水泄不通,有着一个圆顶建筑的大秦寺更是重点包围。

    房俊刚来到寺门外,便见到一个老外从里边走出来。

    这人穿着一身葛麻僧袍,身材高大,却瘦的跟竹竿儿似的,风一吹,宽大的僧袍便随风晃荡……

    一头金全是自然卷儿,颌下蓄着一蓬胡子,邋遢得很,只有一双眼睛清澈明亮。

    这番僧气派很大,大抵是知道李君羡等人投鼠忌器有所忌惮,一出来便挥舞着手臂怪腔怪调的说道:“简直无法无天!这里是大秦寺,是神明的地盘,你们简直太过无礼,我要禀明皇上,将你们统统治罪!”

    李君羡脸色顿时阴沉下来,目光灼灼的盯着这番僧,神情很是不善。

    房俊知道,这位老哥在“百骑”干得不是太痛快,先前出了阿史那结社率那一档子事儿,李二陛下已然对他有所不满。这次又是张士贵被刺杀,“百骑”依旧毫无作为,令李二陛下很失望。

    估计这会儿,李君羡依然在心里琢磨这,狠狠的揍这个番僧一顿,李二陛下在免去他“百骑”大统领的同时,还会不会再有格外的处罚。

    若是没有,或者那格外的处罚是他能够承受的,说不得下一秒这位就得让番僧知晓花儿为什么那样红……

    房俊咳了一声,看着番僧笑眯眯问道:“敢问大师法号?”

    那番僧愣了一下,脸色涨红,怒道:“我不是和尚!”

    房俊囧了……

    你不是和尚,这里为啥叫“寺”呢?

    他还以为这就是个外国和尚呢……

    番僧很是有些恼羞成怒:“简直荒谬,我信奉的是基督神,真是无知的蠢货!”

    房俊都傻眼了,这和尚怎骂人呢?

    他却不知道,这些外国来的无论和尚还是传教士,在这片神奇的土地上,简直遭遇了最悲惨的人生……

    在唐朝统治的万花筒般的三个世纪中,几乎亚洲的每个国家都有人曾经进入过唐朝这片神奇的土地。

    这些人各自怀着不同的目的来到唐朝,有些是出于猎奇,有些是心怀野心,有些是为了经商谋利,而有些则是由于迫不得已。

    在前来唐朝的外国人中,最主要的还是使臣、僧侣和商人这三类人,他们分别代表了当时亚洲各国在政治、宗教、商业方面对唐朝的浓厚兴趣。

    尤其是僧侣,他们对于这个拥有着广袤的土地繁盛的人口的国度,感到无比的激动和憧憬居然没有一个固定的宗教,使得人们有一个崇高的信仰!

    通往唐朝有两条道路,一条是商队走的6路通道,即丝绸之路,另一条是船队航行的海上通道。定期往来于印度洋与中国海的大船,将急切的西方僧侣载往灿烂的东方,迫切的想要在这片白纸一样的土地上播洒下神的福音……

    然而他们很快便悲哀的现,这真是个神奇的国度。

    这里的人聪明、热情,军队无比强大!当向他们传播教义的时候,他们会认真的聆听,甚至会慷慨的捐赠大量的银钱,资助修建寺庙,接济僧侣的生活。

    每当遇到困难,他们就会虔诚的祈祷,请求神灵赐予他们财富、健康、官职、美女……反正他们什么都求。

    然而还没有得到上帝聆听到他们的祈祷,他们一转身,又去祈祷释迦摩尼,亦或者三清道尊……

    他们什么都信,可他们又什么都不信。

    悲伤的时候会想要得到神灵的庇佑,但是幸福的时候,所有的神灵都会被他们抛弃。

    他们只相信他们自己。

    或者,这也就是这个国家无比强大的原因……

    所以,几乎每一个希望在这片土地上传播神圣教义的信徒们,最终只剩下无奈的失望……